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仙侠修真 > 仙冢 > 第一章 小子陈渊
    濮……濮……濮……

    银色瀑布倒悬而挂,击打在山脚落石上发出巨大的轰隆声响,巨大的冲击力狠狠下冲,将一些略小的石头撞成粉末,颇有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川的气势。

    瀑布非是一座,而是双生子般有两座屹立其中,同样雄壮非凡,宏伟壮观。

    树林葱郁,草木幽幽,宿鸟在枝桠上吱吱鸣叫,悦耳动听的黄鹂声清脆、灵动。

    在山间多青木、火枫。青木属水,灵气相聚,鸟兽多喜之。火枫火性,聚天地火灵,万物皆焚。

    若两者单一而存,那片地域绝对是一个宝地。而两者同生,相互压制,水火灵力不泄,则尤如普通林木。

    “噗嗤!”

    一道矫健的身影一个猛子便扎入水中,双脚似鱼尾左右摇摆,双手伸直合拢前后冲刺,略微瘦小的身影便如离弦之箭若游鱼在水中畅游。

    沉渊占地辽阔,以两河瀑布为源头在山脚下融合形成了一汪潭水。以潭水为基向山脉横流,分流出去了多股支流,只观其地势,沉渊当真有着龙沉河渊之势,只待腾飞之日。

    “呼!”

    一个脑袋忽然从水中冒了出来,仔细看去,这是一个少年模样,他年纪不大,只约十一二岁。

    少年长得颇为清秀,额头有暗隐蛰伏的剑眉,深海般的双眸,稍微耸动一下额头,便会给人一种凌厉的感觉。

    少年鼻子微微向内弯曲,一头乌黑的长发沾满了水珠。虽然不算太过英俊,但也勉强可算得上是个美男子了。

    使劲摇了摇头,少年右手在脸上随意抹了一把,将脸上的水珠一把抹净,少年哈哈大笑出声,大呼痛快。

    “陈渊你小子今日的功课做完了?”少年正玩的尽兴,忽然岸边传来一道略显苍老,但不失严厉的声音。

    陈渊抬头望去,顿时小脸便苦了下来。

    少年叫做陈渊,今年只有十岁,十一岁都还未满,他自幼无父母双亲,是他的师傅从小将他抚养长大。

    顺着陈渊目光看去,只见岸上有一老者,浑身穿着破烂邋遢,头发蓬头垢面,丝毫没有顾及自身形象,正笑咪咪的看着陈渊。手里拿着个破烂酒壶,偶尔往嘴里灌上两口,竟显得有些潇洒自在。

    陈渊从小就没有父母,是他自小将陈渊抚养长大,听老头自己说,他叫做道一,有着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寓意。

    但相较来说,陈渊的名字他就要起得随意多了,因为两河瀑布下的河水就叫沉渊,所以道一这老头就取了谐音陈渊做陈渊的名字,甚是随意。

    不过也幸好,如果他们若是住在野猪岭、骆驼湾、驼房营……那陈渊的名字还不知道将会是什么呢?所以这不幸中的万幸令后来才知道自己名字来历的陈渊庆幸不已。

    |更te新…m最快g上&q

    看着道一,陈渊暗自吞了口口水,眼珠一转,他忽然咧嘴一笑,玩笑道:“老头,我的人品你还不知道吗?居然这么不信任我!”

    陈渊做出了一副受伤的表情,很伤心的看着岸上的道一。

    “我呸!”道一吐了口唾沫,瞪大了眼睛看着陈渊,只差没有跳了起来。

    “我还不知道你小子?就你,你居然还敢跟我说你有人品?啍……”道一摇头冷哼了声,抬手又往嘴里灌了口美酒。

    “我那是有苦衷的,老头你不能这样污蔑我。”陈渊闻言,大呼冤枉。

    翻了翻白眼,道一懒得理睬这个懒惰的家伙,平常叫他做什么,他哪次没苦衷?

    看道一不理睬自己,陈渊心中也有些小不爽。

    眼珠一转,陈渊心里顿时有了想法。

    只见他嘿嘿一笑,双手往水面一拍,顿时陈渊赤裸着上半身的身影便腾出水面,足足离水面有丈余高度。

    忽然,陈渊身体诡异地在半空滞留了片刻,陈渊运转体内全身法力,一拳便轰向离自己不远的瀑布,轰地一声,瀑布顿时被陈渊拳头轰击的发出爆炸般的声响。

    轰隆一声,瀑布虽不曾为之断流,却阻住瀑布河流顿了一下,之后方才继续往下流淌、冲击。

    道一眼睛微微一眯,在陈渊一拳轰向瀑布时,他就已经将酒壶放了下来。

    陈渊一拳能滞流瀑布,尽管知道他已经离突破要不了了多久,但亲眼见到,道一心中还是略感惊讶。

    重新将酒壶拿起,仰头喝了一大口美酒,道一很好的将眼中的赞赏和嘴角的笑容掩盖下去。

    打了个哈欠,道一幽幽的问道:“你突破了?”

    “那是当然!你也不看看我是谁?”一拍胸脯,陈渊满脸骄傲的说道,那头只差仰上天了都。

    “应该凝气七层了吧!”道一脸上忽然堆满了笑容,和言悦色的看着陈渊问道。

    “嗯!”虽然感觉哪里有些不对,但陈渊还是重重的点下了头。

    “我让你钻研的那几个基础阵法,现在练怎样了啊!应该可以布置出山魂锁脉这个阵法了吧!我记得这还是我上个月给你布置的任务了!”

    道一仍旧和颜悦色的对陈渊说话,但说出来的话却让陈渊心坠谷底,浑身冰凉。

    也不知道道一这老头一天到底在想些什么,除了让自己修练,打熬法力之外,还让自己在空余时间钻研阵法,学习草木、炼丹知识和炼器要点。

    也不知道这老头怎么会那么多东西,修炼、阵法、丹道、炼制法宝……就算当中有些他自己都不知道,但道一还是给自己找了一大堆古籍,让陈渊自己钻研琢磨,自己的任何一点空间都被他安排的满满的,根本没有一点空余时间。

    而炼药师、炼器师、阵法师在九洲地位极高,但相应,要成为任何一个职业却是极难,其要求条件更是苛刻。阵法师还稍微好些,只要天资不差,认真钻研也是能有一番成就的。但要想成为一名炼药师和一名炼器师就没那么容易了,没有那种特殊的天赋条件,你天资再高也是白搭。

    而炼药师、炼器师、阵法师又分一品到九品,每一品阶的跨度都极大。

    而陈渊也许是真的受老天眷顾,居然能有幸同时成为一名阵法师、炼药师和炼器师,但是陈渊现在也就在阵法一道上要强些,已经突破至一品阵法师了,所以道一才给了陈渊这么一个任务,就是要考验一下他。

    至于炼药、炼器,因为道一本身就对这两种职业知之甚少,一切都得靠陈渊自己摸索,所以在炼药、炼器上,陈渊进展极为缓慢。

    “还做不到?”看到陈渊这副神情,道一心中了然。

    陈渊垂下头,无奈叹了口气,摇头说道:“嗯!现在还有些困难,做不到。!”

    一改先前温和,道一猛地跳了起来,愤怒的对着陈渊吼道:“做不到?那还不快给我去钻研修炼?半个月,半个月还做不到,我……哼啍,你懂的!”

    陈渊感觉头皮发麻,眼角猛跳,就知道又会是这样,也不反驳,陈渊一个纵身,便从水中跃出。

    双手横扫一卷,将岸边衣物掠起,便向自己洞府奔去,看上去,颇有着些落荒而逃的味道。

    看着逐渐消失在自己眼中的背影,道一脸上忽然消失,嘴角露出一抹笑容,眼里丝毫不曾吝啬赞赏。

    “我教出来的徒弟一定比你强……”

    道一喃喃自语,略显低沉的声音随风而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