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奥术徽章 > 第二十九章 神殿的戒严指令
    麦尔看了对方一眼,随即道:“既然如此,那就确定决斗项目吧,裁判就找作家协会的副会长和洛伦大师,你有没有什么意见?”

    “不行,谁不知道你是从比萨图书馆走出来的,洛伦大师说不定会偏袒你。”一个矮瘦的小个子跳了出来,第一个反对。

    但马上他依旧意识到了不对劲,因为不仅麦尔,就连和他一起来的这群人都用一种很鄙视的眼神看着他,他心里噶噔一声。

    “放肆,洛伦大师岂容你来污蔑。”还不等麦尔说话,和麦尔决斗的大胡子就第一个一脚将那小个子给踢倒在了地上。

    然后又转身对麦尔道:“我没意见。”

    一行人浩浩荡荡出发去了比萨图书馆,洛伦大师正在和作家协会的副会长叙旧,听到了这么一则决斗信息,顿时面面相觑。

    作家决斗,赌注还这么大,几百年来也难得一见。

    洛伦大师哭笑不得:“想不到这小子性子里面还有这么暴烈的一面。”

    协会副会长道:“应该是那一伙儿人着实惹他惹得不轻,那一群人也真是的,从不想着如何提高自己,只想着别人跌落,也该是有人给他们一些教训了。”

    等洛伦大师和协会副会长出来以后,麦尔和大胡子已经站定,而那群簇拥着而来的名义上的作家也端正身姿,和之前判若两人。

    “你们想要比什么?”

    麦尔看向大胡子:“决斗是你们提出来的,题目也由你们定吧。”

    大胡子本着有便宜不占白不占的心理,点头思忖了一会儿道:“我选诗歌。”

    按照大胡子所想,麦尔连番写了好几个不错的小说,假如比小说,他肯定是不如的,但诗歌却需要生活得沉淀,而麦尔又从未写过诗歌。

    选择这个话,赢面要大上许多。

    洛伦大师皱了皱眉,因为他也从未见过麦尔写过诗歌,眼前这人把诗歌作为题目,想是之前对麦尔研究过的。

    明知道麦尔在没有诗歌经验的情况下,还选择诗歌作为题目,居心险恶,洛伦大师一下子就将大胡子的评价降到最低。

    只是洛伦大师身为裁判,却也不好反驳。

    “麦尔,你可同意?”

    麦尔点头同意。

    洛伦大师眉头微微一皱,却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这是大胡子和麦尔两个人的决斗,既然麦尔都不曾拒绝,那他也不好多说。

    协会副会长开口道:“麦尔,你来定题目吧。”

    麦尔谦让了一次,却不会一直谦让,决斗本来就应该要是一件公平的事情,既然题材由对方来定,那题目肯定不能再让对方定。

    想了想,麦尔道:“夜。”

    “夜?”协会副会长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那你们就以夜为题写一篇诗歌,限时半个小时,都没有什么意见吧?”

    麦尔和大胡子同时摇头。

    ……

    ……

    突兀的,一则小道消息在西林小镇流传了开来,神殿的主教大人被异端行刺,重伤不治身亡,行刺的异端仍在潜逃当中。

    同时的,一则神殿的戒严指令也公示了出来。

    这后一则消息,似乎正预示着前一则消息的真实性。

    西林小镇一下子陷入到了当中,一个主教的身亡,可是件不折不扣的大事,足以让整个西林小镇都震动起来。

    神殿可是一个小镇中最为安全的地方,有着神的庇佑,而且主教大人本身的实力也极为强横,到底要什么样的异端,才能够刺杀一名主教?

    这简直太可怕!

    能够刺杀一名主教,那刺杀平民,甚至是贵族都是一件再容易不过的事情,一时间人人自危,生怕异端的刀落到他们身上。

    但所谓的异端却在一夜之间消失了。

    神殿的人没有丝毫线索,小镇巡逻队也没有丝毫的线索,而且这个所谓的异端也再也没有出来哪怕是犯下一次案。

    仿佛他的目的只是为了刺杀主教,而成功之后立马就离开了小镇。

    同时还有一件事情值得奇怪,西林小镇的主教被刺杀身亡,王城那边却一点反应都无,似乎大主教根本不在乎这件事情一样。

    ……

    ……

    半个小时的时间一到,麦尔和大胡子纷纷递上了自己的诗歌。

    协会副会长和洛伦大师品味了一会儿,随即从旁边叫了个人,让其将麦尔和大胡子的诗歌分别朗诵一遍,以示公平。

    首先是大胡子的诗歌。

    “夜,枯萎的灵魂,漂浮在没有月的夜,我是其中的一个,没有了身躯,任由冷风将我刺穿,刮散,散做一片。”

    ……

    台下议论纷纷。

    ——不想到这大胡子看起来粗狂,这诗歌写起来好挺有意境,我是不如的,看来这次大胡子胜算极大,年轻的天才要陨落了。

    ——确实不错,我还以为我们这次会害了大胡子,不想他还是有几分本事的。

    听到台下的议论,大胡子脸上渐有得色,这可是他思虑良久才做出来的诗歌,如今得到了其他人的认可,自然心中欣喜。

    洛伦大师和协会副会长没什么反应,继续让念第二篇,也就是麦尔所做。

    “河水悄悄流入梦乡,幽暗的松林失去喧响。夜莺的歌声沉寂了,长脚秧鸡不再欢嚷。”

    “夜来临,四下一片静,只听得溪水轻轻地歌唱。明月撒下它的光辉,给周围的一切披上银装。”

    “大河银星万点,小溪银波微漾。浸水的原野上的青草,也闪着银色光芒。”

    “夜来临,四下一片寂静。大自然沉浸在梦乡。明月撒下它的光辉,给周围的一切披上银装。”

    这首诗歌是著名诗人叶赛宁所创作,全诗充满了一种宁静的气氛,将夜的静谧和美丽完全无漏的展示了出来。

    相比之下,大胡子的诗歌只显得无比呻吟。

    协会副会长环视了一周,道:“我相信你们都是合格的作家,而作为一名合格的作家,必要的鉴赏能力也是该有的。”

    “这两首诗歌,孰优孰劣,你们自己应当可以自行分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