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奥术徽章 > 第六十五章 老鹰和棺木
    麦尔并不相信少女的话,但也不想多管闲事,但凡涉及到神殿的,麦尔都不想有丝毫的参和,哪怕这少女真的是假冒牧师。

    可是这又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

    “对了,我叫莉莉,你叫什么名字?”

    “麦尔。”

    “麦尔,我好像听说这个名字,好像今年作家评审大会的最佳新人作家就是一个叫做麦尔的少年,你们居然是同名,真是有缘分。”

    麦尔看了莉莉一眼,道:“我要去村子一趟,你是回小镇,还是要去村子?”

    “我也去村子,那个生病的人我还没有见到呢,不过你得让这条大狗保护我,我拍又碰见那三个醉汉。”

    麦尔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德鲁巴忠实的跟在麦尔身后,一眼都未曾看向莉莉。

    汤姆远远的跟着,麦尔想知道这个少女牧师到底想干什么,是否是故意制造这种巧合来和自己偶遇,是否自己已经暴露。

    莉莉皱了皱鼻子,对麦尔的冷淡态度有些不太满意。

    天空上,那只老鹰似乎在跟在后面。

    进入村子,第一眼见到的,就是一个路人,手臂上卷着一块黑布,神色匆匆,似乎村子里发生了什么大事。

    麦尔皱了皱眉,手臂上卷黑布,一般是在葬礼上才会发生的事情。

    也就是说,这个村子里面正在举行一场葬礼,而且死的人身份似乎在村子里面很高,大多数的门户都紧闭了起来。

    “莉莉,你之前说的,那名生病了病人是谁?”

    莉莉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道:“好像是一个老头,年纪听说挺大了。”

    麦尔想了一会儿,随即道:“莉莉,给你一个建议,把衣服脱了。”

    “你!”莉莉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麦尔,双手抱胸,一番要被侵犯的样子。

    麦尔知晓这少女必然是误会了,白了少女一眼,道:“不要胡思乱想,我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个意思,我是想让你换套衣服。”

    “为什么?”莉莉还是很警惕的样子。

    麦尔指了指村子里面的方向,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死的那位应该就是你口中的那位病人,看样子,在这个村子里面的地位不低。”

    “老人病危,他们派人求助牧师,你却没有赶上,不管这是不是你的原因,但是他们都会将这个理由归结在你身上。”

    “他们会认为是由于你的迟到,或者你的无能,才导致了老人的死亡。”

    “假如你身边有骑士陪同,或者你是一个成年的男性牧师,那么他们只会将这种想法藏在心里,在背后说说,不敢对你表示什么不满。”

    “但你一个少女牧师出现在他们面前,一个连三个醉汉都对付不了的少女牧师,他们必然会在言语上对你进行攻击。”

    “有气愤者,或许会对你进行人身攻击也说不定。”

    莉莉听得微微有些害怕,不过却不是很相信,道:“我可是神殿的牧师啊,他们怎么可能敢那样对我?”

    麦尔摇了摇头,道:“神殿确实代表着神的光辉,但不是所有人都对神存在敬畏的,特别是这种偏僻的村落。”

    “他们只会用他们看到的东西来评判,甚至,他们对神的敬畏还不如对一个泼皮的敬畏来的多,所以,他们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谁也猜不到。”

    “假如他们伤害了你,那即使神殿的人事后对他们进行了惩罚,可是那对于你又有什么意义呢?”

    “而且,神殿会不会对他们进行惩罚还不一定。”

    “这还得看神殿主教的意思,神殿主教若是偏向于你,说不定会替你报仇,对于那些伤害过你的人进行严厉的处罚,甚至血腥镇压。”

    “神殿主教若是公平,便会将事情进行详细的审查,对犯错的一方进行对应的处罚。”

    “神殿的主教若是不喜欢你,那么事情就会往另外一个反向走,你被伤害已经是发生的事实,不管如何做都无法消除。”

    “而且这又是村子里面很多人一起做的,假如惩罚了这些村民,仅仅只是为你出了口气,你的受到的伤害并没有消失。”

    “但惩罚过后,村子对神的信仰便会相应的减少,对于主教来说,这是一件得不偿失的事情,所以,他们或许会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而你,则随你自生自灭。”

    莉莉大声的反驳道:“主教大人才没有这么坏呢,他肯定会为我主持公道的。”

    麦尔耸了耸肩,道:“我只是将所有的可能都分析给你听,至于到底会发生哪一种情况,我也不知道,不过,你还要穿着牧师服过去么?”

    莉莉咬着牙,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被麦尔说得害怕,将牧师袍给脱了下来,牧师袍的下面是一件嫩绿色衣裙。

    衣裙上绣着些花,和一些小动物。

    倒是挺好看的,和少女牧师也挺搭配,不过,就是看起来略微有些幼稚,这种衣裙的适宜年龄大概要比少女牧师小个三四岁。

    “不许笑!”

    莉莉瞪了麦尔一眼。

    “没有,我没笑,我是说,挺漂亮的。”

    莉莉微微有些脸红,扯了扯衣袖,突然又抬头,看向麦尔,问道:“麦尔,你就是那个写故事的麦尔吧?”

    麦尔没有回答,率先走向村落的中心。

    莉莉咬了咬牙,快步的跟上。

    哀嚎和哭声此起彼伏,片刻不停,而且一个一个都哭得真挚,似乎他们都对这个死去的老者感情很深,此刻伤心欲绝。

    就在这时候,一团鸟粪落下,正中那个被众人围绕着的棺木。

    众人顿时一惊,似乎有些不太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一个汉子猛的抬头,就看见天空中飞着的老鹰,怒吼一声:“该死的畜生,找死!”一声落下,拿着弓箭就往天空一射。

    老鹰轻巧躲过。

    莉莉使劲憋着笑。

    “都怪那个牧师,要是他能够早点来,基德爷爷就不会死了,不想到死了之后还受到这畜生的欺负,当真可恶。”

    “对,就怪那个该死的牧师,等会要是他来了,我一定狠狠教训他一顿。”

    莉莉顿时变了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