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雾兽 > 逐雾人(二)
    “谢天谢地,你把她救回来了!”身体肥胖的老板娘双手紧紧抓着k的黑色手套,由衷地感谢道,“这村子的活人越来越少,要是少了她,我们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看不出来你们这样要好。”k摸摸下巴,打量着肥硕的老板娘,她给人的第一印象是蛮横且不讲理。老板娘没管k略带讽刺的话语,递给他一个小袋子,k接过一看,发现里面装着十几个瓶盖。

    “我知道逐雾者不白为人干活,这是你应得的。”老板娘说。

    “恩......谢谢。”意外收获,但还是太少。“看来你们生活很艰难。”k想探探口风,看看有没有什么活可以接。来到南方以后,他的生活愈发辛苦,迫切想找些活来赚点生活费。

    “是啊,村里的人总是不停地在减少,不用说,肯定是雾兽吃了他们。不过好在您大发慈悲解决了它们,今后日子应该会好过一点。”

    “别掉以轻心,它们随时会回来。”话虽这么说,但当他意识到因为自己的好心而断送了自己的财路后,心情不免变得沮丧起来。他该开个高价,昨天的战斗费掉了他好些珍贵的子弹。

    那时他刚吃完耗子肉,刚出门便闻到了浓浓的雾臭。于是他拔出裹在黑布里的银剑,为手枪撞上水银子弹,放轻脚步,跟着那股恶臭的源头。那是只有他们这种人能闻到的味道,是源自猎物的味道。

    他一路跟随,来到了废弃的火车站。他“闻到”三只雾兽在月台上低吼游荡。蓝色的眼眸能让他透过迷雾看清猎物,他发现这些野兽聚集在某躯体身边。他本以为那人已死,却发现那人仍在呼吸,而雾兽没有攻击。

    他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事,本应安静下来观察记录,但救人心切的他选择了攻击。他低声呤唱着某种咒文,银色的剑刃开始微微晃动,宛如月光照映在剑上般,刻在剑身上的符文发出了微光,如明灯般,驱逐了周边的浓雾。那些雾兽在这光的照耀下,也终于露出了形态——它们双腿直立,长着尖牙利爪,两只精灵般的耳朵高高立起,恶毒的眼睛打量着眼前的不速之客,弓腰警戒,蓄势待发。

    “下地狱吧,养的。”k抬手开枪,六发水银子弹从左轮枪枪口倾巢而出,两枚正中最前方雾兽的身体,其余子弹则不知去处——他的射击一向很差劲。好在两发子弹足以,含有剧毒的水银飞快地侵蚀着怪物的躯体,它哀嚎不已,最后倒在地上,化为浓雾散去。

    剩下的两只雾兽向他扑来:行动较快的那只举起利爪向黑衣逐雾者袭来,k抬剑格挡,震得他的双手发麻。灵敏的感官警告了他下一次攻击,k用力把剑往前推,削掉了对方的爪子,随后立马向右翻滚,闪过了另一只冲锋的雾兽。

    被削掉爪子的那只雾兽仍在哀嚎,k由上而下地挥动银剑,把它切成了两半。未等那怪物消灭干净,k随即又向余下的雾兽发起了进攻。他垫步躲开笨拙的利爪,低身闪过恶毒的尖牙,趁着对方转身的间隙,将银剑笔直地刺入了怪物的后背。撕裂空气般的惨叫响起,雾兽倒在地上,化为灰尘,浓雾也渐渐散开。

    还没结束,还没。他握着银剑,小心翼翼地接近那躺在地上的人。一个女孩,那个送耗子肉的女孩。他用剑指着她的鼻尖,任何接触过浓雾的人都有可能发生病变,成为野兽,袭击旧友,消于迷雾。毫不留情,驱逐威胁。这是逐雾者的警句。

    但k最终收起了剑,他抱起了她,听见了她均匀的呼吸声。她只是睡着了。

    不管他们是什么样的人,带他们回来。那女孩很特别,让他记起了一件任务,逐雾人永生背负的任务。

    “那女孩怎么样了?”k问道。

    “女孩?您是说娜娜么?哦,托您的福,她好极了,现在正睡着呢。”老板娘眉飞色舞地说道,但随即又抒发了自己的不安。“娜娜不会发生什么变化吧?我听说从浓雾归来的人都有些......不不,我不是怀疑她。但,有些防备心,总是好的吧?”

    “她没事,我保证。”k说道,“但,我想见见她......”

    “嘿,大人,您是说真的么?那女孩没事?”某人忽然打断了k的话,他扭头一看,发现是那个只有一只机械耳朵的家伙。他剃着光头,鼻子很高,那只机械耳朵在他身上看着极不协调。从他身上,k感受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

    “恩,她很健康。”透过银鸦面具,k谨慎地打量着这个叫顺风耳的男人。

    “感谢上帝!”顺风耳由衷地说道,很是高兴,“上帝会谢谢你的,逐雾人。”

    “谢谢你的祝福,可惜我不信神。”若真有神明存在,他为何没来拯救他的子民?

    “那还真遗憾,他一直在我们身边。”顺风耳笨拙地行了一个礼,离开了吧台,看起来很是开心。他经过时,k看见了他那触目惊心的伤口,他的耳朵像是被整个切了下来,伤口很深,很大......就像被利剑精准无比地砍下。

    “他耳朵怎么没的?”待顺风耳离开,k向老板娘问道。

    “噢,他来这的时候耳朵就已经没了。他说他当过兵,在战场上被人砍掉的。”

    “奇怪,这年头哪里还有人打仗。”k对此表示怀疑。

    “是啊是啊,我们也这么想。”老板娘连声附和道,“大家都认为他的耳朵是赌博输掉的。为什么不呢,他是个酒鬼,又是个骗子。”

    没错,酒鬼,骗子,这些人可买不起一只机械耳朵。k琢磨着这残废远比看上去的要复杂,但好在他很快会离开这,与这人再无瓜葛。

    “我想见见那女孩,现在能带我去么?”

    “现在?”老板娘看上去有些为难,“娜娜正在休息,打扰她不太好吧?不,我的意思是,也许您可以等上一会儿......”

    k受够了老板娘的唠叨,从钱袋中摸出十几个瓶盖,扔给老板娘:“麻烦你叫醒她,告诉她有一位先生想见她。五分钟后,行么?”

    老板娘狐疑地看着k,用手戳了戳瓶盖,确认是真的后,低头哈腰地谄笑着:“好的好的,我现在就去。”说罢“咚咚”地爬上了阁楼。

    几分钟后,k见到了自己救下的女孩。

    女孩没精打采的坐在床边,头发散披在肩上。地上放着一碗浑浊不堪的粥,似乎是给女孩的晚饭。恩,看来老板娘给她“照顾”得不错。

    女孩见到k,原本无神的眼睛忽然亮了起来:“嘿,是你!”她大叫,“那天是你救了我!”

    “没错,孩子。谢谢你还记得我。”k笑了笑,如果女孩能透过假面看见的话。“老板娘,出去吧,我们单独谈谈。”

    “先生,您知道的,让你们独处一室有点......”

    “20个瓶盖,麻烦你出去一会,行么?”

    “一个瓶盖一分钟。”老板娘说。

    “好好!”k不耐烦地挥挥手,把老板娘赶了出去。

    “坏婆娘。”女孩朝出去的老板娘做了个鬼脸。

    “嗯,看来你不喜欢她?”k坐到女孩的床上,像坐在了一颗岩石上。“噢,看来你睡得不是很舒服。”

    “当然,我宁愿睡地板。”

    k环顾四周,发现这个小小的隔间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小玩意。有泥土捏的玩偶,有蹩脚的绘画,最让他吃惊的是,这狭小的地方居然有一个由铁棒和麻布做成的书架。上面的书大多破旧残缺,但类型很多。地理,小说,历史,草药,魔法......

    “这些都是你收集的?”k吃惊地问。

    “恩,它们都散落在地上。找到它们可不简单。”女孩颇为自豪地说。

    “嘿,这是《埃文斯的屠龙日记》!这可是初版,我找了很久!”k激动地拿起一本书,它的封面上画着一只喷着烈焰的巨龙。

    “埃文斯可是我的英雄!我做梦都想像他一样去环游世界!但......”女孩的眼神渐渐黯淡下来,“我被关在这样狭小的地下,地上又雾兽横行。也许这辈子都没机会了......”

    “嗯,很现实。”k评价道,用手轻轻翻开那灰尘满满的书。“记得埃文斯和戴瑞尔那场战役么?”

    “当然。埃文斯一行被那黑龙们围困在高塔之上。周围龙息四溅,黑龙的子嗣们嘶叫哀嚎。黑龙之主戴瑞尔让他们向它下跪称臣。矮人卓阁扔下了巨斧,精灵穆拉丢下了弓箭。骑士萨拉迪脱下盔甲,哀号哭泣。只有埃文斯安静地坐在一边,擦拭着他那染着龙血的宝剑。他说......”

    “何惧前路,亮剑前行。”k半蹲在女孩跟前,缓缓脱下自己的面具。左眼上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痕展示在女孩眼前。“你很清楚这个故事,不是么?”他把书摊开,放在女孩的双膝前,埃文斯的话语赫然在立。

    “何惧前路,亮剑前行。”女孩纤细的手指抚过那几个词,轻声念了出来。她抬起头,坚毅的眼睛与k相对。

    “带我走吧,先生!”

    “嘿,我可没这么说。”k拍手起身,“老板娘不得把我打死。”

    “除非......”他双手抱胸,打量着女孩的小身板,神秘地笑了笑,“你自己溜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