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奥术徽章 > 第五十章 雷恩的破茧之旅
    当然了,心一直向着魔法就是一句鬼话,就算是作为魔法师,七情六欲还是应有尽有的,除了那些道路比较特殊的之外。

    麦尔之所以会打消自己的念头,只是因为自己和芙蕾雅的差距太大了。

    这种差距并不是指社会地位还有什么财富权势的差距,而是麦尔作为一名魔法师,注定了以后要在魔法国度去生活。

    而芙蕾雅作为拜占庭的公主,有可能在拜占庭生活,也有可能以后嫁给另外一个王国的王子,但绝对不可能到魔法国度去。

    因为拜占庭是神殿统治下的国家。

    神殿统治下的国家的公主却嫁给了一个魔法师,这对于神殿里来说就是一个巨大的讽刺,会让神殿的主教和牧师发狂的。

    那时候芙蕾雅只会左右为难。

    一边是父亲,一边丈夫。

    而假如拜占庭国王站在了芙蕾雅这边,那么很显然,拜占庭公国和神殿之间就会爆发一场战争,谁胜谁负,都未可知。

    神殿胜了,很有可能芙蕾雅的整个家族都会消失。

    拜占庭胜了,则神殿势力很可能会撤出拜占庭公国,拜占庭倒向魔法。

    但不管是哪一种结果,都注定会是一个长久的过程,在这个过程当中,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你因此家庭破碎,妻离子散。

    想到这里,麦尔突然停了下来,因为他意识到自己又多想了,芙蕾雅对待魔法师的态度还不定呢,说不定和绝大多数神殿人员一样仇恨着呢。

    那既然如此的话,芙蕾雅的邀请是去还是不去呢?

    通常情况下,好朋友的邀请是不应该拒绝的,但自己即将远行,因为这个原因而耽搁整整一个月真的好么?

    想了想,麦尔还是决定拒绝。

    “芙蕾雅,很高兴你能够邀请我,作为好朋友,我本来应该要去的,但是很抱歉,我已经决定在这个月底开始我的新一次旅行。”

    “所以,芙蕾雅,晚会举行的时候我将不会在王城。”

    “……”

    “你的好朋友,麦尔。”

    将信绑在了鸽子腿上,麦尔将信鸽放飞。

    一经自由,信鸽立马就快速飞走,连头都不曾会,看来是之前被汤姆给吓得不轻。

    入夜之后,麦尔进入了一墙之隔的子爵府,然后轻车熟路的进入到了一间僻静的小房,挪开上面上面的一块石板,咒语念动。

    一个入口出现,麦尔轻身跳了进去。

    这是麦尔新建的地下室,之所以建在子爵府,是因为这里比较隐秘,比较安全,而且哪怕是被发现也和自己扯不上关系。

    子爵府的幽灵可是太有名了,什么都可以推脱到那只不存在的幽灵身上去。

    在制作了六份醒神药剂之后,麦尔开始研究自己的新魔法。

    火球术、音冲、移形换影、重力术、泥沼术,两个攻击魔法,三个辅助魔法,而这一次,麦尔在付出了大量金币之后,一共得到了三个新魔法。

    其中最让麦尔满意的,是其中的一个防御魔法。

    圆月之盾。

    这意味麦尔终于了有个正式的防御手段,不像之前,只能够使用个压根就算不上魔法的魔力护盾,耗费魔力多不说,防御效果还差。

    圆月之盾是一个由风元素和水元素组成的魔法。

    风元素为主,水元素为辅,能够防御任意元素的攻击,包括纯粹的物理攻击,形成的圆盾在发生损耗时可以不断的通过补充魔力来修复。

    在魔法学徒之中,这算得上一个很不错的防御魔法。

    假如没有特别强的爆发伤害的话,一般是攻不破这个盾的,当然,这是在圆月之盾的施法者魔力充足的情况下。

    正因为这个魔法对于麦尔来说意义巨大,所以麦尔在得到三个新魔法之后最先学习也正是这个魔法。

    粗略上来看,这个魔法的魔法模型是一个球形,但仔细看去,就会发现这个模型是又很多个平行六边形和五边形组合在一起的。

    麦尔突然觉得有点眼熟。

    假如把六边形染成白色,而把五边形染成黑色,那么,就和前世一种特别著名的运动器材联系在了一起。

    麦尔恍惚了一会儿,思忖道:或许是由某些数学上或者物理上的规则造成了这次巧合。

    稍稍跑偏了一下,麦尔随即开始构建模型。

    先是构建六边形,之前在构建移形换影的时候有过类似的经验,所以六边形的构建在麦尔手中变得很快,也不费什么力气。

    接下来,则是将这些六边形拼接成一个球形。

    相对来说这是一个比较困难的过程。

    因为在底部,和最底那块六边形连接的那一部分角度特别倾斜,不好控制,而且角度一旦没有控制好,剩下的部分就更加不好组合在一起。

    来来回回拼了三遍,麦尔终于放弃了这种靠感觉的拼接方式。

    这次和前几次都不同,三维的模型,而且还不是球形,这就会显得很难靠感觉去把握。

    得精确的测量才行。

    想到这里,麦尔突然眼睛一亮。

    既然要精确的测量,那自己给它精确的测量不就行了,没有尺子,自己创造出来一把就好了,而且创造一把量角器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一个半圆,一百八十度,中间是九十度,再分一半则是四十五度。

    六边形和六边形的角度,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在一百三十八度左右,而六边形和五边形之间的角度应该是在一百十四三度左右。

    九十加上四十五,等于一百三十五度,再加上一点点,就差不多一百三十八度。

    嗯,就按照这个方法来,一个一个面按上。

    事实证明麦尔的这种方法是很有效果的。

    尽管量角器并不算精准,六边形和六边形的角度也不该是一百三十八度整,但稍稍的偏差还是在魔法的允许范围之内的。

    不多时,一个完成的球形就构建成功了,结构稳定。

    接下来,只要往里面灌注一些水元素就可以了。

    这最后一个过程必不可少,但并没有什么有难度,很快,一个全新的魔法模型便在麦尔的精神海中形成。

    魔法模型变成了六个。

    “麦尔,我要出去旅行了。”翌日,雷恩突然来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