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奥术徽章 > 第四十四章 神明赐下的真言柱
    麦尔被卫兵给带到了大厅,康迪侯爵府的使者似乎已经在此等候多时,见到麦尔到来之后露出一个满含深意的笑容。

    使者大概是觉得大局已定,拜占庭公国不可能会在康迪侯爵府以及奥尔良公国的面子下去保护一个区区少年。

    也就是说,自己这次的任务已定可以圆满完成。

    而至于眼前这个少年到底是不是真的有罪,使者并不关心,他只知道,自己这次任务完成之后得到不菲的嘉奖。

    “经过司法部综合商定,此次案件存在疑点,故,双方需要前往神殿进行裁定。”

    使者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这司法部的人什么情况,不是都已经说好了的么?不是说今天就让自己将人给带走的么?

    前往神殿进行裁定是个什么情况?

    难道自己送出去的钱都白瞎了?

    还是说这些人贪心不足?

    “我反对。”

    使者脸色阴沉的看着眼前这个官员,昨天晚上,自己最大的一笔支出就是在这名官员的身上,使者想听到一个解释。

    “难道我提供的证据还不足以证明这家伙是个杀人犯么?难道你们在质疑我们公国提供的证据?你们这是在破坏两国关系。”

    官员看了使者一眼,面无表情道:“你们提供的证据无法证明麦尔·格林是一位杀人犯,为了能够让事实清楚,我们特意请来红衣主教做真言术测定。”

    “你难道不相信神明?”

    使者顿时噎住,他恨恨的盯着官员,冷哼了一声,心中暗道:若是放在本国,你这种小官员,敢对使者说这种话,本使者直接就冲上去打你一顿。

    收了钱,不干事,还敢找麻烦,简直就是找死!

    不过此刻,身在邻国,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还是先将这口气给咽下,任务要紧,至于去神殿对质,对质就对质。

    根据证据显示,这位不受侯爵看中的儿子确实是犯下了罪行无疑,在真言术之下,更加能够证明他的罪行。

    到时候,自己照样能够将这家伙给带走。

    抱着这样的心思,使者点了点头。

    一小队卫兵带着两人和官员来到了王城神殿的一处偏殿所在,大厅空旷,只有一个红袍老者站在大厅正中。

    一根石柱直立,散发圣光。

    老者看了众人一眼,随即道:“未免邻国使者觉得我国存在偏袒,所以这次的真言术我就不施展了,真话假话,由这根真言柱来判定。”

    “就这根石头?”使者有些不信。

    “放肆!”官员顿时狠狠的瞪了使者一眼,道:“这可是神明大人亲自赐下的神柱,无论是何种谎言都无所遁形。”

    “只要有人说慌,石柱便会变色,从未失灵,你竟然敢怀疑神赐下的神柱!”

    使者却还是不信:“我想试试。”

    “你!”官员怒极。

    红衣老者淡淡的看了使者一眼,道:“让他试。”

    使者略有得色的看了一眼官员,随即走到了石柱前,就看到石柱一会儿变红,又一会儿变白,来回切换。

    “好了,可以了,我相信了。”

    红衣老者点了点头,随即道:“既然如此,那你们两个就开始对质吧,双方之间的问答慢些,不要到了事后说没看清楚。”

    使者开始提问。

    “麦尔·格林,三年前,初阳节前夜你是否在深夜时离开了侯爵府?”

    麦尔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道:“是。”

    初阳节前夜麦尔的确在午夜的时候出了门,那是因为有个人送来信说有麦尔失踪已久母亲的信息,让麦尔午夜前往相会。

    但麦尔前往之后,却没有发现那人,只能失望而回。

    使者面有得色。

    “麦尔·格林,在回侯爵府的路上,你是否看见了一个醉汉?他叫做比利·科莫多。”

    麦尔继续回忆起来,那一夜回的路上确实看见了一个人影,不过自己可不认识那人,更加不知道那人叫什么名字。

    “我确实遇见过一个人,不过我不认识,更不知道他的命字。”

    使者更加笃定。

    “麦尔·格林,那一夜你是不是带了一柄匕首出门?”

    麦尔点头,会面一个不认识的人,自然要带点防身用具。

    这三个问题,麦尔都没有说谎,因此石柱的颜色一直都未曾变化,一直是白色,淡淡的圣光缭绕在石柱上。

    使者看了官员一眼,脸上的得意写在脸上,道:“我没有什么问题了,这三个问题和证据一一契合,足以证明麦尔·格林就是杀害希莫斯伯爵女儿的凶手。”

    “好了,现在对质完毕,可以让我将凶手给带回到奥尔良公国接受审判了吧。”

    红衣老者面无表情。

    官员面有不甘。

    “等等。”麦尔看向一脸得意的使者,道:“我的确在那一夜出去过一趟,并且带着武器,但我想这和我犯下杀人罪过并没有什么关系吧?”

    “如何没有关?正是你因爱生恨,故带着匕首将希莫斯伯爵的女儿杀死,比利·科莫多就是人证,那把匕首就是物证。”

    “人证物证齐全,你还想抵赖不成?”

    麦尔摇了摇头,道:“我做过的事,不会抵赖,不是我做的,我也不会承认,我不知道你们用了多少手段去让那些虚假的证据成立。”

    “既然有真言柱在这里,那我们来点简单的。”

    说完之后,麦尔上前走到了真言柱前,大声说道:“我麦尔·格林,向神明大人发誓,我从没有杀害过希莫斯伯爵的女儿。”

    真言柱颜色不变。

    “如你所见,真言柱的颜色没有变化,我并没有说谎,我不是杀人凶手,至于你之前列举的那些证据,我想你自己更应该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使者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

    “这,这怎么可能?你说的怎么可能是真话,明明认证和物证都齐全的!这怎么可能?”

    红衣老者看了双方一眼,道:“结果已经出来了,那你们就离去吧,伪造和诬陷同样是罪过,而且你们还浪费了圣光的力量。”

    官员不屑的瞥了使者一眼,道:“麦尔先生无罪,你可以回去了,另外,你的所作所为我会如实的禀告国王陛下,相信你们国王也不会纵容这种事情发生的。”

    使者面色一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