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奥术徽章 > 第二十章 还可以抢救一下
    “这么说来,就是你们两个想要杀我?因为钱?”麦尔走出山洞,看了看倒在地下的那位,眉头微皱,道:“还没到分赃的时候就闹翻了,你们的合作可真是不牢固。”

    “你居然没死?”毕吉索有些吃惊,不过也仅仅只是吃惊,他认为应该是自己和阿里多扔烟雾扔早了,导致巨熊来不及伤害这个少年。

    “不过也是迟早的事情了,我既然已经决定做这件事情,就不会半途而废,小子,怪就只能怪你自己显露了钱财吧。”

    毕吉索从身后摸出一柄刀,缓步向麦尔走去。

    又是一个因为钱财而要害人性命的,麦尔摇了摇头,这一路上过来,这样的事情他已经见得很多,但像这种前一刻还是普通平民,后一刻却化身强盗的还是少见。

    金钱对人的诱惑真的那么大么?

    麦尔想了想,觉得或许还真就有那么大,不然自己也不会将《白雪公主》等故事给搬上洛伦·安德森,以后或许还会有更多。

    但自己只是盗用了一些故事而已,换了一个世界,也不会对原作者造成任何影响,而面前的人则因为金钱,却要伤人性命。

    一道波纹自麦尔的手中散开,紧接着,毕吉索就想受到了什么巨物冲撞一般,身体猛的砸向他身后的树,发出剧烈的响声。

    这是麦尔掌握的为数不多的一个魔法——音冲。

    有点类似声音的传播,不过音冲传递的是魔力波动,注入的魔力越强,魔法的威力也就越加强大,麦尔目前使用出来的和一头巨熊的撞击力相差无几。

    等到树叶停止落下,毕吉索就软软的倒在了地上,瞳孔瞪大,和阿里多一样。

    麦尔带着花猫快速离开,仿佛这一切都未曾发生,和其余的采药人聚集之后也没有提任何相关这两个人的事情。

    采药人找到了两人的尸体,有些迷惑。

    毕竟遇到的是一只巨熊,而阿里多却死在了一柄刀上,刀的另一头被毕吉索拿着,而毕吉索则像是被熊给撞到了树杆。

    但很奇怪的是,熊将毕吉索杀死,却没有选择吃掉,而是直接离开,于情于理都说不通。

    采药人带着阿里多和毕吉索的尸体以及对这两起命案的疑惑回了小镇,治安官将两具尸体进行了接收,并采取了调查。

    麦尔不可避免的接受了一番例行盘问。

    两天之后,案件的结果出来了。

    ——巨熊袭击,阿里多和毕吉索往一个方向逃走,眼看就要被巨熊追上,毕吉索为了能够逃生,捅了阿里多一刀,目的是让巨熊停下攻击阿里多。

    但巨熊贪心,没有理会倒下的阿里多,而是追上了逃走的毕吉索,一下撞死,后来出于某种原因,放弃了阿里多和毕吉索的尸体。

    这是治安官的结论,没有将罪责规则到任何一个活着的采药人身上。

    但这件事的麻烦并没有结束。

    阿里多和毕吉索的家人没有去找其他采药人和麦尔的麻烦,因为阿里多的家人在得知治安官的结论之后第一时间就闹上了毕吉索的家。

    两家人的关系原本很好,所以毕吉索这个捅阿里多一刀的行为就格外的让阿里多的家人难以接受,以至于恨上心头。

    阿里多家里有一个妇人,两个儿子,一个女儿。

    毕吉索的家里只有一个妇人,一个女儿。

    阿里多的妻子带着两个儿子和女儿跑到了毕吉索的家里,和毕吉索的妻子大吵了起来,四对一,毕吉索的妻子完败。

    麦尔偷偷去看了两眼。

    阿里多的妻子带着儿子和女儿在毕吉索家里面搬东西,大有将一切值钱物都搬走的趋势,而毕吉索的妻子只能在院中大声哭喊。

    邻居们看了热闹,不敢多管,毕竟他们也知晓前因后果,也没有办法在道德上去指责毕吉索的妻子不该这么干。

    毕吉索家里只有一个房间的东西阿里多的妻子没有去碰,据说是毕吉索唯一的女儿莎莉住着的房间,莎莉得了重病。

    阿里多的妻子还算仅存了一点良心。

    四天之后,毕吉索的妻子投了河,尸体被打捞上来之后已经被泡得肿胀,几乎看不出原来的模样,也没有举行葬礼,由邻居们随意挖了个坑掩埋。

    麦尔有些默然,说起来,毕吉索的家庭会落到现在的情况和麦尔有分不开的关系,但麦尔却不会后悔当初所做的事情。

    一个想要杀自己的人,被自己杀了,那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只是,毕吉索的女儿是无辜的。

    于是就在邻居们讨论着莎莉会不会饿死在床上的时候,麦尔将莎莉带了出来,莎莉也没怎么反抗,因为她没有反抗的力气。

    莎莉得了一种病,身体很虚弱,一天有九成的时间需要呆在床上。

    “为什么救我?”

    莎莉看着眼前这么陌生的少年,很迷惑,这几天她的心情很不好,父亲死去,家里的财产被抢夺,母亲接着也死去。

    她以为自己也将要这样死去的时候,少年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救人需要理由吗?”

    不需要吗?莎莉在内心问着自己,如果救人不需要理由的话,为什么当初没有人去救自己的父亲?为什么没有去救自己的母亲?

    “你身上这种病很罕见,我也没见过,但我觉得还是可以抢救一下试一试的,你自己觉得怎么样?如果你想活下去的话,就点点头。”

    莎莉沉默了很久,才点头。

    麦尔从桌上拿出一根绿色的植物苗株,道:“很好,有求生的欲望,抢救成功的几率就会更加高上一些,来,把这先吃了。”

    莎莉看着那一株明显不是什么好东西,显得很犹豫,这东西能吃吗?吃了会死吧。

    “你都已经这样了,你觉得我还会害你吗?要想让你死,直接让你待在你原来的地方,这时候你已经死了。”

    莎莉这才释然,自己的情况已经这么糟糕了,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了。

    咬咬牙,接过麦尔递过来的植株,一口咬了上去,一股浓重的鱼腥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