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奥术徽章 > 第五十七章 贪心的猎人
    普通的禽鸟羽毛,浮力远远大于重力,只会漂浮在水面,根本不可能沉入水底。

    一根白色的羽毛静静的躺在湖底,游鱼掠过,湖水流动,这根羽毛却岿然不动,严重违背了正常的物理现象。

    会发生这样的现象,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湖水不是正常的水,其密度比羽毛要小,但这显然不太可能,落叶照样漂浮在水面。

    那就只能是羽毛有问题。

    于是问题来了,什么样的动物能够长出这种比水的密度还大的羽毛呢?这和羽毛这种东西诞生的目的性都互相违背。

    诞生羽毛,一部分是保暖,另外一部分则是为了增加浮力,不管这种禽鸟是否具有飞行的能力,但起码其初衷是这样的。

    而全身长满了这种和铁一样沉重羽毛的动物,要么是在进化的时候脑子一抽,选错了个方向,要么,则是一只魔化动物。

    魔化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让动物获得的能力有可能非常不错,稍稍动用些魔力,就能站在森林的顶端。

    但是也有可能会是鸡肋。

    麦尔从旁边采来一根藤条,猛的往水潭中一扎,就看见这条藤条快速的进入到潭水中,正中潭底的那根羽毛。

    藤条卷了一个圈,麦尔将藤条抽回。

    下一刻,原本躺在潭底的羽毛就出现在了麦尔的手中。

    入手处,果然和寻常的金属一般沉重,不过,其坚韧程度要比寻常的金属要好上不知道多少,而且,似乎还具有传导魔力的作用。

    这倒是个不错的魔法材料,用来制作武器再合适不过了。

    不过,仅仅一根羽毛是做不了武器的,得需要找到这个魔化生物才是。

    假如猜测没有错的话,费罗小镇的奇异现象也应该是这只魔化动物给出来的,在遇到猎人之后,为了自己的踪迹不被泄露,才做了那般动作。

    从这些事件可以分析出来,这家伙心地不算邪恶,或者说对人类具有一定的好感度。

    另外的话,这家伙的移动能力应该不算太强,不然直接快速逃走就行了,没有必要做那些多余的,有可能会引来关注的动作。

    不过,这也是一只很小心的动物,除了潭底的那根羽毛之外,就再也没有留下其他痕迹,想要找到这家伙,不太容易。

    麦尔皱了皱眉,随即将汤姆召回。

    “怎么样?那猎人可有什么异常举动?”

    汤姆晃了晃尾巴,道:“暂时没什么,出了森林之后就直接回家了,拿着你给他的两个银币兴奋的不行不行的。”

    “真是个没见识的乡巴佬,才这么点钱就这样了。”汤姆的语气很是鄙视。

    汤姆大概有这么说的底气,因为它的财产已经超过了一千金币,不说猎人,就是整个费罗小镇,富裕程度能比得上它的屈指可数。

    按理来说,人嘛,不能这样搞财产歧视,不过汤姆是一只猫,也没谁会和它计较。

    麦尔将手中的羽毛拿给汤姆看,问道:“你以前有没有见过这种羽毛?”

    汤姆来了一丝兴趣,凑过鼻子,闻了闻,好一会儿才道:“这是什么?闻起来像是一只味道很不错的鸟,你抓到的午餐。”

    麦尔脸色一黑。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一只魔法生物身上的羽毛,这是一种很不错的魔法材料,汤姆,我需要的你的帮助。”

    “魔化生物?”汤姆眼睛顿时更亮,作为一只魔化生物,汤姆走过的地方不算多,却也不算少,但除了自己,没能再遇到过第二只。

    麦尔原本以为汤姆会对这只未曾谋面的魔化生物带着好感,毕竟也算得上是同类,但汤姆说出来的话却完全和麦尔猜测的相反。

    “需要我帮什么忙?话先说好了,抓到这只魔化生物之后,我要分一半,这样吧,既然你需要的是它身上的羽毛,那就,羽毛归你,肉归我,怎么样?”

    麦尔有点惊讶的看着汤姆:“你要杀了它?”

    “难道有什么不对吗?”汤姆很是奇怪的说道:“猫吃鸟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吗,记得把毛拔干净点,我讨厌那东西。”

    “可是,按理来说,同样作为魔化生物,你们不应该至少也算是半个亲戚么?”

    汤姆顿时嗤之以鼻,道:“我是只猫,它是只鸟,算什么亲戚,而且魔化生物之间的关系远远不是你所想的那样。”

    “我虽然在此之前没有遇见过其他的魔化生物,但在闻到这股气息的时候就本能想要将这只鸟给吃了,吃了这只鸟,对我应该帮助很大。”

    ……

    ……

    猎人回到家中,将两枚银币交给妻子,又坐了一会儿,脑子里面就突兀的就浮现出一些奇奇怪怪的念头。

    一些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念头。

    “那个少年作家应该很有钱吧,仅仅只是几条费罗小镇人都清楚的信息,外加带上一次路就能给出两枚银币作为报酬。”

    “想来应该是来自于一个有钱的家庭,不过很奇怪,外出旅行,却只带着一匹马,一条狗,半个随从都未曾带。”

    “或许是偷偷从家里跑出来的。”

    “偷偷从家里跑出来的,带着一大袋子钱,而且还只是一个少年,他难道就不怕发生什么意外么?还是说,他对于外面的世界完全不知晓。”

    “而且,他现在正一个人待在森林里面,一个孤零零少年待在森林深处,发生事故的可能性应该很大吧。”

    “那他发生事故之后,他身上的钱应该就会遗落下来,这是无主的钱,既然是无主的钱,那应该谁捡到就是谁的了吧。”

    “既然谁都可以捡,那为什么不是自己呢?”

    想到这里,猎人准备好行装,再一次前往森林,和上一次带路不同,这一次猎人是前往森林进行等待的。

    等待意外发生在麦尔身上。

    等待麦尔身上的钱财掉落。

    可是,万一这少年运气好,没有意外发生在他身上呢?

    那,或许,自己可以制造一个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