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奥术徽章 > 第六十四章 德鲁巴的英雄时刻
    “麦尔,外面的世界怎么样?你到哪里了?有没有新的灵感?故事写的怎么样了?”

    麦尔稍微想了了一会儿,才对着海螺说道:“我刚刚路过了费罗小镇,这附近的森林里面有一个特别清澈的水潭,水很深,却能够看到潭底的哪怕是一块石头。”

    “我就想,在这样的水潭中,乘一条小船,累了,便趴在船舷边,看着水中的小鱼游荡,林中凉风微微吹着,该是多么惬意的一件事情。”

    “不过有点可惜,就是水潭太小了点,我这个梦想估计实现不了,不过我决定让它出现在我的幻想当中,也许就是下一个故事中的某个场景。”

    “对了,芙蕾雅,西林小镇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变化发生?洛伦大师还好吗?艾丽有没有出来?雷恩那家伙回去了没有?”

    “离开西林小镇的时间不久,不过,我却发现,我已经有些想你……们了。”

    正走着,突然意识到危险,麦尔猛的往旁边一闪,随即便是一团灰色物体直直落下,旁边的德鲁巴没反应过来,被砸了个正着。

    德鲁巴愣了愣,不太敢相信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好一会儿,德鲁巴才反应过来,对着天空中飞过的那只老鹰狂吠起来。

    德鲁巴怒火中烧,麦尔心情也不太好。

    走着大路,也没招惹谁,凭空的就是一团鸟粪落下,如果不是自己躲闪得快,现在被浇了一头鸟粪的就不仅仅只是德鲁巴了,还包括自己。

    老鹰听到了德鲁巴的叫声,回应了两声,似乎很是得意。

    麦尔脸色微微阴沉,从背后取出弓,也不搭箭,手中凝聚了一丝魔力,瞄准,然后的猛的一放,便有一团无形之物飞速向老鹰袭去。

    这是麦尔制作的魔法弓箭的用法之一,以魔力为箭矢,发射出去,在碰到对方的时候爆发出一定的伤害。

    按照伤害量来算,没有使用箭矢的高,但却能在没有箭矢的情况下也能使用,算得上是一个不错的特点。

    由于箭矢无形,老鹰并没有觉察到,直到被砸中,老鹰才反应过来,但为时已晚,直直的从天空中坠落下来。

    一如它之前的那一堆鸟粪。

    德鲁巴脸色大喜,疯了一样往老鹰的落点跑去。

    不一会儿,德鲁巴咬着老鹰快速的赶了回来,麦尔看见老鹰身上有不少的狗牙齿印,想必是德鲁巴已经在之前报复了一番。

    而且,德鲁巴身上的鸟粪有一大半都回到了老鹰的身上。

    汤姆踏着悠闲的步子,看着老鹰,有些嫌弃。

    麦尔掩住鼻子,微微皱了皱眉,示意德鲁巴自行处理。

    德鲁巴听不懂麦尔的意思,但有汤姆作为翻译,德鲁巴很快就明白了过来,叼着老鹰便往旁边的草丛里钻去。

    然后后脚抬起,一股淡黄色的颜色落在了老鹰了脸上。

    德鲁巴抖了抖身子,扬着脑袋离去。

    老鹰很是愤怒,不过受了伤,没有反抗的余地,只能忍受羞辱。

    “汤姆,让德鲁巴去找个地方洗干净再回来。”

    汤姆走到德鲁巴面前喵喵叫了两声,德鲁巴随即快速的跳入到了旁边的一条小溪当中,翻滚了好一会儿,才上岸,抖毛,一路小跑,重新跟在了麦尔身后。

    而就在这时,麦尔发现之前那只老鹰似乎跟了上来。

    不过只是远远的跟着,不敢太靠前,似乎被吓怕了。

    德鲁巴发现了老鹰,猛的狂吠一声。

    老鹰浑身一抖,跌了几十米,好不容易才恢复了平衡,德鲁巴在它心中留下的阴影看来似乎对它影响不小。

    邻近村落,突然一声求救吸引了麦尔的注意。

    求救的是一个少女,穿着一身灰袍,麦尔对这套服装眼熟,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似乎是神殿的见习牧师的标准着装。

    那么这名少女的身份就昭然若揭了,一名神殿的见习牧师。

    而在少女后面追赶的则是三个地痞壮汉,清一色的破烂短衫,似乎喝醉了酒,意识不大清醒,将见习牧师当成了普通少女。

    不断的在后面用言语进行调戏,并打算进行进一步的动作。

    麦尔有点奇怪,就算是见习牧师,那也掌握了一定的神术,进行过一定的锻炼,等闲不是三个醉酒的地痞能够对付的。

    而这个牧师少女却对三个醉汉连连退却。

    难道这牧师是个假扮的?

    大该是看到了麦尔的靠近,少女飞快的向麦尔这边跑过来,于是在麦尔还没有想明白事情是怎么回事时,三个醉汉就已经站在了麦尔面前。

    “小子,不要多管闲事,让开!”

    麦尔正在思考该怎么应对。

    假如是一般少女遇上如此情况,自己肯定是要施以援手的,但被追击是一个见习牧师,这就让麦尔有些迟疑不定了。

    因为这样他就不太确定其中到底有着什么样的缘由。

    不过还不待麦尔做出应对,德鲁巴先一步站了出来。

    全身的狗毛竖起,表情狰狞,露出锋利的犬齿,然后对着那三个醉汉猛的一声大吠,唾沫星子都飞到了三个醉汉的身上。

    三个醉汉本就是乡间地痞,没多大本事,之所以敢追击少女,也是仗着酒胆,但面对一头凶猛的猎犬。

    这三个醉汉毫无廉耻的选择了退却。

    德鲁巴才大叫了一声,这三个醉汉立马心中一惊,然后就慌不择路的转身就跑,只是三个人却选了三个方向,也不知道他们要跑到哪里去。

    “哇,好厉害的狗狗。”

    少女牧师看着德鲁巴,眼中冒着星星。

    但德鲁巴却不给她面子,在少女牧师的手即将碰到自己的时候,转身一跳,就跳到了两米开外的地方,然后一脸警惕的盯着少女牧师。

    麦尔看向少女,问道:“你是什么人?他们三个为什么追你?”

    “我是附近小镇的见习牧师,听说这个村子里面有人生病了,所以才过来看看,不过才刚进村子,就遇到这三个醉汉。”

    “他们追,我就只能跑了。”

    少女牧师眨着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