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奥术徽章 > 第二十七章 鲁滨逊漂流记
    花猫还在休假中,不见踪影,估计又是去撩拨那个贵族小姐养的名贵品种去了,公的教训一顿,雌的勾搭一下,这就是花猫的悠闲猫生。

    麦尔既然答应了花猫为期一个月的假期,就不会做干涉,而且花猫能够在贵族的猫群中建立关系网,对于情报的打探也是一件好事。

    沉了沉心思,麦尔拿出纸笔,端坐在书桌前。

    考虑再三,麦尔还是决定将《鲁滨逊漂流记》给搬上这个世界,其一,是因为麦尔本身对这个故事很喜欢,其二,是因为勉强也能和自己这次旅行扯得上关系。

    同样是一个人的旅行,不过一个是在野人社会,而一个是人类社会,但对于那些个贵族来说,偏远地区,其实和莽荒之地也差不多。

    第一章,鲁滨逊乘坐的船发生了事故,一个人被海水冲到了一座小岛上,身上的食物和工具都及其有限,要想生存下去,委实不易。

    整整一个星期,麦尔都在修改这个故事,只为了能让这个故事更加贴近这个世界,尽可能不让人对这个故事的来源产生怀疑。

    中间作家协会的人来了一次,是一个颇为年长的老者,大概在协会里担任着一定职位,说是要让麦尔加入到协会。

    对于这个邀请麦尔没有拒绝,加入作家协会,自己的身价将会进一步上升,写出来的故事自然也能获得一个更加优厚的稿酬。

    而要想成为一名正式法师,比成为一名高级魔法师学徒要花费的金币可多多了,便是翻上个十倍也不说定。

    高等级的魔法材料,向来就是昂贵的代名词。

    缴纳了两枚金币的入会费,获得了一套作家协会的专属衣服,以及一个铜质徽章,这是等级最低的徽章,其上相继有银、金等。

    一个星期之后,麦尔拿着写好的稿子再一次进入到比萨图书馆。

    年轻的初级编辑们用异样的眼神看着麦尔。

    这个当初和他们一样,甚至在很多方面还不如他们的少年,现在却已经变成了他们只能够仰望的存在,这种变化让他们措手不及。

    除了雷恩和艾丽,其他人都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去对待麦尔。

    一个十六岁的大师级作者,一个十六岁的作家协会会员,一个十六岁就已经不管是在贵族中还是平民中都名气不菲的少年。

    年轻人是特别不容易服气的,哪怕明知不可敌,也不会觉得自己不如对方,只要给自己时间,就一定能够超越。

    但麦尔和他们之间的差距却太过巨大,这条缝隙足够让他们望而却步。

    既然不能斗志昂扬的来一场战斗宣扬,那软下自己的身姿,来一场讨好怎么样?俗话所得好,只有了解了敌人,才能够战胜敌人。

    假如是在社会中摸爬滚打的经验人士,这样的举动做起来或许会很自然。

    但年轻的初级编辑们不是,他们不屑于这种行为,他们觉得如果这样做了,那么就是一种耻辱,一种一生都洗涮不了的耻辱。

    所以麦尔被所有的初级编辑们注视着,但却没有人上前和麦尔说上哪怕是一句话,而当麦尔的视线投过去时,他们都会马上移开。

    中高级的编辑们看着麦尔,神色也很是复杂。

    “洛伦大师,您好。”麦尔敲门进来,礼貌的打了个招呼。

    洛伦大师点了点头:“坐。”然后又用眼神示意了一下一个放在桌角的包裹,道:“这是你上次的稿酬。”

    麦尔看了一眼,约莫估量了一下,发现比预计的要多。

    洛伦大师注意到了麦尔手中的稿件,开口问道:“又有新故事么?”

    “是的。”麦尔点头道:“我这次在落日小镇呆了差不多两个月,也进山里面走过好几次,有了些灵感,写了个新故事。”

    说着,麦尔将稿件递了过去,道:“还请洛伦大师帮我看看。”

    洛伦大师马上便开始翻看,自上次的《坎特维尔幽灵》之后,洛伦大师就对麦尔有了更高的期待,这是一个能够写出好作品的少年。

    麦尔没有打扰洛伦大师,安静的坐着等待。

    一个中级编辑过来,看了看麦尔,又看了看洛伦大师,对麦尔微微一笑,随即将手中的稿件放在了桌上的一角,不动声色的离开。

    时间过起来很快。

    终于,洛伦大师将稿件合上,摩挲一下,才抬起头看向麦尔:“文笔上没有《坎特维尔幽灵》那么惊艳,但故事性上强了很多。”

    “而且这个故事很有新意,也很能够触动人,不是感动,而是感受到那种一个人孤独生活着的寂寞,很压抑。”

    “不过从另外一个方面来看,又有对新奇世界的探索,一个人的自由自在,一个人旅行的浪漫,探险生活的乐趣。”

    “不同的人看这个故事,会有完全不同的感受,麦尔,不得不说,你的进步真的很大,能够写出这个故事,你已经是名副其实的大师了。”

    麦尔有些不好意的笑了笑:“洛伦大师过奖了。”

    “我的评语很客观。”洛伦大师摇了摇头,道:“这次的故事依然可以达到洛伦·安德森的标准,那么,麦尔,你还愿意在洛伦·安德森上发表吗?”

    “当然愿意,这是我的荣幸。”

    “不不,这是洛伦·安德森的荣幸,这样的故事,不管放到哪里,都是可以作为重要文章进行展示的,他们会对你趋之若鹜。”

    洛伦大师收好稿件,道:“相比于其他期刊来说,洛伦·安德森的稿酬不会太高,因为再好的故事也不能再为洛伦·安德森增加多少销量。”

    “但一个好故事的价值不会因此而被埋没,麦尔,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出一本属于自己的书,而非连载在期刊上的这种。”

    “出书?”

    “对。”洛伦大师点头,道:“你现在已经有了五个故事,前面三个故事太短,可以和坎特维尔幽灵合拼成一本,而鲁宾逊漂流记则可单独成一本。”

    “当然了,鲁宾逊漂流记得在连载完成以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