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奥术徽章 > 第十五章 金钱甲虫的消息
    麦尔似疑非疑,不过最终还是决定去见上一面,哪怕不是真正喜欢自己故事的,或许有些其他的事情也说不定。

    才刚出了大门,便看见一个带着深黑色帽子的少女站在旁边,低着脑袋,时不时打量一下四周,举止有点反常。

    麦尔顿时更觉奇怪。

    这少女见到麦尔从比萨图书馆出来,立马便上前迎了过来,由于麦尔的位置站得较高,以至于少女不得不仰起头。

    麦尔才看清了少女的脸。

    这是一个不管从哪一方面来说都算得上漂亮的少女,年级大概在十三四岁左右,有着金色的头发,碧绿的眼瞳,皮肤细致白嫩。

    “你就是葛朗台?”

    葛朗台是麦尔的作者名,和前世某一名著中的某个吝啬鬼同名,但这并不意味着麦尔想要成为一名吝啬鬼,只是想警醒自己而已。

    “我是。”

    麦尔犹豫了一会儿,然后点点头,他发现少女的眼中并没有那种看到自己喜欢的故事的作者时的喜悦或者激动,反而,显得有些愤怒。

    果不其然,麦尔的话音刚落,少女就动了。

    就看见少女从身后取出来一个似乎已经准备良久的杯子,杯子里面装着一些黑色的不知名的液体,猛的往麦尔身上泼去。

    麦尔想躲,但只躲了一半,一大半的黑色液体都泼在了麦尔衣服上。

    比萨图书馆的看门人立刻小跑了过来,但少女早在将液体泼出的那一刻就已经拔腿而跑,只给麦尔留下了一句话。

    “写故事的,你小心点!”

    一句威胁之意十足的话。

    麦尔有点想不明白,他实在想不通自己什么时候得罪过这名少女,两人之间根本就没有谋过面,从少女见到自己的第一句问话就可以看出来。

    而且这少女最后一句还提到故事,自己现在发表在洛伦·安德森上的故事只有两个,一个是白雪公主,一个是长发公主,都是符合这个国家主流价值观的。

    假如真是因为这两个故事而得罪人的话,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这个人和女巫有着某种比较好的关系,或者对女巫这一职业很具有好感。

    雷恩才刚出来,就看到麦尔的一身狼狈,忍不住大笑了一声,才忽然想到有可能是让自己传信的那个少女干的,顿时就有些不好意思。

    “麦尔,发生什么了?”

    麦尔耸了耸肩,道:“你说的那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干的。”

    “这……麦尔,我真不知道,她说是你的读者,我才去跟你说的,没想到那女孩看起来模样那么漂亮,竟然做出这种事情,麦尔,真对不起……”

    雷恩很诚恳的道歉。

    麦尔摆了摆手,道:“这件事情不能怪你,严格来说那人是我的读者也没错,只是她好像对我写的故事不太满意,所以特地跑过来给我一个教训。”

    ……

    ……

    《坎特维尔幽灵》是麦尔最新写成的故事,和原著中对贵族进行调戏了一番不同,麦尔将这个调戏的对象换成了那一伙儿进入子爵府的佣兵。

    和《白雪公主》及《长发公主》这两者不同,《坎特维尔幽灵》算得上是一本真正意义上的,能够拿得上台面的小说。

    不仅字数远远超过,而且就其情景描写,内涵意义上也比前两者要强得多。

    所以当麦尔将《坎特维尔幽灵》的稿件交给洛伦大师的时候,洛伦大师是震惊的,麦尔在文学上的成长速度似乎远远超过了他的想象。

    假如说之前麦尔能够算得上一名有前途的小说家,那么当这一本《坎特维尔幽灵》诞生之后,就足以证明麦尔现在的水平已经达到了名家的程度。

    事实上来说,《坎特维尔幽灵》的水平是足以达到大师级的作品,只不过麦尔的年龄实在是太小,写作经验不那么容易说服众人。

    洛伦大师深深的看了麦尔一眼,道:“我听说你为了能写出更好的故事,特意去枫叶小镇上那传说有着幽灵的子爵府去了一趟?”

    “是的,洛伦大师。”

    “不得不说,麦尔,你很让我惊讶。”洛伦大师叹了一口气,道:“你对于小说的执着远远超过了我的期待,真的很不错。”

    “上次你拿出长发公主,我希望你能有所突破,给了你一些建议,却没有想到你所做的事情比我的建议还要来得猛烈。”

    “能够为了写出一本好的小说而去探险,说明你是真正的喜欢上了作家这个职业,你的作品也是真正用心写出来的。”

    “这个故事篇幅比较长,我建议将它分成上中下三个篇章,至于怎么分篇,你可以先拿回去好好想想,做好分篇之后,再把稿子送到我这里来。”

    麦尔点了点头,接过洛伦大师递过来的稿件,道:“好的,沦落大师。”

    就在麦尔即将走出房门的那一刻,洛伦大师的声音再一次响起:“麦尔,这是个好故事,我相信它一定能够在洛伦·安德森上大放异彩。”

    “同时,麦尔,我期待你能够再一次给我惊喜。”

    麦尔转身致谢,道:“洛伦大师,感谢您的期待,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分篇的事情很好做,毕竟原著就是六个篇章,分成三篇的话,两两合一即可,不是一件有什么难度的事情,再将稿子上交给洛伦大师后,麦尔随即回到了家中。

    花猫蹲坐在桌子上,嘴里叼着一只不知从哪里捉来的蚂蚱,见到麦尔,不满的翻了一个白眼,鼻子小小的抽动了一下。

    麦尔拎住花猫的脖颈,将花猫带到了地下室。

    “我知道你能听懂我说的话,所以,有些事情我必须和你讲清楚,我抓住你,将你契约作为魔宠,谁对谁错暂且不说,这已经是一个既定的事实。”

    “多余的事情我不想多说,我只是想说,既然你已经成为了我的魔宠,那你就应该能够明白怎么做才是对我们双方都有好处的一件事情。”

    “虽然说依靠契约的力量,我可以直接对你下命令,但我们会相处很长的一段时间,我希望我们两个能以一种更加平和的方式相处。”

    “这样对你,对我都是一件好事,我希望你能够明白。”

    “我现在急需金钱甲虫的消息,你可以选择告诉我,也可以选择沉默,但你这次做出了选择的话,我就不会再给你第二次选择的机会。”

    “另外,不要说谎,你说慌我能够感知的到。”

    花猫沉默了下去。

    麦尔静静的等待。

    而就在麦尔将要失去所有的耐心的时候,花猫终于开口。

    “你是指那种背上有着金币印记的甲虫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