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奥术徽章 > 第十九章 我们是朋友
    单纯从风景上来看,落日小镇的确是一个很漂亮的地方,但除了风景之外,这里还有很多不漂亮的地方,比如说,这里的平民生活大多贫苦。

    依靠着落日山脉,出产丰富,但商人对利润追求得厉害,单纯的原材料出卖并不能给落日小镇的平民带来多高的收入。

    而且进山一次,总是容易遇到危险。

    这是一个看起来民风淳朴,里外和谐,但实质上却是穷山恶水,商人逐利,刁民四起,佣兵们还时不时客串一把强盗的地方。

    真实的落日小镇,比第一眼看到的小镇要不堪得多。

    麦尔了解了几日情况,随即跟着一群采药人进了山。

    这是一群专门采集药材的平民,两三天进一次山,一次一天或者两天,药材采集完成之后则卖给收购的商人,商人再把这些东西卖给神殿,或者贵族。

    偶尔的,这些平民也会客串一下猎人,获取一些动物的皮毛,增加一下自己的收入。

    面对麦尔这样一个少年,还带着一只猫,他们收取了不少的带路费用,因为他们觉得麦尔的存在会碍事,减少他们在药材上的收入。

    对此麦尔倒是没什么意见,毕竟他对这里不熟,有人带路总是好的。

    两个中年采药人在远离人群的位置细细交谈。

    “毕吉索。”阿里多隐晦的看向麦尔的方向,又转向他旁边的那个人,道:“你说,我们要是拿下这个小子,能有多少收获?”

    毕吉索惊叹了一声,道:“你疯了!那小子很有可能是个贵族,要是被发现了,我们全家人都要上绞刑架的。”

    阿里多眼睛微眯道:“不是贵族,我打听过,哪里会有贵族出门不带随从的,应该只是个商人的儿子离家出走罢了。”

    “毕吉索,这样的生活我实在是不想忍受了,药材的大部分利润都被那些该死的商人给拿去了,我们辛苦一场,连活下去都是个奢望。”

    毕吉索还是犹豫道:“可是,我们也不能杀人啊。”

    阿里多怂恿道:“毕吉索,那些商人压榨我们的血汗钱,又何尝不是在杀死我们?而且我们也不是要杀死这个小子,只是抢夺他的钱财罢了。”

    “可是,那样的话,我们势必就要将他给扔到山里,这样的话,他必死无疑,又和我们亲手杀死他有什么区别呢?”

    毕吉索还在坚持着自己的道德底线。

    “好了,毕吉索,你就算不为自己想想,也得为莎莉想想,如果不在这个月内筹到足够的钱去神殿请求牧师治疗,你就再也见不到莎莉了。”

    “你难道想看着莎莉就这样死去吗?难道莎莉还比不过一个商人家的儿子在你心中的重量吗?毕吉索,你好好想想吧!”

    毕吉索犹豫了很久,终于还是被女儿重病这件事情给下定了决心,然后他抬起头,认真的看着阿里多,眉宇间突然变得阴翳起来。

    “阿里多,我还想再落日镇生活下去,所以,如果动手的话,我希望能够亲眼见证这小子的死去,只有死人,才不会泄密。”

    “另外,这些其他的采药人怎么办?”

    阿里多对毕吉索的表现有点吃惊,似乎没有预料到一个平日里的老实人在做起坏事来居然比自己还决绝,这让他不由对毕吉索生出了一丝忌惮。

    不过很快阿里多就回过神,道:“我已经计划好了,我知道这附近有个熊窝,明天我们将人带到附近,然后晚上我会引熊出来。”

    “到时候必然是一场大乱,各自奔走逃命,又还有谁会记得这个成城里来的少年,就算时候发现这少年死亡,也只会以为是熊下的杀手。”

    毕吉索思索了一会儿,道:“不错的计划,不过引来一头巨熊会不会太过大题小做,要是那头巨熊攻击我们怎么办?”

    “我带了药,只要把这药撒在那小子身上,熊就只会攻击他一个。”

    “既然,如此,那就这么说定了。”

    麦尔没有听到这两个采药人的悄悄话,但听到巨熊的声音时,他没有和其他采药人一样惊慌失措,因为区区一头巨熊还对他造成不了伤害。

    只不过,要想在不暴露魔法的情况下解决这头巨熊,还是不现实的事情,所以麦尔选择和其他人一样逃跑。

    但身后那头巨熊却紧追不舍,麦尔渐渐闻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鼻尖微微一动,麦尔从自己身上发现了一丝不太对劲的味道。

    这股味道,好像是之前一个采药人不小心碰到自己之后才有的。

    麦尔皱了皱眉头,为自己的不小心而自责。

    不过还好,只是一头巨熊,算算时间,如果自己的推测没有错的话,那么巨熊事件身后的那个人也应该出来了。

    麦尔选择了一个山洞,巨熊紧随其后。

    两个采药人从旁边的树林中钻出来,对视了一眼,随即走到山洞前。

    “怎么办,要等吗?那巨熊估计得一会儿才会离开,我们是等着巨熊离开,还是现在就进去将那黑熊给驱赶出来?”

    “现在驱赶吧,不然等会那小子身上值钱的东西都给巨熊给破坏了。”说着,这人从腰间逃出来两根直筒状物体。

    “点燃这个,将巨熊给熏出来。”

    山洞内,追击麦尔而来的巨熊正瑟瑟发抖,麦尔手中捏着一小团火苗,一只花猫在黑熊的面前走来走去。

    一阵烟雾猛的灌入了进来。

    麦尔给了巨熊一个眼神,巨熊如蒙大赦,慌不择路,好几次都撞在了石壁上,好半天才从山洞内跑出来,落荒而逃。

    两个采药人相视一眼,眼中露出笑意。

    突然,一个采药人后退了半步。

    “噗嗤!”

    刀刺破身体的声音。

    “毕吉索,为什么?”阿里多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个小镇里面自己最好的朋友,不明白为什么对方会突然对自己下黑手。

    “阿里多,不好意思,这种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你经常喝酒,我不能让这件事情有丝毫泄露出去的机会,而且,我需要这笔钱。”

    “我需要这小子身上所有的钱,因为我不仅想治好莎莉的病,还想生活得更好一些,阿里多,请成全我这卑微的梦想。”

    “我们,是朋友啊……”阿里多直直的躺倒在地,死不瞑目。

    毕吉索走向山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