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雾兽 > 太阳骑士(三)
    太阳刚升起不久,艾米莉亚就来到了火车站的门口。“我想找圣骑士菲尼克斯。”她这么说的时候,执勤卫兵正目不转睛地打量着她可爱的脸蛋。

    今天的艾米莉亚魅力十足,她穿了一件天鹅绒的皮衣,腰间绑着华丽的腰带。那不对称的裙子也引人注目,右边裙角直至脚踝,而另一边则露出了她漂亮的大腿。

    “圣骑士阁下正在楼上,和高阶骑士利迪在一起。你可以随时拜访,但记得敲门。”

    “好的,谢谢您。”

    她鞠躬致谢,从卫兵中间穿过,带过一阵茉莉花香。她进到大厅,随即吸引了众人的一票目光。不管是骑士还是平民,没有一个不为她的美丽倾倒。她们都在看我。艾米莉亚心中暗暗高兴,她花了一整晚挑选的装扮获得了很大的成功。她撩了撩自己的银发,皮靴踩在老旧的木质楼梯上“咚咚”作响,来到了太阳骑士们的指挥所。

    门口年轻的守卫看见她,不觉满脸通红。艾米莉亚向他笑了笑,轻轻敲了敲门:“菲尼克斯,我可以进来么?”

    “噢,可以。”

    门后熟悉的声音答道,于是艾米莉亚轻轻扭动门把,推开了老旧的红木门。她一眼便看见了在办公桌前埋头苦干的菲尼克斯,他的旁边摆满了各种书籍资料,桌上的纸张几乎要将他淹没。高阶骑士利迪站在一边,无奈地向她耸了耸肩。

    “艾米莉亚,你来得正好。”利迪说,“快把这个工作狂扳开,他已经埋在这些书里一天一夜了。”

    “怎么了?”

    “说来话长。”

    艾米莉亚捂着嘴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她还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菲尼克斯,往日的他都是光彩照人,而今却像一个邋遢的大学教授。她缓缓靠近,指尖划过桌角,捡起一张纸张,发现上面是一些她不知道的事件名,还用黑色的墨水连到了一起。

    “这是什么?”

    “抱歉艾米莉亚,这是机密。”利迪说,艾米莉亚也能理解。她也不是什么都想知道,今天她另有目的,但看着眼前的菲尼克斯,她又有些没有信心。

    “菲尼克斯?”她试着叫道。

    “恩,我在听。”圣骑士头也不抬地回道,“什么事?”

    “很重要的事......但这之前我想你必须休息一下。”艾米莉亚严肃地说,用纤细的手敲了敲桌角。

    “抱歉,我没时间......”

    “没时间休息?拜托。你在这干了一天一夜,写满了不知所以的东西......嘿别瞪我,我的意思是,我知道你的工作很重要。但是,没必要这样自己全权包揽。你有着一个优秀的助手,利迪先生想必很着急,因为他看起来比你更擅长处理这种事。”

    利迪挑挑眉,自己的话似乎很合高阶骑士的心意。

    “对吧,利迪?”

    “当然,我和他这么说过。”利迪耸耸肩,伸手去夺菲尼克斯手中的羽毛笔。“来吧,听艾米莉亚的话,放下笔,喝杯葡萄酒,好好洗洗。然后找个能照着阳光的地方,和这位美丽的小姐好好谈谈。别告诉我你没发现,她今天是如此美丽动人。”

    “不,我的意思是......”他看了一眼目光坚毅的艾米莉亚,最终不甘心地点了点头。“好吧,我听你们的。”

    他站起来,伸了伸懒腰,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能否稍等一会,艾米莉亚。我去整理一下。”年轻有为的圣骑士向艾米莉亚请示到,让银发女孩只想笑。

    “去吧,菲尼克斯。”她忍住笑意,点点头,目送菲尼克斯消失在门外。

    “谢谢你,艾米莉亚。也只有你能劝动他。”

    利迪递给她一杯茶,上面飘着几颗白色花包。艾米莉亚感激地接过,凑在鼻前闻了闻。是茉莉的味道,她惊喜地发现。

    “怎么样?”

    “沁人心脾。”她评价到,拌了个鬼脸。

    “那就好,菲尼克斯一向不喜欢......”

    “他不喜欢茉莉花么?”

    “不不,我的意思是他不喜欢喝茶。”

    也许是利迪看出了她的沮丧,或许是注意到了她身上的茉莉花香,高阶骑士连忙解释道。艾米莉亚也只能接受他的说法,否则等于承认自己的打扮彻底失算。

    “那么,你找菲尼克斯干什么?虽然我大致能猜得到......”

    “那就待会再揭晓吧。”她俏皮地吐了吐舌头,高阶骑士只能乖乖就范。

    “好吧。”他说。

    于是二人又聊起了镇里的大小趣事。卖苹果的小贩被妓女骗得血本无归,从酒馆出来时只剩下一条裤衩;戴歪帽的画师惹上了几个醉汉,被戏谑了一番后画架都被砸了个粉碎,而脸上则涂满了花花绿绿的颜料。

    “他们居然在你们眼皮子下犯事,不怕被抓进黑屋么?”艾米莉亚好奇的问。

    “一些小打小闹,只要不出人命我们一般不会过度插手。你总不能被驴踢了都得让我们去调查吧?再说那画师也不是什么好人。”利迪眉飞色舞地说,“再谈谈那个小贩,他就不一样了。太阳骑士团对这样的行为明令禁止,按理来说他和那个妓女都得被关进黑牢。但,菲尼克斯说:我们不是统治者,只是惩恶扬善的骑士团,没有权利制定所谓的法律。如果别人不来找我们,除非是太过影响到居民安全的事,我们最好都别插手。那个小贩似乎也有羞耻心,没来找我们报案,这事也就不了了之。”

    艾米莉亚颇有兴致地听着高阶骑士的发言,时不时发出会心的笑声。

    片刻之后,门外传来稳健的步伐,圣骑士菲尼克斯换上一件新的制服和披风,英姿焕发地出现在艾米莉亚面前。

    “嗯,不错,比刚才好多了。”艾米莉亚歪着头,玩弄着额前的发丝,“但这样不行,菲尼克斯。今天你可不能穿成这样。”

    “今天?我不一直这样穿?”圣骑士有些不解,“你什么意思,说起来你来找我到底是要干什么?”

    “婚礼。”

    “什么?”菲尼克斯清了清自己的耳朵,确保自己没有听错。

    “没错,我想让你陪我去参加一场婚礼。我们朋友的。婚宴规定每个人都需要带一个伴儿,最好是男伴。所以嘛......”艾米莉亚的嘴角掠过一丝坏笑,“没有谁比一名圣骑士更适合做伴了。”

    “嘿,嘿,等等。”圣骑士阁下看起来惊慌失措,“为什么我要和你去?你不是认识很多人么?那个画师,或者那个步伐如猫的猎人。”

    “拜托,菲尼克斯......”艾米莉亚对对方的表现有几分失望,但她还是静下心来,慢慢劝导。“画师的画架被几个醉汉拆了,我想他没工夫陪我去参加什么欢乐的婚宴。而那个猎人......老实说,要是我约了他,你会不高兴么?”她挑了挑眉,挑逗着年轻的圣骑士。

    “当然......不会。”菲尼克斯的回答显得有气无力,而他的想法早写在那光亮的脸上了。艾米莉亚歪着头,鞋跟敲了敲木板,一脸坏笑地打量着窘迫的菲尼克斯。

    “哈哈哈,看来你输了,菲尼克斯。”高阶骑士的笑声打破了这尴尬的沉默,他走上前,拍了拍好友的肩。“按照太阳的教义,今天休息。虽然事务众多,但我可以处理。好吧,你就乖乖和这美丽的小姐骑上骏马,踩着泥土和花香,去参加一场别开生面的婚宴吧。我相信,这对你来说是很好的体验。”

    说完,他看向艾米莉亚,后者向他投去赞赏和感激的目光。

    终于,在好友和美人的围攻下,菲尼克斯终于屈服了。他点点头,说出了让艾米莉亚满心欢喜的两个字:“好吧。”但接下来,他又窘迫地挠了挠头,显得疑惑不安。

    “怎么了?”艾米莉亚关心地问道。

    “一场婚宴......也就是说,我还得准备一件漂亮的燕尾礼服和一个红色的蝴蝶结?这太滑稽了......”他痛苦地说。

    圣骑士的发言让其他二人不约而同笑出了声。“拜托,菲尼克斯。你是只知道带兵打仗么?还是在太阳城里待太久了?”利迪说,“这是一场乡村婚宴。没有教堂,没有牧师......不,也许有一个两鬓发白穿着白袍的秃顶牧师。但,你完全不需要穿什么燕尾礼服,不如说,那样会让人觉得你高傲冷淡。”他顿了一下,随后又继续说道,“看见你旁边的女士了么?她是如此鲜艳多彩。你需要像她一样......当然不用穿着长裙,但至少得有纹着花边的上衣和紧身皮裤。”

    对于利迪的建议,艾米莉亚心里一百个赞同。

    “啊,好吧......”菲尼克斯花了好长时间才弄清利迪的意思,“看上去比那傻傻的燕尾服好多了。”

    “恩,好很多。”艾米莉亚笑着往菲尼克斯的脸上凑去,摸了摸他扎人的胡渣。“记得把胡子也刮刮。”她这举动让菲尼克斯不自在的摆了摆身子。

    “婚宴是下午四点,出于礼貌,我们得先到一小时,听听风琴,玩玩游戏。”艾米莉亚离开圣骑士身边,向门口走去。“骑马得花一小时,但我相信你用40分钟就到了。现在,去好好睡一觉,我可不想宴会举行到一半时我的男伴一头栽进奶油蛋糕里面。”她推开门,转身向房里的人说。

    “下午一点我来找你,当然如果你想请我吃午餐,我也不介意早来半小时。”她礼貌地行了个礼,扔下呆若木鸡的圣骑士,“咚咚”地走下了红木楼梯。

    一阵风飘过,空气里弥漫着茉莉花香。

    午时一点,艾米莉亚再次见到菲尼克斯的时候,对方已经换上了一身新的行头。他穿着一件暗红色的镶着金边花纹的短版上衣,身下是一条黑色的束身牛皮裤,腰上是暗金色的皮带,而他的胸前则别有太阳骑士团的徽章。除此之外,艾米莉亚还能闻到桔子香水的味道。

    不得不说,她有些刮目相看。

    “不错,菲尼克斯,非常不错。”她笑着打量起眼前的简直换了一个人的男人,毫不吝惜赞美之词,“利迪先生把你打扮得真好。”

    “谢谢,美丽的女士。”高阶骑士鞠躬谢道。

    “但,这个不行。”艾米莉亚用自己纤白的手拂过菲尼克斯的胸襟,然后摘下了那枚徽章。“像个普通人一样就好,这东西也许会带来出人意料的麻烦。”

    “麻烦?”

    “没错,不是每个人都喜欢你们,我不敢保证婚宴之中有没有这种人。”她解释道,“以防万一。”

    “好吧。”菲尼克斯点头赞同。他确实是个不在乎这些虚荣心的人,艾米莉亚舒心地想。

    “出发吧?”圣骑士提议。

    “当然。利迪先生,谢谢你的帮忙。”

    艾米莉亚向高阶骑士深鞠一躬,菲尼克斯也向他叮嘱并道谢。这之后,二人在众人羡慕和嫉妒的目光下,来到了火车站身后的马厩。圣骑士绅士地让艾米莉亚先挑一匹,自认已是骑马好手的她果断选了一匹高大健硕的棕色骏马,而菲尼克斯则骑上了一匹灰鬓快马。

    “要不比比,我们谁先到?”艾米莉亚提出挑战。

    “别了,艾米莉亚。”菲尼克斯笑着拒绝道,“上次赛马你几乎把集市踩得一团糟,这次要再那样恐怕骑士们都救不下你。”

    “怕什么,骑士们不行,还有你。而且去婚宴的路不会经过集市,是一条幽静美丽的林中小道。”

    “那我更得担心你是否会撞树上了。”

    “那来试试吧,别光说不练!”

    艾米莉亚拉动缰绳,大喝一声,骑着骏马向马厩外冲去,她隐约听见菲尼克斯无奈的叹息声。“驾!”她回头一看,菲尼克斯也策着他的宝马紧随而来。她露出神秘莫测的微笑,狠狠踢了踢马肚,如疾风般向前蹿去。

    菲尼克斯也毫不示弱,他是身为太阳骑士的素质得到了尽情的发挥,尽管这路又窄又小,但他的马却如履平地,稳步向前。相比之下,艾米莉亚的马儿就活泼了许多,它左奔右蹿,好几次差点撞上树干,让艾米莉亚晕头转向。

    “嘿,小心!”她听见后面的男伴大叫一声,下个瞬间便与她起头并肩。他强行拉过艾米莉亚的缰绳,连哄带吓,让艾米莉亚的马渐渐慢了下来。

    “你干什么?”艾米莉亚不高兴地说。

    “再让你跑下去可就真撞树了。”菲尼克斯摸了摸她的马脖子,“这家伙不喜欢太闹腾的主人,说不定一生气就把你扔出去了。”

    “啊......好吧,谢谢你。”艾米莉亚挤出一个不情愿的笑容,轻轻踢了踢马肚,缓缓再次上路。

    “还有多远?”圣骑士尾随而至。

    “不知道,也许半小时,也许十分钟。”艾米莉亚耸耸肩。

    “嘿,你不知道么?”

    “我当然知道,只是这儿森林茂密,没有什么参照物。我们骑的比平时快,现在又放慢了脚步,谁知道还有多久到。”

    “好吧......来和我说说吧,农家的婚宴都有什么有意思的东西?不会让我做什么奇怪的事吧?”

    艾米莉亚瞥了一眼坐立不安的圣骑士,“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在菲尼克斯无助的眼神下花了好长时间才止住笑声,然后开始和他描述各种各样的,一些有的没的的习俗。“第一个,赛驴子。”她举起食指,若有其事地说。“人们要选上一头驴子,然后赌上自己的值钱宝贝,在乡村的泥地里一决高下。”

    “听起来......不太难。”菲尼克斯认真地点点头。

    “噢,当然。毕竟每个农夫都会骑驴子。”艾米莉亚一边继续说,一边悄悄打量着菲尼克斯的表情。“还有,婚宴那有块池子,女人们会把她们的鞋子扔下去,然后男伴就负责下去找。噢别那样看着我,你也可以不参加,只不过会错过丰盛的奖品。”

    “什么奖品?”

    “漂亮女伴的一个吻。”

    艾米莉亚在靠在他耳边悄悄说,看着菲尼克斯的耳根红成一片。她哈哈大笑,策马越过自己的男伴,带过一阵茉莉花香。“当然,你也可以拒绝。”她眼睛向前,不去看菲尼克斯的表情。“除此之外呢,就是美妙的音乐和美酒。据说她们还请来了不少杂耍艺人,就是那种会喷火变戏法的人......”

    “我们可以尽情喝酒,尽情跳舞,宿醉一晚,直至天明。”

    “听起来不错。”圣骑士听起来似乎总算有了兴致,他追了上来,脸上满满的期待。“你说那儿有个池子?那有湖么?”

    “恩恩,没错,有个大湖,天气好说不定还能看见月亮。”艾米莉亚点点头。

    “那在宴会结束之后,也许我们可以躺在草地上,吹着湖风,看着月亮和星星,然后聊点什么。”

    “什、什么?你说在我们都喝得酩酊大醉后,坐在湖边看星星月亮?”

    “噢,有什么不对么?或者我们也可以......”

    “不,不。”艾米莉亚摇头打断道,“就听你的,看星星月亮,聊点什么。然后再划船去湖中央......好个菲尼克斯,真还真浪漫。”艾米莉亚一边嘴上赞赏着,一边狠狠抽了抽鞭子,马儿扬起一地沙尘,向前奔去。

    “等等,艾米莉亚!这很危险!

    “看星星,看月亮......”艾米莉亚嘀咕着,头也不回,身后传来菲尼克斯的惊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