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奥术徽章 > 第三十四章 骑士信仰的坍塌
    四天之后,克林顿在地牢里看见了阿克利的尸体,那个曾经守护着西林小镇夜晚的男人,那个在老主教身亡之后将要远行的男人。

    一阵脚步声传来,克林顿连忙躲到了一边。

    两个身影并排而来,一个是新晋的主教,另一个,是新晋的副主教,原来的莱德利牧师,身后还跟着一个神殿的侍卫。

    侍卫拿了钥匙,将地牢的大门打开。

    “守夜人?神殿从来都不需要这东西。”新主教看了地牢里的尸体一眼,随即对旁边的莱德利道:“莱德利,看来去了王城一趟,你的实力的确大有长进。”

    “主教过奖了。”莱德利欠了欠身子,道:“不过只是区区异端,在神的光辉之下,自然没有办法和我这名神的仆人抗衡。”

    新主教突然笑了笑,道:“莱德利,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名应该不是普通的异端吧,我记得你们当初可是合作过不少呢。”

    莱德利面无表情,道:“老主教脑子糊涂,加上此名异端确有几分本事,能让他在死亡之前为神做一些事情,也是他的光荣。”

    “说的好,不过我记得他最近似乎好收了一位弟子,你打算怎么处理他?”

    克林顿突兀的紧张了起来,因为他知道新主教口中的异端弟子应该指的就是他,尽管他未曾涉及魔法,但现在的情况,显然已经不是魔法不魔法的问题了。

    莱德利皱了皱眉头,道:“那人只是一个骑士而已,和阿克利并无太多关系。”

    新主教笑容收敛了起来,道:“凡是涉及到异端的,我们都不能大意,异端是最擅长蛊惑人心的,一个骑士而已,西林小镇还损失得起。”

    克林顿的心沉到谷底,他明白新主教的意思,不管自己有没有学习魔法,都要将自己给杀死,就因为自己曾经和阿克利接触过。

    仅仅只是因为接触过,就问都不问便要将自己杀死?

    难道自己的性命就这么廉价?

    克林顿一直以来在神殿和骑士精神之中熏陶出来的价值观突然有了一丝变化,这个世界好像和自己以前所见都有所不同。

    神殿,不是正义和善良的代表么?

    异端,不是邪恶的化身么?

    为什么阿克利会守护西林小镇多年?

    为什么新主教和莱德利会杀死一个有功之臣?为什么他们连自己都不放过?这可是神殿的主教和牧师啊,为什么会这样?

    难道阿克利之前说的那番话都是真的?

    难道神真的只是一个假象,所有的一切都是政治和势力的斗争,神殿也没有比异端神圣到哪里去?所谓异端,只是一个骗局?

    克林顿不敢再暴露于人前,他悄悄从马棚去了阿克利留下的魔法书,随即永远的离开了西林小镇,他的心很乱,他想要去寻找真正的答案。

    可是,又能去哪里寻找?

    主教办公室。

    莱德利向主教欠了欠身子,道:“主教大人的猜想没有错,那名小骑士果然已经陷入到了异端之道,属下动手迟了,让人跑了。”

    主教摆了摆手,道:“算了,跑了就跑了吧,一个小骑士,翻不起浪来,加强一下对西林小镇的排查,争取将所有的异端都找出来。”

    “是!”

    ……

    ……

    主教对逃跑的小骑士不在意,但莱德利却不会真的不在意,日落时分,一支神殿骑士小队出了小镇,向西而行。

    夜晚。

    克林顿神色猛的一变,一脚将火堆熄灭,然后飞快的退入到黑暗当中,下一刻,两个身穿盔甲的骑士出现在了火堆前。

    “火堆刚刚熄灭,应该还没走远。”

    “追!”

    但就在这个追字才刚刚落下,一柄利剑突然刺穿了他的喉咙,让他剩下的声音都永远的死在喉咙里,捂住脖子,骑士不敢的倒下。

    另一个骑士反应飞快,长枪刺出,竟是不管队友的伤危,在觉察到克林顿的位置之后,连同着将自己的队友都刺穿。

    克林顿没有料到对方如此心狠,始料不及,等到要躲开时,长枪已经刺来,只能强行将自己的身体移开一小段距离。

    枪尖刺中了克林顿的小腹。

    剧烈的疼痛刺激着克林顿,更激发了克林顿试炼时斩杀无数强盗的凶横气息,躲过枪击之后,不退反进,一剑将对方的胸膛给刺穿。

    眨眼之间,追击的骑士便已经死了两个。

    但对于克林顿来说,真正的生死危机,正要到来,因为他已经暴露了位置,而还有三个敌人未曾现身,更加强大的敌人。

    今晚注定了会是一场恶战。

    克林顿抽过骑士的长枪,一手持剑,一手持枪,正对着黑暗。

    三个骑士从黑暗中走出,其中两个一左一右分别向克林顿逼近包裹,而另外一个则双手抱胸,似乎对一切已经胸有成足。

    克林顿认识这个人。

    鲁夫,绰号屠夫,在神殿骑士中担任先锋小队长一职,真实实力深不可测,只因手段过于血腥暴烈,才一直屈于小队长的职位。

    “上!”

    鲁夫一声令下,两名骑士同时而动,脚下一蹬,当即便是两柄长枪直直的朝着克林顿的身体刺来,一根刺向头部,一根刺向胸脯。

    两人本就是队友,合作过无数次,一下手,就几乎将克林顿的所有退路都给封锁。

    假如克林顿是未曾试炼之前,这一下,就已经死了。

    但在和落日小镇周围强盗对敌的过程中,克林顿遇到过比这更加危险的情景,侧身,旋转,惊险躲过两杆长枪。

    而且还没有完,就看见克林顿一个矮身,猛的往左边一蹿,同时手中长枪猛的掷向右边,长剑一个回转,划过左侧骑士的脖颈。

    再然后,克林顿右手一扯,利用捆绑在长枪的布条将长枪给扯回手中,反冲的力量让克林顿也向右移动了一大段。

    身形逼近右侧骑士,再一次发动进攻。

    就在这时候,克林顿只感觉到一股烈风猛的向自己扑来,想也不想,立刻就放弃了绝佳的进攻机会,飞快躲过。

    一抬头,就看见鲁夫提着一柄巨斧,用力劈砍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