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奥术徽章 > 第十二章 意想不到的收获
    子爵府保存得比麦尔想象当中的要完好,只是或许是因为常年没有人居住的缘故,显得有些阴森,蛛网和灰尘布满了角落。

    花猫熟悉的在走廊和屋顶之间穿行,和一只行走在自己家里面的普通家猫并没有太多的区别,唯一的是,花猫的体型要大上一些。

    麦尔和花猫之间保持着安全的距离,悄然前进。

    末了,花猫在一间似乎是柴房的小屋门前停了下来,矮下身子,从左侧一个小空洞之中钻了进去,猫尾巴抖了一把灰尘下来。

    麦尔站在窗外偷看。

    花猫钻入到了炉灶里面。

    难道密道是在炉灶内?这倒是个很隐秘的位置,一般人都不会想到,不过一个炉灶口似乎有些太小了些,怎么也不容易让一个成人通过吧。

    可若是对灶台使用魔法的话,又很容易被发现异常的。

    犹豫了一会儿,麦尔还是决定破门而入,看个清楚。

    推开房门,一阵下落的灰尘,麦尔没有理会,直接快速走到灶台前面,伸头一看。

    就看到一双眼睛。

    两双眼睛,一双淡蓝,一双纯黑,互相对视,两边似乎都很是意外,以至于在看到对方的那一瞬间两边都没有做任何反应。

    直到下一刻。

    花猫猛的一跳,一双爪子就撕了过来。

    麦尔的反应也很快,往后一躲,一伸手往腰间取了一块油布,然后口中默念,就看见花猫身子一紧,一下子平衡维持不住,就要落下。

    便是这时,麦尔将油布往花猫身上一罩,就将花猫给裹了个严实。

    又往花猫身上加了个隔绝魔法,麦尔没有犹豫,抽身就往子爵府外跑去,一手拎着裹住花猫的的油布,一手捏出一小团火球。

    假如这花猫真的是魔宠,那么刚才那一番争斗其背后的魔法师肯定已经知晓,若自己逃离不及,很有可能便是被灭口。

    但只要自己逃离出子爵府,来到街道上,那么自己就不会有危险,一个魔法师不可能光明正大的在街上大打出手。

    哪怕这时候已经入夜,但枫叶小镇可是没有宵禁的,街道上依旧有行人路过。

    成功的翻过围墙,背后的追击者似乎依旧没有出现,麦尔脸上浮现出一丝惊喜,能够抓捕这只花猫可真是个意外之喜。

    对于一个魔法师来说,魔宠的重要性可比几个臭鼬果要强得多,自己将对方的魔宠给捕获到手,交换几个臭鼬果那是再合理不过的事情。

    打量了一下手中这只花猫,麦尔不由咧嘴一笑。

    故事里都说魔法师会在危险的情况下舍弃魔宠,将魔宠当做弃子,从而获得逃生的机会,对于魔宠太不公平,以及魔法师太过冷血之类的。

    但眼前这只花猫却将其主人给坑了。

    你说你一个好好的魔宠,什么好活不去干,偏偏要出来装大爷,装完之后还就跑到个小柴房里面睡觉,这心是得有多大?

    我要是你主人,一准儿就不要你了!

    花猫似乎在抗议,更加剧烈的挣扎起来,但没有效果,麦尔的油布可是特制的,区区花猫就算是魔宠也不能翻起浪花来。

    只是花猫背后的魔法师却一直没有出现。

    麦尔开始有些惊疑不定了,难道这只花猫真的被抛弃了?还是说,有其他什么变故?

    麦尔解开油布的一头,花猫钻了个脑袋出来,对麦尔怒目而视,眼神很是凶狠,脑袋上的耳朵和毛都竖起,龇着牙,口水溅在了嘴角。

    似乎在说,可恶的偷袭者,有本事和你猫爷爷真刀真枪的干上一场?

    麦尔轻轻在花猫脑袋上弹了一下,心道:就你一个窃贼猫还有什么资格朝本魔法师学徒龇牙咧嘴的,没当场要了你的性命你就该感谢本法师了。

    于此同时,一个有些荒诞,却还是存在着一丝可能的念头涌上了麦尔的心头。

    这只花猫身上有着魔力,却不一定是因为和魔法师签订了契约,也有可能是因为吃了什么特殊的东西,本身产生了魔力。

    类似这种情况,被称之为魔化。

    但这种情况却很罕见,因为普通的生物很难去承受带有魔力的果实,极大的可能是在吃了这种果实之后死亡,只有极少的才能够撑过去。

    而撑过去之后,这只生物就会产生变化,能够拥有魔力,甚至能够施放魔法。

    麦尔一手附上花猫的背,开始对花猫身上的秘密进行探索,从身体构造,到魔力来源,探索完之后,麦尔面露古怪。

    这只花猫身上居然没有魔宠契约。

    而没有魔宠契约,就意味着其背后的魔法师是不存在的,其背后不存在魔法师,这只花猫又能够在子爵府常住,也就意味着子爵府是没有魔法师的。

    麦尔的思路变得越来越清晰起来。

    子爵府的人命案出于其他原因,而凶手之后应该马上就离开了,否则神殿和王国的骑士不应该查不出来,神的作用还是很大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只被魔化了花猫出现在了子爵府,一个空无一人的子爵府,一个拥有大量食物储藏的子爵府。

    这对于一只花猫来说无疑是个天堂。

    于是花猫就在这里入了住,对贸然闯入到子爵府的人来个恶梦昏睡魔法,将来人给吓跑,本身抵抗能力不行的,或者做多了亏心事的,比如说之前那个男爵则被吓疯。

    子爵府的“幽灵”这个传言被传的次数就越来越多,越来越真。

    神殿的牧师肯定还曾来过,但本来就没有幽灵,也没有魔法师,一只被魔化了的猫又往往在嗅到神的气息之后逃得远远的,根本就找不到所谓的“幽灵”。

    而作为一个被暴露在公共视线中的存在,西林小镇附近的魔法师和魔法师学徒也不想啃这块骨头,其顾虑就和麦尔之前的顾虑差不多。

    正是出于以上诸多巧合,这只花猫才能够占据了这座子爵府,耀武扬威。

    想到这里,麦尔只觉得哭笑不得,担惊受怕了一个晚上,还差点失去臭鼬果,差点晋升高级魔法学徒的时间大幅度延期,到最后却发现背后仅仅只有一只花猫。

    这个结果还真是,喜闻乐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