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奥术徽章 > 第三十章 莱德利的怀疑
    西林小镇神殿主教遇刺身亡,原本的副主教成为了新的主教,莱德利牧师的职位也得到了上升,成为了一名副主教。

    而原本的主教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对整个西林小镇进行彻底的排查。

    神殿的牧师们和教士们组成了小队,挨家挨户的询问探查,以观察有没有异端留下的蛛丝马迹,以此来获得异端踪迹。

    麦尔家,是莱德利牧师不,应该说莱德利副主教亲自来的。

    本来这种事情是不需要副主教亲自动手的,但莱德利对麦尔一直持有怀疑,如今更是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做正当的查询,哪里会放弃。

    莱德利目无表情,道:“麦尔,昨天晚上至今天现在的这段时间你都在哪里?”

    麦尔皱了皱眉头,对莱德利的语气感到微微不舒服,眼前这个牧师似乎是已经将自己当成了异端一样质问。

    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这个牧师态度还很平和,难道是自己被发现了什么?

    不过这不可能,神殿可不是具有什么高尚品格的机构,只要稍有怀疑,就能够立刻采取各种各样的手段进行明里及暗里的调查。

    而且神殿的调查手段也一向以不讲道理为主,稍露马脚,几乎就不会有被漏查的机会。

    难道是自己不小心得罪这位牧师?不,新晋的副主教了?

    不过也不可能啊,自己一向本分,几乎不惹事,就算是今天和那些个泼皮作家来的一场文学上的决斗,那也是逼不得已的情况下。

    “我昨天晚上一直待在家中,今天上午也在家中,下午去了一趟比萨图书馆,回来之后就一直没有再出去过。”

    莱德利开口道:“据我所知,你已经不在比萨图书馆工作,为何还去比萨图书馆?”

    麦尔的眉头皱的更紧,这家伙居然连自己不再比萨图书馆工作都知道了,看来这家伙或许注意自己的时间已经很久。

    还好自己谨慎,不然只怕命危矣,这般看来,很有可能自己上次前往枫叶小镇时觉察到的跟踪者就是眼前这个莱德利牧师。

    “我前往比萨图书馆,是因为有件事情需要洛伦大师来做个见证。”

    “什么事情?”莱德利继续逼问。

    麦尔看了莱德利一眼,道:“前些天我收到了一张请柬,是一个贵族举办的晚宴,邀请了不少作家前往聚会,我那一夜刚好有事,所以没去。”

    “然后这些人就开始造谣说我骄傲自大,看不起他们,不尊重前辈,接着又聚集了一群人堵在我的家门口。”

    “我没有办法,只能够应下他们的决斗,去比萨图书馆,是为了让洛伦大师和作家协会的副会长做裁判。”

    麦尔的解释毫无缝隙,因为这本身就是事实,莱德利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因为他也觉得麦尔不可能说谎,因为这种事情如果是谎言,那么一戳就破。

    但尽管这样,莱德利还是不死心。

    “昨天晚上你说你在家休息,可有人作证?”

    麦尔只觉得好笑,自己就一个人居住,独处在家,哪里能找得到什么人证?问这种问题还不如直接诬陷自己就是凶手来得痛快。

    不过,等等,似乎还真的有。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那群作家昨天就已经有好几个堵在我家门口了,他们应该知道我昨天下午就一直没有出去过。”

    “我早上出门,他们也应该是看见的。”

    没有从麦尔这里得到想要的信息,莱德利心中的怀疑却没有削减多少,但他也不可能无止境的盘问着麦尔。

    在认真打量了一眼麦尔的家中部署后,莱德利才走向了下一家。

    麦尔看着莱德利的背影,脸色阴沉,他不明白自己到底是什么地方引起了莱德利的怀疑,但麦尔明白,自己已经进入了莱德利的视线,以后必须小心才行。

    花猫从窗户中跳了出来,一脸的兴奋和满足。

    对于花猫来说,被契约成为魔宠,除了刚开始的一段时间难以接受之外,适应了这个身份之后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不用再自己寻找食物,有更加温暖的被窝,自由度虽然略有减少,但还是能够出去招惹那些漂亮的小母猫。

    生活,还是一样的乐趣无限。

    嗯,除了有时候得替那个名义上的主人干点活之外,这是唯一的坏处。

    麦尔打算近段时间不再参加西林小镇的魔法师聚会,也不出去寻找什么魔法材料,而是专心冥想,将境界给稳固。

    另一方面,则是尽可能的打消神殿对自己的怀疑。

    隐藏身份,对于一个居住在神殿势力范围内的魔法师来说,远远比实力重要。

    另外,花猫也是一个能够泄露自己身份的方面,得好好管教一下这只花猫,不能让它在神殿人员的视线范围内经常出现。

    否则一旦花猫暴露,那么自己也必然跟着暴露。

    被约束了活动范围和活动时间,花猫有点不情愿,不过它也不是不懂理的,它若是被神殿的人员发现,一样是死路一条。

    麦尔从冥想中睁开眼睛,想了想,走到了书桌前,拿起笔。

    《动物庄园》是一本极具寓言讽刺效果的小说,但只从表面看来,却是一个有趣的,充满想象力的动物故事。

    故事主要描述了一场“动物革命”的酝酿,兴起,巅峰,以及最终畸变。

    农场的动物在庄园主的血腥压迫之中奋起反抗,猪成为了其中的领导者,动物们成功的赶走了庄园主,实现了动物们自己当家做主的愿望。

    庄园改名动物庄园,奉行“动物一律平等”。

    但在之后,两只处于领导地位的猪为了权力而互相倾轧,斗争,胜利者的一方宣布另一方是叛徒、内奸。

    此后,获取了领导权的猪拥有了越来越大的权力,成为新的特权阶级;动物们稍有不满,便会招致血腥的清洗。

    动物们的反抗最终导致他们落入了更加悲惨的状况。

    麦尔才刚刚写了个开头,便有一张请柬送达,这一次麦尔拒绝不了,因为这一次请柬的主人并不是普通的小贵族,而是一名王国的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