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奥术徽章 > 第四十九章 芙蕾雅的信
    麦尔大概知道枫叶林小镇的官员们可能不太干净,但他并不打算去揭穿,因为这么做并不符合麦尔的规划。

    作为一个魔法师,麦尔的一切都是以提高自己的魔法水平,争取早日达到正式法师为主。

    而且对于提升魔法等级有助力的金币,枫叶林小镇作为一个名副其实的小镇,就算麦尔将其每年的收入全部都掌握在自己一个人手里,也不会有太高。

    约莫着不会超过一千金币。

    麦尔现在小说收入的零头在这半年之内就已经超过这个数目了,这意味着哪怕是经过一番权利争斗而拿回自己的权益,收获却不会很大。

    权势,这东西同样没有意义。

    再加上麦尔前几天从魔法学徒聚会中得到的一个魔法国度的消息,就更加让麦尔不会将时间浪费在和这些人做斗争上。

    拜占庭公国紧靠着奥尔良公国,而奥尔良公国的另一边则是一个靠海的国家,名字叫做康斯坦汀公国,在这个康斯坦汀公国沿海的城市中,有一个城市名叫贾森堡。

    贾森堡里有一个魔法师接应站,这是海对面的魔法国度给神殿统治下魔法师提供的一条通往他们国度的道路。

    一年以后,这条道路将会开启一次,而等到下一次开启,则是四年以后了。

    这也就意味着,如果麦尔一年后的这次不能够搭上那条船的话,就得等到四年以后,这四年恰好在一个年轻魔法师的黄金时期。

    神殿统治下的地区难以获得魔法材料,也就意味着难以提升自己,如果四年都在这种条件下度过,便相当于是是浪费了四年的时间。

    而对于一名年轻的魔法师来说,浪费了黄金时期的四年,对于以后的的魔法道路是极为不利的,很有可能便会在某一道关卡上跨不过去。

    麦尔当然不会浪费这个时间,所以这注定了他在枫叶林小镇呆的时间不会超过一年,为了区区一年的收入而浪费时间在这些官员身上,简直就是浪费生命。

    事实上来说,在得知了那个消息之后,麦尔甚至觉得连自己建设院子的时间都是浪费的。

    当然,院子还是得建好一点,起码得做出样子来,不然西林小镇那个副主教本来就对自己充满怀疑,看到自己奇怪的举动,怀疑只会更甚。

    说不得什么时候就采取了一些不正当的手段来审问自己。

    有一句话说的好,宁错,不放。

    由于这个消息的到来,麦尔不得不改变自己之前的一些计划,原本是想着慢慢晋升为正式魔法师,然后再游走去其他国家,寻找魔法师的消息。

    但现在的话,就不必要去寻找什么其他魔法师的消息了,正式法师,能在这一年之中晋升就晋升,晋升不了,也没有关系。

    对于现在的麦尔来说,最重要的不是魔法等级的提升,而是安全的走到贾森堡。

    奥尔良公国肯定还在通缉自己,那么想要光明正大的从奥尔良公国穿越过去显然是不现实的,得想个办法才是。

    一,可以易容。

    但易容也不保险,说不定他们有其他的检查手段。

    可该怎么样才会让他们不会再关注自己呢?

    除非,自己死了!

    等等,装死或许会是个不错的选择,自己假装死亡,那么奥尔良公国的人就不会再将注意力放在自己的身上。

    而且,自己假装死亡,那么以后就算自己魔法师的身份暴露,那么肯定也不是现在这个身份暴露为魔法师。

    这样一来的话,也就不会牵连到了自己现在的朋友。

    雷恩,艾丽,还有远在落日小镇的莎莉,他们都不会受到牵连,不会被教会盯上,而公主的话,教会就更加不可能因为丁点的猜疑而怀疑。

    所以,自己可以先出去旅行一遍,探探路,然后剩下的半年时间用来穿过奥尔良公国和康斯坦汀公国。

    而且,外出旅行,或许还能够遇到更多更好的魔法材料。

    嗯,可以先着手准备了。

    就在麦尔思考以后路线的时候,一只信鸽落在了麦尔的阳台上。

    汤姆轻轻一扑,就将信鸽给捉住,然后张口就准备给信鸽的脖子上来一口,还好麦尔眼疾手快,将这只信鸽给夺了过去。

    汤姆不满的喵了一声,然后跳下阳台,去逗弄两只小猎犬了。

    麦尔取下信,打开。

    信是芙蕾雅寄过来的。

    “麦尔,首先恭喜你成为了一名,名副其实的领主,另外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你上次帮我参考过的那篇故事我又修改了一次,然后投稿给了洛伦·安德森。”

    “洛伦大师亲自给我回了信,说我的故事已经达到标准,将会在下一期洛伦·安德森上发表,并且还给予我鼓励。”

    “……”

    “我很高兴,不过,这都应该感谢你,你真的帮了我很大的忙。”

    “另外,下个月王宫会举办一次晚会,我想邀请你做为我的舞伴,你愿意来么?”

    麦尔眉头微微一挑,其实他在芙蕾雅的故事中并没有帮上太多的忙,很多时候只是稍稍提出些意见,芙蕾雅便能马上意识到问题所在,然后修改。

    这说明芙蕾雅本身便有天赋,只是因为时间的缘故,所以才显得稚嫩。

    便是没有自己的帮忙,芙蕾雅迟早也能够在洛伦·安德森上发表,只要她能够坚持的话。

    只是,芙蕾雅最后的这个邀请是什么意思?

    晚会的舞伴?

    一般来说,王宫举办的晚会都是比较正式的,而公主的舞伴肯定也是经过精挑细选的,但现在芙蕾雅却选择了自己。

    难道说……?

    不,应该是自己想多了,只是单纯的朋友之间的邀请而已。

    人生有三大错觉,第一,手机在震动,第二,有人敲门,第三,她喜欢我。

    麦尔使劲摇了摇头,将脑子里面这些奇怪的想法给抛出,暗想自己肯定是因为上次看到了芙蕾雅精心打扮的模样受了震动。

    然后一颗说不上年轻的心居然躁动起来了。

    这很不应该,自己的心,应该一直向着魔法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