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雾兽 > 逐雾人(四)
    “庇护所”之所以如此受欢迎,是因为它是整个“孤村”唯一安全的场所。据说第一任老板在废墟之中发现了这狭小的,同时也是安全的地下水道。他叫来那些浓雾中的幸存者,打开盖子,清理里面的污水,老鼠,最终建起了整个“庇护所”。

    最初的“庇护所”面积远比今天的大,足以容下两三百人。当时的幸存者们以此为家,开始了全新的地下生活。直到有一天,某个入口因年久坍塌,雾兽随着浓雾涌入,居民死伤惨重。老板指挥众人拼死抵抗,最终在失去了三分之二的人口和土地后,封死了浓雾的入口。

    那以后,每个客人都严以律己,防止浓雾再次的入侵。就这样过了几十年,相安无事,直到今日。

    尽管k做了许久的逐雾人,如此凄惨的场面,对他来说仍是很少见的。午夜刚过,浓雾便席卷而来。他从休息的废屋中走出,发现月亮已消失不见。城镇变得陌生起来,四周充满着怪物的嚎叫,他拔出银剑,以剑指路,摸索着来到了“庇护所”门口。

    他吃惊地发现,盖子并没有盖上,底下充满着浓雾和死亡的恶臭。“真是地狱。”他心中暗想,小心翼翼地来到了地下。酒馆已被白雾侵蚀,待银剑将其驱散后,他方才看清现场的状况。人们东倒西歪地倒在地上,餐具碎成一地,木桌也被打翻在地。死人们面向狰狞,抓着自己的脖子,想挤出一丝丝空气。他们双眼泛白,面色扭曲,死得极其痛苦。

    浓雾比野兽更可怕。这是逐雾人的古训。雾兽大概会让你死个痛快,浓雾却能让你生不如死。他开始一个一个监视尸体,老板娘肥胖的躯体就倒在通往阁楼的楼梯上,身上还步着被人踩过的脚印。不止她一人想逃上阁楼,他想。k看完底下的尸体,便祈祷着登上简易的阁楼。上面只有两个男人的尸体,这让他松了一口气,同时也皱起了眉:那女孩在哪?

    可惜死人不会说话,他只得寻找其他线索。“还有一人,那个机械耳朵。”他扫过尸体,自言自语。“看来天神真的庇佑了他。有意思......”他想起,附近有一个教堂。也许那个女孩和那个机械耳朵在那,她很喜欢听他讲故事。

    “去看看吧。”他告诉自己,但这之前,还有事要做。那就是“净化”尸体。逐雾人对被白雾侵蚀过的东西,一般予以火葬,彻底烧毁。然而他没有可以点火的东西,只能用最原始的方法。

    他站在尸体前,将银剑举在胸前,低语着古时的祷言。“逝者已死,浩气长存。”话音落下,手起剑落,尸体人头分离,鲜血溅在他的黑衣上。这只是第一个,同样的事他还得重复几十次。亲力亲为,他的老师告诫他。

    全部完事之后,k忍着想吐的冲动,爬出了地下,朝着教堂前进。

    这条路并不好走。他身处于无边的白色之中,除了银剑指向的地方,什么也看不见。小心脚下的同时,他还得时刻堤防雾兽的袭击。奇怪的是,尽管雾兽的哀嚎到处都是,但却都离他远远的,不敢靠近,或者说没有靠近的意思。它们游走在小镇的废墟之中,k能感受到它们的狂躁和兴奋,仿佛在庆祝仪式的到来。

    仪式?k回想起了很久以前,那时的雾兽也像如今般骄躁狂暴。那次他和其他人猎杀了那个地方的所有雾兽,最终在一间孤立的小屋里发现了几根蜡烛和一张烧得只剩边角的紫色布料,如同仪式的现场。

    k继续小心翼翼地在这迷雾之地中前行着,他灵敏的感官听到了一丝不同于野兽的声音。他跟随着那细微的声音,摸索与废墟之间,最终找到了那座亮着灯火的教堂。那声音便来自此处,那歌颂神明圣歌。

    然而银剑指引出来的,不只是光明的教堂,还有成群的雾兽。它们形态不一,徘徊在教堂门口,宛如守护着此地。

    他皱了皱眉,略感棘手。事到如今,他还可以全身而退,离开此地,重新踏上狩猎之旅。逐雾人从不贸然送死。古训告诉他这合情合理,但那圣歌却让他不肯离去。老师临死前,告诉他在那场灾难之中,他听到了“圣歌”。

    拯救每一个你能拯救的人。更何况,那个女孩和机械耳朵可能就在教堂深处。机械耳朵暂且不说,带回女孩也是他背负的使命之一。

    责任,义务,以及好奇压着他的双脚,让他动弹不得。

    他就在那站了许久,直至歌声渐停,一个男人出现在教堂大门。他赶紧熄灭剑上的符文,隐藏在高墙之后。

    那人穿着紫色的长袍,手拄着一根木杖,像是教堂的圣职人员。k认出了他,尽管面兜挡住了他的脸。那细小的,清脆的声音,正是从这个男人身上传来。k明白了,那是机械齿轮碰撞的声音。

    这个穿着长袍的男人,有着一只机械耳朵。

    接下来,他开始了自己癫狂的演讲:“神的子民们,今晚将是我们的狂欢之夜。”

    “我将为神明献上厚礼,同时,那女孩也将获得新生,成为神之子。”

    “欢呼吧,为了伟大的神!欢呼吧,为了新的同伴!”

    “守住大门,仪式即将开始!”雾兽一齐嚎叫起来,仿佛在回应他的话语,宛如狂欢。男人满意地点了点头,重新走进了教堂。

    目睹了这一切的k大吃一惊,这世界居然真有能与雾兽沟通的人。他勾结浓雾与怪物,自称神使,屠戮了整个“庇护所”。毫无疑问,娜塔莎也在他的手上。该做什么,已经一目了然。

    何惧前路,亮剑前行。

    k撩开浓雾,站到了雾兽们的面前。他重新拔出银剑,低呤着某种古语,剑上的符文开始发出银光,如月光般,驱散了周围的浓雾。这些丑陋的怪物失去遮挡,在“月光”之下暴露无遗。

    安静,快速,毫不留情。k在心中默念到那些古训,如暗夜中的猛狮,向猎物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