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雾兽 > 太阳骑士(一)
    卢文的清晨一般都带着晨露而来,这对居民和骑士们来说是个好消息,能让他们放心大胆地走在街上。

    六点出头,太阳初升时,卢文的集市就已经热闹了起来。这个圆形的广场被小贩们分成了两块。土豆,玉米和苹果等农户自己种植的作物占据了广场的半壁江山,也有人推着挂着兔子和黄鼠狼的推车,到处叫卖。另一半的地方则被一些“正经商贩”所占据,有人就地而坐,在跟前摆上一堆不知从何而来的小玩意儿;有人立好画架,向来来往往的人炫耀着自己的手艺;还有拿着鲜花的姑娘和戴帽的报童,在广场跑来跑去。

    相比其他城镇,这儿可谓一片繁华。

    “先生,您如此英俊,不买一束花送给您的爱人么?”卖花女孩拦住金发的菲尼克斯,向他展示了几支鲜艳的玫瑰。

    “我没有爱人,但我还是很乐意买上一支。”菲尼克斯递给女孩五个瓶盖,把玫瑰别在了自己穿着金色铠甲的胸前,向对方微笑道。这个微笑让女孩满面通红,她扔下一句“谢谢”,便害羞地跑开了。

    “她大概爱上你了。”另一位披着金袍的男人在他身后调侃道。

    “也许吧,或许也只是爱上了这身铠甲。”菲尼克斯看了看自己胸前的太阳徽章,“太阳骑士理所应当受人爱戴,利迪。”他那带着手铠的右手指向集市,“多亏我们,他们才能如此生活。”

    叫做利迪的棕发男子顶了顶自己的眼镜框,从身后拿出一份文件和一张信封。

    “好消息和坏消息,您想先听哪个,圣骑士阁下?”

    “唔,让我猜猜......”菲尼克斯脸上的得意退却了几分,“一份事件报告,一份太阳城的通知?”他接过两样东西,在手里晃了晃,“感觉都不是好消息。”

    “那就请您自行分辨了。”利迪装模作样地鞠了个恭,“我还得回去干活。”说罢便转身离去。菲尼克斯耸耸肩,找到那张他常坐的长凳,坐下开始一张张浏览这些报告。

    “居民失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里面报告的内容大同小异,让他不由得皱起了眉。毫无疑问,若是平时,这事准是雾兽干的。然而自从菲尼克斯的太阳骑士团到达卢文以来,浓雾出现的次数愈发减少,混乱不堪的城镇又重新焕发了生机。他担心如果失踪人数继续增加,太阳骑士团的名誉可能会受损。

    查下去,他下定决心。

    然后是那封印着太阳印记的信,它来自太阳城里的骑士团总部,菲尼克斯几乎已经猜到内容了。“致圣骑士菲尼克斯,”里面写道,“元老会希望你们尽快拿出成果,否则可能会做出撤军决议。我正与他们周旋,希望你加快速度。太阳骑士团团长罗德瑞克。”

    看到这,菲尼克斯不禁叹了口气,骑士团长罗德瑞克那张为难的脸仿佛就在眼前。二人年纪相仿,几乎同岁,理念也极为相似。多亏罗德瑞克的周旋,菲尼克斯才得以率队出门扫荡雾兽。这与太阳骑士团坚持的“守护太阳”的理念大相径庭。然而如今元老院的老头们正对罗德瑞克施压,高呼“若拿不出成果,就回来赎罪。”

    这话在菲尼克斯看起来简直可笑。他和他的骑士们解放了数个城镇,让人们从地底回到了地上。他们猎杀的雾兽不计其数,更有骑士英勇牺牲。他们重振了太阳骑士团的名声,而那些老头却视而不见,只会捧着古籍教义在椅子上大吼大叫。

    想到这,愤怒的菲尼克斯把信撕成了两半,并往上啐了一口。

    “喂,身为圣骑士,你这样的行为好么?”一声年轻的女声问道,菲尼克斯抬头一看,发现一张熟悉的面孔正站在他的跟前。

    “艾米莉亚?”他有些吃惊,“你在这干嘛?”

    年轻女子穿着墨绿的皮夹克和褐色的皮裤,胸前立着蕾丝的白色衣领。利落的银色短发垂在耳边,耳朵上红宝石的坠子闪闪发光。“赶集要趁早,菲尼克斯。”她手里提着一袋新鲜的苹果,“你也是来买果子的么?”

    “不,当然不是。”菲尼克斯向旁边挪了一下,给艾米莉亚腾了个位子,“例行巡逻,我一直这么做。”他指了指在集市走来走去的几个金色骑士,“免得有人开小差。”

    艾米莉亚顺着他的手看过去,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你们这行还真是辛苦......你刚刚看起来很生气?发生什么了?”艾米莉亚无心问道,若换成其他人,菲尼克斯大概会警惕对方是否在刺探情报。

    “老头们在给我施压,想让我快点回去。”菲尼克斯如实回答,他对这女孩没有戒心。他认识她在1个月前,那时他们刚到卢文,要做的事有一大堆。20出头的艾米莉亚主动帮忙,给他们提供雾兽的情报,照顾伤员,为他们减轻了很多压力。不仅是菲尼克斯,整个骑士团的人见到艾米莉亚都喜笑颜开。

    “你们要走么?”艾米莉亚有些不舍。

    “也许吧,身不由己。”菲尼克斯说,“但至少要把失踪案件解决,最近镇里人心惶惶......我们还会留下适当的人来管理车站。”当初菲尼克斯选择扫荡卢文,很大的原因是因为卢文的火车站。废土之中的所有铁路几乎都被太阳骑士团所掌控,凭借十几部蒸汽火车,太阳骑士们可以快速地在各地移动。

    “查到什么了吗?”

    “不是雾兽干的。”他把最近整理的情报告诉女孩,“是人,不只一个,也许是个组织。”他回想起利迪给他展示的东西:烧毁的布料,燃尽的蜡烛。阴影正在太阳底下肆虐,我却毫无作为。这个事实让菲尼克斯有些急躁,不由得加大了搜寻力度。“有什么情报么?”他问女孩,但没抱什么希望。

    女孩抿着嘴唇,冥思苦想,试图回忆起什么。

    “算了,总部还有事,我得回去了。”他站起来,顺走艾米莉亚一个苹果,狠狠咬了一口,甜美的汁水在口中迸发,“谢谢你的果子,还真甜。”

    艾米莉亚没理他,还在想事情。“想到什么来总部找我,就在火车站。”菲尼克斯说,听到艾米莉亚“嗯”了一声吼,才转身离开。

    车站离集市不远,这幢用红砖砌成的尖顶建筑面朝西面,铁道就从它的后背穿过。菲尼克斯在每个地方都布置了人手,保证车站闹闹掌握在自己手里。退一万步说,他宁可让城镇沦陷,也绝不放弃车站这最大的战果。

    指挥所设在二楼,也就是原先的站长室。菲尼克斯推开大门,看见换回白衫的利迪正在与一名骑士交谈。

    “菲尼克斯,来得正好。”利迪向他招手,示意他走过去。

    “怎么了?”他看向那名骑士,看起来像是带来了麻烦的事儿。“发生什么了,骑士?”

    “有人想乘坐前往太阳城的列车。”

    “不很正常么,铁路为所有正常的废土人服务。”菲尼克斯脱下手甲,拿起桌上那装着葡萄酒的玻璃瓶,他习惯每天早上喝一点葡萄酒,这能让他精神起来。

    “不,说实话,他们看起来不太正常。”骑士谨慎地说。

    “恩?具体一点。”

    “一个戴着银鸦面具的男人,带着一个女孩。他俩自称是逐雾人。”

    逐雾人?菲尼克斯微微皱眉,上次他听见这个词还是在太阳城游呤诗人的故事之中。传说太阳骑士团的创始人便是一名没落的逐雾人,他们和骑士们一样,不受白雾侵蚀,以猎杀雾兽为生。某种意义上来说,两方有着不少共同点。菲尼克斯一下来了兴趣,转告骑士带他们上来。

    “有意思,居然是逐雾人。”利迪靠在窗边,看向窗外。脱下战甲的他穿着简单的白衣黑裤,透着一股学者的气息。事实上,他确实是菲尼克斯的智囊。“若是真的,你准备怎么办?”

    “你觉得那两人是骗子?”菲尼克斯把一只黑笔在手里转来转去。

    “放在几十年前,也许真有其事。但现在么......”利迪的话耐人寻味,像是知道一些什么内幕。菲尼克斯也没多问,因为客人已被带到。

    与骑士说的一样,是一个戴着银鸦面具的男人。他穿着黑衣,戴着黑帽,后背背着一把裹着黑布的长剑,与光鲜靓丽的太阳骑士团成天壤之别。而他旁边的女孩就正常多了,她背着破旧的背包,棕色的背带裤满是泥泞,看起来又脏又乱。

    “你好,圣骑士阁下。”银面男人开口说道,“请问请我们来有何贵干?”他的声音毫无感情。

    “听我的部下说,你们是逐雾人?”

    “不,没有我。我只是个跟班。”女孩抗议道,对菲尼克斯翻了个白眼。

    “抱歉,看来我误会了。”菲尼克斯觉得这对组合十分有趣。男人冷漠淡然,女孩灵动活泼。“你说你是逐雾者,有证明么?”最近状况多发,菲尼克斯必须对可疑者严加盘查。

    对方没有回答,反而把手伸向了自己的长剑。这个举动让利迪警觉了起来,他拔出随身的匕首,挡在菲尼克斯的面前。圣骑士拍拍同伴的肩,示意他退下。有意思,菲尼克斯想,他对对方即将做的事万分好奇。哪怕对方想拿出剑与他比较比较,他也会欣然接受,雾兽实在不堪一击,我的剑渴望更有价值的战斗。

    男子解开黑布,露出布满银色条纹的黑色剑鞘。他缓缓把剑拔出,那漂亮的剑身让菲尼克斯也为之惊叹。剑身笔直修长,上面刻着菲尼克斯看不懂的咒文。男人低声念咒,那长剑便亮了起来,宛如染上了月光。

    “不可思议......”看到这景象,菲尼克斯明白了一切,“银剑,逐雾人的武器。”他向对方深鞠一躬,以表明自己对逐雾人的敬意。银面男人点点头,俯身致意,把银剑收回了剑鞘。

    “我们可以离开了么?”对方看来一刻都不想逗留,然而尊敬归尊敬,菲尼克斯不打算让二人轻轻松松的离开。

    “抱歉,还不行。”他这么说的时候,想窥探男子的表情,但无奈只能看见一张冰冷的面具。一旁的女孩四处张望,显得焦躁不安。菲尼克斯和他的骑士团仿佛成了恶人一般。

    “你想要什么?”男人的问题直接了当。

    菲尼克斯倒很喜欢这样直来直往,省去很多麻烦。“情报,”他说,“任何你知道的事,说给我听听。就当过路费。”

    对方没有回答,他便挪回椅子,悠哉地敲着桌子,摆弄着桌上的酒瓶。没关系,我有的是时间。

    “你听过么?”银鸦终于开口,那声音仿佛夹着寒风,“白雾将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