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雾兽 > 太阳骑士(二)
    月亮刚刚升起,换班后的太阳骑士们总算结束一天的巡逻,勾肩搭背地向某家灯火通明的酒馆走去。接任者满怀着嫉妒心,接过了他们的担子,清查逗留人员,一边抱怨抽到了下签。

    戴兜帽的女人坐在集市街边的长椅上,借着路边昏暗的煤油灯,翻阅着手中的书籍。她全身穿着棕色的长袍,像一名学者,更像一名牧师,看起来端庄典范。她的指尖划过粗糙的纸张,嘴里念着别人看来晦涩难懂的词语,时而扶额思考,时而勾勾画画。

    两名年轻的金色骑士向她走来,告诫她及时回家,并要求查看她的容颜。她没有多言,顺从地摘下兜帽,亮出一头乌黑的秀发,以及双颊上的点点雀斑。“不好意思,大人。我只想在这多读会书。”她亮出书皮,上面写着他们未见过的物理学科。

    骑士们面面相觑,大概是因为未听过这样的科目,也可能是因被她的脸颊迷住,显得有几分尴尬。他们脸红着表示歉意,再次告诉她为了她的安全,请尽快回屋。“最近常有人失踪,我们可不希望小姐您成为下一个。”他们如此说道。

    “有太阳骑士的守护,我相信我是安全的。”姑娘礼貌地笑笑,“但月色已晚,也许确实该回去了。”说罢她拍拍长袍,起身向二人鞠躬,随即离开了二人的视线。

    住宅区就在集市的北面,布满了砖块砌成的尖顶房。这里环境优秀,每间屋子都有一张柔软的床铺,因而富裕的画家,商人,瓶盖收藏者多汇聚于此。西边是平民区,房子多是居民自己用烂木搭建。他们只要求遮风避雨,若浓雾来袭,基本毫无抵抗。醉汉和小偷多出自于此,为防止意外,太阳骑士们在这加派了许多人手维持秩序。

    她想也没想,一头扎进了黑暗的平民区。刚踏入这,一鼓浓郁刺鼻的气味便扑面而来,那里面混杂着啤酒,腐肉,和烂掉蔬果的臭气,让她头晕目眩。气味来源于左边的垃圾堆,这里堆满了居民们的各种垃圾,几只野狗正在里面翻弄着寻找晚饭。

    她捏着鼻子,远远避开了它们,低头前行,却不料与一人撞了个正着。她向后踉跄地退了几步,抬头一看,发现一裸着胸膛的狰狞的圆脸大汉和他的同伴正恶狠狠地看着她,身上散发着阵阵酒气。

    “抱歉,先生们。都怪我粗心......”她赶忙道歉,生怕惹恼了醉汉。

    “臭,走路没长眼么?”被撞的大汉骂道,吓得女人低头后退。

    “嘿,你看看她。”旁边一戴帽的人指指点点地说,“带着兜帽,藏着眼睛。多怪不是什么正经人。”

    “咱们把她抓住,撕开她的兜帽长袍,揭出她的真面,把她交给太阳骑士,定重重有赏。他们最近正在悬赏可疑人士。”第三个人出主意道。

    “不,别,别。”姑娘被吓坏了,哀求道,“别告诉他们,求您们了。”

    “嘿嘿,看这甜美的求饶声,”戴帽人洋洋得意地说,“看来我猜对了。”他转过身,准备招手呼喊不远处的金色骑士。圆脸大汉一把拽住女人纤细的手,防止她逃跑。

    “噢,别这样,拜托。”她的声音中带着哭腔,苦苦央求,“放过我,你们想做什么都行。”

    她的话引起了第三个男人的主意,他叫住同伴,不怀好意地打量着她:“嘿,听见了么?我们想做什么都可以。看来她也许有别的用处?是么,女人?”他向女人确认,坏笑地打量着她被长袍裹住的身躯,“也许我们可以先看看,你那诡异的长袍下都藏着些什么?”

    兜帽女人的眼中充满恐惧和无助,最终还是点下了头。

    “哈哈,成交,伙计们!”第三个人一把扯下她的兜帽,露出一张点着几点雀斑但十分可爱的脸。他下意识去抓她的衣服,但却被闪开了。

    “不,别在这,别在这......”她翡翠般的眼睛闪着让人怜惜的泪花,“至少在个黑暗的地方。”

    “要求还真多,臭。”圆脸壮汉骂道。

    “好了好了,年轻姑娘有些害羞,这在所难免。”戴帽男人坏笑道,指了指旁边的一条暗巷,“那儿如何,女士?”

    戴帽女人惊恐地看了那地一眼,是一条暗无边际的小巷,她下意识地摇了摇头。酒鬼们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后,她才勉强点头同意。

    就这样,在酒鬼们的威胁和狞笑声中,黑发姑娘被带到了黑巷之中。待四周被黑暗遮蔽,圆脸汉立马扑了上来,把她推到墙上,粗糙的双手开始撕扯她的长袍,丑陋的嘴强吻着她漂亮的脸蛋。

    “快,让我快活快活,快!”男人发出畜生般的叫声。

    “好吧,先生......待会,你将如同新生。”她没有抵抗,细唇靠上壮汉的耳垂,用充满诱惑的声音低语着,翡翠般的眼睛闪着亮光,犹如毒蛇。温柔的低语进一步激发了男人的,他大手一挥,撕开了她胸前的衣着,然而等待他的不是柔软的胴体,而是一套坚硬的黑色皮甲。

    壮汉愣住了,下个瞬间,女人将带着涂着麻痹药的袖剑划过他裸露的胸膛,强壮如牛的男人如石头般沉沉倒了下去。

    “哦,先生,该你们了。好·好·快·活·快·活。”她转向目瞪口呆的二人,慢悠悠地说道。二人惊叫着向巷子外跑去,两把毒刃飞刀跟随而至,精准地刺入了二人的肩膀。醉汉没还没来得及发出惨叫,便因毒素昏厥倒下。女子嘲弄地用鞋子踢了踢壮汉的脑袋,露出诡异的微笑。她轻轻敲了敲墙,不到一会,两个黑影便出现在了巷子门前。

    “有何吩咐,公主?”一农夫样的男人毕恭毕敬地说道。

    女人耸耸肩,踢了踢脚下的壮汉。二人看到现场,明白了什么,低声说“是”。

    “情况怎样?”她脱下被撕烂的长袍,露出亮丽的黑色皮甲,优美的曲线在其衬托下一展无遗。

    “和往常一样,无人幸存。”另一个小贩似的人答道,“他们身体适应力太差,注射刚刚开始便丢了性命。”说罢,他看向地上的三人,“他们大概也一样。”

    女人眉头紧皱,虽然她已猜到了结果,但还是有几分失望。“算了,这三个是最后的。”她说。

    “最后?”小贩有些吃惊,与农夫面面相觑,“您是说这次实验后就着手撤离?”

    “不,我们需要更换目标。时间不多了,必须尽快得出结论。”她用细唇咬了咬手指,“据说今天来了个逐雾人,与圣骑士菲尼克斯会面了。”

    “是他么?”农夫紧张地问。

    “应该吧,由于机械耳的暴走,我们计划受到了不小打击。”她叹息着,“那是我的失误。”

    “不,公主。他是个疯子,吸取他进入教团是大主教的决定。”小贩安慰道。

    “恩......算了,换个话题吧。”她低头沉思。

    “您说找要换新目标,是指?”农夫试探性地发问,不敢打扰思考中的女子。

    “我们需要那些意志和身体都坚韧不拔的人,幸运的是,我们身边除了酒鬼和小偷,还有一群金色的战士。”

    “您是说......”

    “太阳骑士,没错。”她抬起头,如毒蛇般妩媚地笑笑,“白雾,将赋予他们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