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奥术徽章 > 第四十三章 康迪侯爵府来人
    作家评审大会过去已有月余,麦尔的名字也由少数故事的喜欢者知晓变成了这个国家大部分人都知晓,葛朗台大师的名字

    年仅十六,就在洛伦·安德森上发表多篇小说,写出大师级作品,获得年度最佳短篇小说和年度最佳新人作家大奖。

    这几项单独拿出来一项,都不会引起多大的关注,但当这些都结合在一起的时候,则就相当于是在文学界创造了一个奇迹。

    因为,哪怕是这个国家当前最伟大的作家,其年轻时都未曾达到过这样的高度。

    但麦尔没想到的是,最先来拜访自己的并不是热情的读者,也不是对自己抱有美丽幻想的贵族漂亮小姑娘,而是一队卫兵。

    “麦尔·格林,奥尔良公国,康迪侯爵府起诉你犯有谋杀罪,希望你能够跟我们走一趟。”

    或许是有了声名,卫兵比麦尔想象当中的要客气得多。

    听到康迪侯爵府的时候,麦尔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他都已经逃离了那个国家了,不想到对象派杀手追杀自己不说,竟然还向拜占庭公国起诉自己?”

    “难道身为一个贵族,已经可以不要脸到这种程度?以别人的罪名强加在自己身上,还光明正大的来邻国起诉,就不怕被邻国笑话么?”

    麦尔迟疑了一会儿,随即问道:“你们要带我到哪里去?”

    “王国司法部,麦尔先生放心,我们司法部不会让任何人受到诬陷的,只要康迪侯爵府的证据不足以对麦尔先生进行起诉,麦尔先生就可以回来了。”

    证据?贵族最善于的就是制造伪劣证据了,麦尔才不敢将自身的性命寄托在别人的公正和敌人制作假证据出现差错的情况下。

    “我能先写封信么?”

    “请便。”卫兵做了个请的手势。

    麦尔点了点头,随即快速写了张纸条,然后迅速的向花猫看了一眼,之后,麦尔才跟着卫兵出了房门。

    时隔一个月,麦尔再一次来到了王城。

    而就在麦尔离开后的不久,花猫叼着信纸在街道上飞快的行走着,不一会儿,来到了一处僻静的院落,然后一跃入墙。

    一双手轻轻的将花猫给接住。

    “小调皮,又来蹭吃的吗?”双手的主人是个漂亮的少女,身穿一袭骑士铠甲,看起来英武逼人,巾帼不让须眉。

    正是拜占庭公国的小公主。

    花猫舒服的蹭了蹭,才想起来麦尔交代的事情,连忙将嘴里叼着的信纸放到了公主的手中,然后喵喵叫了两声。

    公主接过信纸,眉头马上就皱了起来。

    麦尔认识的人不多,能在一国司法部说得上话的尤为少,洛伦大师或许算一个,但洛伦大师和王城没有瓜葛,而且麦尔也不想让洛伦大师担心。

    艾丽和雷恩虽然都是贵族,但在司法部面前,只是小贵族。

    所以麦尔就只能写信给见面次数其实算不上很多的公主,希望公主能够在国王面前施加些影响力,能够让案件得到更加公平的判定。

    否则一旦被确认为有罪,那么自己势必就要被康迪侯爵府的人带回奥尔良公国,假如自己不想坐以待毙的话,那么就得在半路上逃走。

    而想要在半路上逃走,势必就得暴露魔法师的身份。

    魔法师的身份一旦暴露,自己就将面对神殿的追杀,区区一个高级魔法师学徒想要在这种情况下生存下来,难于登天。

    司法部对麦尔还算客气,并没有将麦尔带入到牢房中,而是带到了一处偏殿,这里是司法部的办公场所之一。

    “麦尔先生,在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还请你暂时先待在这里,不过你放心,我们会很快将事情弄清楚的。”

    麦尔被留在房间中,门外有两个守卫。

    对于这种情况麦尔对司法部倒没有什么不满的,只是,对于那位远在邻国的父亲,那个曾经的家却越发的痛恨起来。

    同样是他的儿子,自己和另外一个人在他的面前的待遇却完全不同,不管是平时享受的资源、还是给予的亲情,都远远不如。

    另一个儿子犯下罪,却要自己去定罪,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自己为此出逃,结果却派出追兵,想要将自己直接杀死,身为一个父亲,居然对自己的儿子痛下杀手。

    麦尔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做的有多不好,才会迎来这样的结果。

    可好不容易自己逃往邻国,隐姓埋名,将康迪这个姓氏完全抛弃,但就算是这样,那个人还是不肯放过自己。

    居然动用外交手段来逼迫邻国对自己进行审查。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深仇大恨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就在这一刻,麦尔对那个人已经完全失望,既然父亲不认自己这个儿子,那么自己也就没有这个父亲,从此以后,不是父子,而是仇敌。

    生死大敌!

    一只花猫偷偷从窗户的缝隙中跳了进来,因为只是一只花猫,倒没有引起那些卫兵们的关注和重视,直接将其忽略。

    麦尔摸了摸花猫的脑袋,得到了想要的信息。

    公主已经得到了自己的信件,并且愿意帮助自己,就在自己被带往王城不久,公主也启程回到了王城,准备去面见国王。

    作为国王最宠爱的公主,这个忙,国王一定会帮。

    而且,这只是一个很简单的忙,不需要王国做出什么违背原则的事情,只需要让麦尔和邻国使者在神殿进行一番对质即可。

    在真言术的情况下。

    这样的话,两方都不可能说谎,麦尔可以轻易的证明自己无罪,而邻国使者也必须得承认这个事实,没有谁敢质疑神的权威。

    在想到这里办法之前麦尔也是稍稍有些感慨,魔法师和教会势同水火,但自己现在居然要依靠神殿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这简直就是一个讽刺。

    不过,这确实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这里是神殿范围之内,最权威的当然就是神明,假如在一个魔法师统治的国家,那就不太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