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奥术徽章 > 第三十三章 守夜人的低语
    “阿克利,我想知道是谁做的。”年轻的骑士没有回头,但已经觉察到身后的来人。

    阿克利没有马上回答,而是走到了墓前,和年轻的骑士并排的位置,道:“老主教是个好人,可惜,好人一般都不会活得太久。”

    克林顿皱了皱眉头,对阿克利的回答很不满意。

    阿克利看了克林顿一眼,道:“我也不知道是谁做的,不过能够在神殿之中刺杀一名主教并且成功之后还全身而退。”

    “这绝对不是一个普通人能够做到的。”

    “异端?”

    阿克利突然笑了笑,道:“你觉得西林小镇会有这么厉害的异端吗?老主教的实力深不可测,纵然这些年因为生病而实力大减,但也不是普通的异端能够刺杀的。”

    “老主教当年可是曾经达到过红衣主教的层次,相当于八级大魔法师。”

    克林顿皱眉道:“可是,除了异端,又有谁对主教大人下手?”

    阿克利摇了摇头,道:“权利和政治远远比你想象的要复杂,你以为魔法师就一定代表着是邪恶?牧师就一定是光明?”

    “在遥远的海的那边,有一些完全由贵族和魔法师统治着的国家,那里的平民却并非如神殿所宣扬的一般生活在黑暗当中。”

    “相反,由于魔法给他们带来的便利,以及他们对人性根本的追寻,那里的人们生活比我们这边还要好上一些。”

    克林顿不信,道:“异端的子民怎么可能会比神的子民更幸福?”

    “你没有见过,当然可以不信,我也不需要说服你。”阿克利轻笑了一声,道:“当然,魔法师里面也有着很多邪恶的存在。”

    “有些是人性坏了,有些则是根本的疯子,他们拿人的身体做研究,做魔法材料,甚至会对活人下手。”

    “特别是在神殿的势力范围内,他们获取魔法材料的手段大幅度减少,就只能够用这种邪恶的方式来获取魔法上的进阶。”

    “我之所以会来西林小镇当守夜人,一方面是因为我看不惯这些人,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老主教曾经救过我。”

    “那时候我还只是一名普通的魔法师,被神殿的人员发现,瑟瑟发抖,但老主教却从即将杀死我的牧师手中将我救了下来。”

    “他说,决定一个人善恶的不是力量,而是心,我的心未坏,所以他给我机会,然后我就在西林小镇驻守。”

    “算一算,已经有十年了,过的可真快啊。”

    克林顿对阿克利这一番话有些接受不太了,主教怎么可能会接受一个异端作为手下?而且这个异端似乎对神并没有什么好感。

    似乎是觉察到了克林顿的表情,阿克利笑了笑,道:“临走之际,话有些多,不过这西林小镇,我这些话也只能跟你说说了。”

    “老主教身亡了,那我也是时候离开了,尽管我这一生并未害过一个凡人,也为西林小镇做过无数贡献,但可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我的。”

    “我要走了,对了,你有魔法师的资质,我本来是想让你也成为魔法师的,毕竟魔法师的力量还是很强的,但现在却没这个机会了。

    “我留下了一些魔法师书籍,就在练习场的那个牲畜棚中,你要是觉得凡是涉及到魔法的东西都是邪恶的,那就烧了吧。”

    “要是你认同决定一个人善恶的是心而不是力量,那你可以尝试一下,算了,还是不要尝试了,西林小镇应该不会再有老主教这种好人了。”

    “让你学,其实也是害了你。”

    阿克利走得很快,在克林顿尚没有回过神来,阿克利的身影就已经消失得一干二净,墓园里仿佛未曾出现过这个人。

    克林顿看着主教的墓,又看向四周,阿克利的话对他震动很大,让他的脑子很乱,一些已有的观念似乎正在破裂。

    但克林顿明白了一点,刺杀老主教的并非可能是异端,还有可能是其他人,贵族,或者干脆是神殿的其他神职人员。

    难道神的信徒也会如此下作吗?克林顿不明白。

    ……

    ……

    麦尔的《鲁滨逊漂流日记》正式结束,这是一个不那么具有深意,但故事性却非常好的故事,吸引的主要对象一般是那些正值青春的少年。

    爱探险的少年。

    本来身处在他们这个年纪,就特别喜欢幻想,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但被家中管束着,他们却只能在邻近走走。

    《鲁滨逊漂流日记》却让他们看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一个人的小岛,只有一柄刀,岛上有凶猛的怪物,毒蛇猛兽,却也有美味的水果,香喷喷的烤肉,还有听话的野人。

    这简直就是个有趣的生存游戏。

    少年们最喜欢的不就是游戏么?

    在看到《鲁滨逊漂流日记》之后,这些少年立刻就被这个故事给俘虏了,成为这个故事的忠实读者,甚至还时时刻刻想着,要是自己也沦落到那样的一个小岛上,该是如何?

    应该会比鲁冰逊做得更好吧。

    杀野兽,吃烤肉,砍树,吃水果,建房子,驯化野人,带领一支野人军队将附近的小岛全都给占领,然后自立王国。

    这该是多么刺激以及波澜壮阔的人生!

    少年似乎只想到了成功,却没有去关心那些在成功道路有可能遇到的危险,比如说没有将岛上的野兽给干翻,反而被野兽给干翻。

    比如说岛上没有神殿,生病之后无药可医。

    还有其他其他更多更多的东西。

    少年们拼了命似的想往外跑,父母却拼了命的想要拦住,两方之间必然的就会爆发起一场又一场的矛盾,一般来说,这种情况都是以父母的胜而告终。

    但也有例外,少数几个少年就还成功偷跑了出去,这其中有平民之子,也有商人之子,甚至还有贵族之子。

    但他们都有同一个身份,非常具有勇气的探险者少年。

    麦尔的笔名再一次在人们口中被反复交谈,有崇敬的,有鄙夷的,有喜欢的,有愤恨的,有赞赏的,有嫉妒的,葛朗台大师的名声再一次被打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