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奥术徽章 > 第五十一章 艾丽的婚礼宴席
    “怎么这么突然?”麦尔有点奇怪,雷恩虽然平时说了不少要出去探险之类的话,但旁人都明白那只不过是说着玩的。

    作为一个贵族旁系子弟,尽管并不是特别得宠,但在职业道路的规划也都早就已经做好,根本不需要去探险什么的。

    便是其家族也不会让其出去探险。

    但雷恩此刻却来到了枫叶林小镇,而且还一副很认真的样子。

    “我只是觉得我活了这么大了,一直以来都是按照既定的规则在生活,这样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我想做点属于自己的事。”

    雷恩认真的看着麦尔,道:“不用劝我,我这次来并不是来参考你的意见的,而是临走之时来跟你这个朋友告别一声。”

    “那你的父母知道吗?”

    雷恩点了点头,道:“我跟他们说了,他们也同意了。”

    麦尔看着雷恩的表情,却知道事情远远没有他说的那般简单,这中间肯定经过很多次的来回拉锯,但最终,雷恩还是选择了坚持。

    “好吧,既然你已经下定决心了,那我也不多说什么,出去走走也挺好,不过要注意安全才是,另外的话,我上次旅行虽然不久,也积累了些经验,等会我写给你。”

    雷恩却摇了摇头,道:“不用了,这一次我不想依靠任何人,这是我自己选择的路,所以我想自己一个人走下去。”

    “我不害怕失败,也不抗拒挫折,我想体会一下,当一条路只有我一个人走在上面的时候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感受。”

    麦尔觉得这个状态下的雷恩非常奇怪,有心劝说,但更知道这个状态下的雷恩受不了任何刺激,劝说还说不定会起到相反的作用。

    想了想,麦尔从院子里抱出来一条小猎犬。

    “这是高菲,你说你想要一个人旅行,那加上它也不为过,另外这个小家伙挺可爱的,有它陪着你,这一路上或许会好点。”

    这一次雷恩没有拒绝,这种小动物最能够在一个人伤心的时候进入到人心里面去。

    “谢谢,我会照顾好它的。”雷恩说完,将小猎犬抱在怀中,然后就上了马,朝着镇外的方向走去,马蹄声越响越快。

    麦尔的眉头皱了起来。

    雷恩这个状态明显不正常,很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但作为一个少年,又有什么事情能够将他刺激成这样呢?

    家庭,显然不是,雷恩平时和家里关系很好,是少有的没有叛逆期的一个人,那除了家庭之外,就只有另一个原因了。

    少年春心易动,而且易折。

    雷恩一直以来都喜欢着艾丽,但麦尔却能看得出来,艾丽并不喜欢雷恩,而且两个人的家庭也不会让他们结合在一起。

    相比较之下,作家评审大会时跟着艾丽一起的卡卡反倒是更加合适的人员,可以看得出来,卡卡同样很喜欢艾丽,而且两人身份对等,艾丽似乎也对卡卡心存好感。

    这般看来的话,应该是最近发生了一件和两人有关的事情,让雷恩觉得再无丝毫希望,才导致雷恩变得如此。

    作为朋友,麦尔当然更希望雷恩比卡卡能够获得幸福。

    但爱情这种东西是勉强不来的,太过勉强,也许在当时会有一方觉得幸福,但长久之后,必定会爆发出巨大的矛盾。

    本来不应该在一起的人,迟早都会分开。

    而且,艾丽也是麦尔的好朋友。

    因此在这件事情上麦尔也做不了什么,这种事情本来就不能由外人插手,现在,只能是期望雷恩能够快点想开了。

    果然,就在傍晚,一个送信的书童来到了麦尔门前。

    打开信封,里面是一张请柬,还有一封信。

    请柬,是艾丽和卡卡订婚宴的请柬。

    而信上则写着。

    “麦尔,很抱歉不能亲自来邀请你,这几天实在是太忙了……后天的订婚宴会希望你能够来参加,你的朋友,艾丽。”

    艾丽信上没有提到雷恩,显然是知道了雷恩的一些事情。

    毕竟艾丽不蠢,朋友一场,肯定能够意识到雷恩对自己的心思,但正因为意识到了,却更加只能装作不知道。

    不然双方都会很尴尬。

    麦尔写好回信,交给还停留在门前的信童。

    信童却眨着眼睛看着麦尔,道:“先生,您还没有给钱。”

    “回信也要给钱么?”

    “当然要给了,先生您难道想让我白跑一趟么?一共十枚铜币,谢谢。”

    ……

    ……

    艾丽的订婚宴就在近两天,不像芙蕾雅的晚会要等到下个月,因此麦尔还是打算去上一趟的,毕竟这是麦尔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

    而且,订婚之后的艾丽想必短时间内就不会再出来工作了,而麦尔自己也要开始自己的旅行,一年以后便要前往海的另外一边。

    差不多,这大概是就是最后的几次见面机会了。

    门童带着进去,宴会上却没有多少个麦尔认识的人,洛伦大师也没来,他不太喜欢这种热闹的环境。

    因此整个宴会上,麦尔最熟悉的,就是艾丽和卡卡两人。

    但这是他们两人的订婚宴会,必然就要去招待客人,不可能将大量的时间耗费在麦尔的身上,因此这个宴会比想象中的还要无聊些。

    麦尔送上了礼品和祝福,随即在众人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悄悄离开的宴会现场。

    当天晚上,便回到了枫叶林小镇的家。

    看着夜晚的风景,麦尔一时间有些感慨。

    同行的三人,一个外出旅行,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一个完成订婚,之后的很长一大段时间都会待在家中。

    熟悉的人,熟悉的朋友,似乎说散就散了。

    这时候,麦尔突然自嘲了一声,自己前世就已经经历过这些,现在居然还有些看不清,实在是有些不应该。

    成长,总是会有着环境的变迁,身边的人也会新老更替。

    得承认,在分别时会有不舍,但该走的,还是得走,你不走,别人也会走,当只剩下你一个人,熟悉的环境,却没有了熟悉人,你也会走的。

    这就是生活。

    不过,这样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