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雾兽 > 逐雾人(三)
    暗夜之下,烛火之中,带着机械耳朵的男人跪在破损的雕像前,手握着一张抹布,小心翼翼地擦拭着雕像。

    穹顶之上,曾经巨大华丽的吊灯早已熄灭,布满灰尘。两边窗户上的玻璃画像已经残破不堪,碎落一地。这曾经是镇子上最华丽的教堂,然而浓雾侵袭过后,已是人去楼空。人们离开前拉倒了天神的雕像,拿走金子和宝石。他们砸碎琉璃玻璃,作为路上的盘缠。甚至供奉的食物被饥民们哄抢一空,只剩下破碎的器皿。人们拿走了天神所有的恩惠,却诅咒他,责怪他,乃至最后忘记了他的存在。如今,只有一个戴着机械耳朵的男人,在这念着悼文,供奉着残像。

    “谢谢您救了她,谢谢......”他轻声低语,轻吻着神像,仿佛在与自己爱戴的神灵通话。“她活泼开朗,美丽动人。她还是个孩子,拥有纯真无暇的内心。”教堂回响着他的嘀咕声,如黑暗中滴答的流水声,深入人心,不寒而栗。“最重要的是,她很特殊。很特殊,您懂么?”他“咯咯”笑道,双眼迷乱。

    “什么?您说,我在听。”

    “带她来?噢噢,当然,当然,我会把她献给您,我伟大的主人。”

    “不用您操心,一切交给我......”

    “请您相信我,相信我。我是您忠诚的奴仆......”男人的声音愈发动摇,机械耳朵“抽搐不停”,仿佛在与什么无形的东西对抗着。冷风吹灭了蜡烛,他浑身开始颤抖,手中的神像掉落在地,最终倒在地上抽搐着,发出凄惨的哀嚎。终于,他把手伸向自己的耳朵,拨动了一个按钮,才终于得到了解脱,世界归于平静。

    男人耳边的声音渐渐散去,然而脑中的最后一句话让他恐惧不已,近乎将他逼疯。

    神抛弃了你。对他来说,这如同天崩。不,不。这不是事实,这只是神考验我的难题。我要带来那女孩,献给我的挚爱。

    男人放平呼吸,渐渐平静了下来。他环顾四周,只有黑暗,寒风,和无边的寂静。宛如他重获新生的那日。那日,神给了他新生。如今,他将把为它献上厚礼。

    于是,他,走向大门。今夜有雾,月亮隐藏在白霜之后。他走在废墟间的石子路上,能听见一些东西在小声低语,仿佛在嘲笑他的愚行。但他知道自己是安全的,神明护佑着他,那些东西是神的子民,他的同胞。

    十几分钟后,他来到了那个熟悉的下水管道口。

    掀开盖子,往日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

    “嘿,顺风耳,今儿又要讲什么故事了?”一个熟客向他打招呼。

    “英勇的黑衣人救下美丽女孩的故事!”这种事他张口便来,“老板娘,一杯啤酒,敬我们英勇的黑衣人!”众人随他举杯,歌颂着不知名的黑衣男子。

    人海之中,他看见了端着盘子蹿来窜去的娜塔莎。哦,可爱的女孩还在。“娜娜,过来,娜娜!”他高呼女孩的名字,娜塔莎见到他,一脸开心地穿了过来。

    “嘿,顺风耳,今天带来了什么故事?”她满怀期待地问。

    “问我么?”顺风耳摇摇杯子,调侃道,“那故事的主人可就在我面前啊。”

    “嘁,所有人都在取笑我。”娜塔莎嘴里抱怨道,脸上却美滋滋的。

    “看起来你很高兴么。对了,故事里的男主人公呢?”顺风耳装作心不在焉地问。他用余光扫遍酒馆,都没发现逐雾人的身影。

    神明说,逐雾者是危险而可悲的怪物。要不一击致命,要不躲得远远的。

    “嘿,你不知道么?”旁边的酒鬼大声说,“那男人今天和娜娜独自待在那小阁楼上,出来后给了老板娘好多瓶盖呢,嘿嘿。”

    “这样?该死!老板娘,他给了多少瓶盖?我能付!”

    “开什么玩笑,你那穷光蛋,娜娜哪看得上你!”

    “废土之上,瓶盖就是一切!”

    酒馆里顿时吵成一片,老板娘讪笑着给客人倒酒,一边安抚他们别发脾气,有事好商量,一边不怀好意地看了看不知所措脸红一片的娜塔莎。

    神啊,您的子民在受侮辱,看到了么?顺风耳看见低头蜷缩在角落的娜塔莎,不由得想。可怜的女孩,马上你就会得到解放。

    “真的么,娜娜。你和那家伙?”他故作吃惊问。

    “怎么会,那是诬陷,诬陷!”女孩脸红着反驳道,却引来周围一阵哂笑。顺风耳摇摇头,瞪了一眼那些酒气冲天的酒客,把女孩楼在自己怀中,拍拍头,像长辈一样安抚着女孩。

    “那些人都是没有见识的酒鬼,我知道你没干那种事。”他轻声在女孩耳旁低语着,与以往判若两人,“但人们总会好奇,你和那人,救你的英雄在那黑漆漆的阁楼上说些什么?告诉我,娜娜,好让我告诉别人真实的故事。”

    告诉我,那怪胎的去向。

    娜塔莎抬起头,双眼通红。“你相信么?你能告诉他们事实么?”

    “当然,娜娜。”

    “不,不。”娜塔莎摇摇头,“你不能告诉他们,我们说了什么。”她通红的双眼中忽然充满了警惕,“那样我就麻烦了。”

    麻烦?顺风耳心里暗问,会有什么麻烦?但他还是对娜塔莎说:“当然,美丽的女孩。这是我们的秘密。”

    也许是因为他温柔的声音和眼神,娜塔莎似乎放下了戒备。她小心翼翼地环顾四周,确认没有人偷听后,悄悄靠在顺风耳耳旁,低声说:“他要我和他一起走,就在今晚,乌云蔽月散去之时。”

    这个消息给了顺风耳当头一棒,他差点跳起来,破口大骂那个怪胎。但他还是忍住了,明月尚在,他还有机会。

    “多好啊,娜娜。”他挤出虚伪的笑容,祝贺到,“看来你可以逃离这个又脏又乱的地下了,我知道你一直很想出去。”

    “谢谢你,顺风耳。请为我保密......”她犹豫了一下,不知该不该说,“我本以为你是个......”

    “坏人,就和他们一样。”顺风耳接上她想说的话,一脸宽宏大量的样,“没关系,这很正常。”

    “抱歉......”

    “嘿,干嘛抱歉,多见怪。”一个计划在他脑中形成,“我不但不会怪罪你,还得送你点东西,作为临别礼物。”

    “送给我......吗?”娜塔莎有些难以置信。

    “当然,我最忠实的听众。”他说,“和我去一下教堂吧,我将送你几件礼物。相信我,路上你会用得着的。”

    “可是......”女孩似乎在担心她的时间。

    “不会很久的,去去就来。你能赶得上,相信我。”顺风耳拍了拍自己那消瘦的身子,保证道。对方看着他那诚恳的眼神,最终点头答应了。

    “快去快回。”她说。

    “快去快回。”

    于是,他放下酒杯,和周围的人调侃了几句,向往常嘲笑了一下老板娘和她的酒后,便扬长而去。他掀开盖子,爬出地下,在洞口等着。几分钟后,女孩也跟了出来,她抬头看向天空,发现月亮还好好地挂在上面,松了口气。

    “走吧,快去快回。”顺风耳说。二人开始向城镇废墟的中心走去。月色朦胧,周围寂静无声,只有二人的脚步声回响在残骸之间。

    “等等,顺风耳。”娜塔莎拉住顺风耳的手,忽然停了下来。“有雾。”她注意到,自己已被一层白霜般的薄雾包围了起来。也许是想起了之前的事情,她开始惶恐不安。

    “别担心,娜娜。这些雾不会伤害我们。”顺风耳指了指远处的灯火,“看啊,教堂就在前面。穿过这条街,神明的光芒将会庇护我们。”

    “不不,这太危险了。”娜塔莎摇摇头,“雾兽很危险,你我毫无抵抗之力。”

    “嘿,相信我,娜娜。雾兽不会伤害我们,更何况有神明护佑。”女孩的固执开始让他不耐烦了起来。

    话音未落,娜塔莎忽然松开了他的手,眼中满是恐惧和不解,如一只警惕的夜猫,踱步向后退步。“雾兽无恶不作,这是你告诉我的。”

    “我们是特例,相信我。”噢,乖孩子,别让我费心。他伸出手,解释道。

    “特例?为什么?”娜塔莎已退到墙角,语气充满了不信。雾气渐渐变浓,让她喘不过气。

    “神明在护佑我们!”顺风耳大声说道,这是他的真心话。神明护佑着我们每一个人。

    “你的神明是谁?”

    “浓雾之神。”他叹了口气,无奈地摇摇头,“它告诉我,不要动粗。但是,对不起,娜娜。你逼我的。”他迈向走投无路的女孩,身后是白色的浓雾,以及神明的子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