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奥术徽章 > 第五十五章 费罗小镇
    落日小镇在王国的西北方,而这一次麦尔前往的则是南方,之所以如此,一方面是因为南方靠近奥尔良公国,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失明老者提供的一则消息。

    在南边有一座名为费罗的小镇,小镇上偶尔会出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即某个猎人在进入到森林之后回来,会发现自己莫名其妙的就回到了小镇,而且做出匪夷所思的行为。

    刚开始小镇的镇民以为是猎人本身的原因,患了病,都建议这个猎人到附近城池的神殿中寻求牧师进行治疗。

    猎人家境窘迫,不舍得这笔钱,所以一直没有去。

    而且猎人自己也没觉得自己身体哪里有不舒服,不相信自己病了,事实上也是,经过了那次之后,猎人就再也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了另外的一个猎人身上。

    事件频率,大概一个月一次。

    镇民们终于意识到这并不是猎人本身的原因,而是因为某种外力的因素,但这种外力的因素他们却探查不出来。

    又加上没有人因此而受到身体上的伤害,久而久之,镇民们就把这当成了自然现象,也没有去寻求神殿帮助。

    麦尔隐隐觉得这应该是某种魔法材料再作祟。

    其实这现象和子爵府的幽灵很像。

    只不过汤姆的魔法更加凶狠一些,不仅让人昏睡,而且还刺激人的神经,让抵抗能力弱的人直接疯癫,害了不少人。

    而费罗小镇的则相比之下要显得平和的多,只是催眠而已,还将人直接送回到了小镇。

    麦尔拿出地图,又看了看天色。

    今天显然已经到不了附近的小镇或者村庄了,看样子得找个地势稍稍好一点的地方休息一晚上,明天再行赶路。

    不多时,一处山洞进入了麦尔的视线。

    这是一个依托于一处悬崖的山洞,距离地面大概有着三米的距离,不过这对于麦尔来说不是什么难事,借助魔法,轻轻一跃便进入到了山洞之中。

    火球术在手中凝聚成形。

    山洞里面的景色印入麦尔的眼帘。

    这是一个很狭小的山洞,仅仅只是两人宽,但行进了两三米之后,却豁然开朗起来,而且里面还生长着一种发光的蘑菇。

    荧光菇,这是一种很高级的食材,产量极少,人工不得种植,只能在悬崖峭壁上才有机会采集到,所以售价极其昂贵。

    而且还往往有价无市,一般一经采集出来,就进献给了贵族。

    麦尔微微调动了一下风元素,将山洞里面的空气和外界的空气进行了一次交换,又拿出一盏油灯,点上火。

    随后又将马背上的东西给搬移到了山洞之中。

    汤姆叼了只兔子回来,德鲁巴则叼了只小鹿回来。

    麦尔夸奖了两句,也将山洞内的蘑菇给采集了些,然后才在山洞的下方升起了一团焰火,利用小刀将肉分割开来,串在木条上。

    蘑菇也用这样的方式串起。

    汤姆和德鲁巴都不会烤肉,所以这活儿只能麦尔一个人来做,才刚刚烤好,一人一猫一狗就飞快的将其消灭。

    小马在旁边看着,干瞪眼。

    麦尔才将小马的缰绳稍稍松开了些,让小马能够在周边找些青草或者叶子之类的充饥,另外麦尔还给了小马一串蘑菇。

    不过小马似乎不太喜欢吃热乎的东西,碰了一下,随即就扔在了地上。

    汤姆不满的呼噜了一声,浪费粮食,可耻。

    德鲁巴本着不浪费的原则,将小马嫌弃的蘑菇捡起来吃掉。

    入睡之前,麦尔在周边放了些警戒用的陷阱,另外在进入山洞大概两米之后,又用魔法施加了一层警戒,以防万一。

    汤姆轻松的跳入了山洞,德鲁巴没那么好的弹跳力,只能眼巴巴的看着麦尔。

    于是待麦尔将德鲁巴给带上山洞的时候,山洞外面就只剩下了一匹小马,不是因为麦尔对小马心存偏见,而是因为山洞的洞口太小。

    而且对于一匹马来说,山洞并不是个好选择。

    森林里的大雨,说下就下,没有一点征兆。

    麦尔从冥想中醒来,发现汤姆早已经不见了踪影,而德鲁巴则在山洞的洞口来回转悠,而且还呜呜的叫出声来。

    “真是个棒小伙。”

    麦尔夸赞了一声,德鲁巴尿急,但却知道不能尿在山洞里面,明显是将山洞当成了临时的房子,秉持着以往的规矩。

    作为一条狗,能自律到这种程度,真是很不错。

    麦尔将德鲁巴带下山洞,德鲁巴立刻小跑到了一棵树下,后脚抬起。

    汤姆回来,很兴奋的朝麦尔描述着什么。

    “我发现了一种绿色的植物,是个好东西,赶紧过去,那一片有好多,我们可以将它们全都给采回来。”

    麦尔脸色微微有些古怪,他觉得汤姆此刻的精神状态有些不太正常。

    有点像,兴奋过了头。

    隐约之间,麦尔有了一个猜测。

    不过麦尔还是跟着汤姆过去了。

    入眼处,果然如麦尔所料,根本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而是一片猫薄荷,一种对猫来说堪称毒品的玩意儿。

    原来这猫一大早不见踪影,却是吸毒了去了。

    一到此地,汤姆立刻咬了两块叶子,然后快速的吞了下去,嚼都未曾嚼动,脸上浮现起迷醉的表情,一副瘾君子的模样。

    麦尔面皮抽动。

    不由分说的,就是一掌劈在了汤姆的脑袋上,将这头瘾君子给打晕,然后呼唤了一声德鲁巴,随即骑着马快速的离开了这片是非之地。

    汤姆醒来之后,看着眼前的景色,很是莫名,茫然的看着麦尔。

    “这是哪里?”

    “费罗镇。”

    “哦,已经到了么,挺快的,不过为什么我有些头疼,我感觉好像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们是不是忘了些什么东西在路上?”

    麦尔很认真的摇头,道:“没有,估计是你在路上睡着了,马背上躺着不舒服,做了个恶梦。”

    汤姆一脸恍然大悟,道:“我说呢,为什么我隐隐感觉很失落,原来是做恶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