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奥术徽章 > 第十一章 夜下草丛里的猫
    “亨得利,你怎么了?”另外一个佣兵大喊,但才喊到一半,顿时两眼就不由自主的合了起来,紧接着,和之前一个佣兵一样倒在了地上。

    就像多骨诺纸牌一样,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攻击着这些佣兵,让他们意识混沌,陷入昏迷,却来不及看清对手。

    但是他们看不清,麦尔却看清了。

    这确实是一种魔法,但却不是一种很强力的魔法,所以在第一个人昏倒的时候麦尔就开始猜测这个幽灵想要做的应该仅仅只是将入侵者驱赶走而已。

    再联想到后入住男爵只是疯而并非死,以及神殿和王国的骑士在子爵府搜索近一个月仍旧一无所获,麦尔断定,后来占据子爵府的这位,肯定不是杀死子爵的那位。

    这也就是说,目前占据子爵府的这一位只是想单纯的占据着子爵府而已,并不想造成大的事件引起神殿的关注。

    既然没有生命危险,那就应该还能留一留。

    麦尔继续躲藏在角落里,微弱的昏睡魔法并不能对麦尔起到应有的效果,毕竟麦尔是个纯正的魔法师,并且就算是佣兵,里面比较强壮的那个佣兵队长也还保留着一丝意识。

    “谁,到底是谁?谁在搞鬼?”

    直到此时,佣兵队长依旧不相信有着幽灵的存在,他努力睁大眼睛,想把眼前看个清楚,但他的眼皮却越来越沉重。

    而施展魔法的那位却始终没有出来。

    佣兵队长最终还是没能抵抗过魔法的威力,在坚持了比他手下那些佣兵多上一刻钟之后,他还是不甘的闭上的眼睛,整个人以一种十分不雅观的方式趴在了地上。

    一个佣兵队伍,十数个佣兵,原本信心满满的想通过一个子爵府入侵计划得到非同寻常的回报,但现在却昏倒在子爵府的各个位置。

    而最让他们不甘的是,他们甚至连敌人的面都没有见到。

    麦尔开始装睡,因为他不想弄巧成拙,成为那个尚未谋面的魔法师的眼中钉,装作和佣兵们一样才是最好的结果。

    但神秘的魔法师却依旧没有出现,仿佛在施展了一个昏睡魔法之后就将入侵的佣兵们这群不速之客都给忘记了。

    麦尔心道:这魔法师该不会要晾上这些佣兵一晚上吧,这就可糟糕了,这是不是意味着自己也要装睡整整一个晚上?

    就在这个时候,一只猫脚掌在黑暗中踏出。

    麦尔微眯着眼睛。

    一只猫脚掌之后是另外一只猫脚掌,紧接着,一个猫脸才出现在月光下,白色和灰色互相间隔,这是一只花猫,表情很严肃的花猫。

    花猫脚步轻缓,优雅的踏着步子,一步一步的在晕倒的佣兵们身边走过,最后停在了佣兵队长的面前,鄙视的瞥了地上的佣兵队长一眼。

    佣兵队长昏迷着,完全不知道自己被一只猫鄙视了,所以他没有任何反应,不然按照他的性格,估计得和这猫打起来。

    花猫停顿了一会儿,随即一脚往佣兵队长的脑袋踩了上去,再然后,四只脚都踩了上去,整个猫就站在了佣兵队长的脑袋上。

    麦尔认识这猫,正是之前在沼泽林中抢夺了他臭鼬果的那只豹猫,见到眼前的场景,麦尔更加确认,这只花猫必然不是普通的野生生物。

    能够露出那么人性化的表情,做出那么人性化的行为,很有可能这猫其实是个魔宠。

    而魔宠,顾名思义,就是魔法师的宠物,和普通人及他们宠物之间的关系不同,魔法师和魔宠之间的联系要密切得多。

    在这其中最为特殊的一点便是魔法师和宠物之间可以进行心灵上的沟通,只要签下契约,两者之间就能够像同类一样沟通,而且不通过声音和图像这两种介质。

    背后的魔法师还不出来么?麦尔继续在等待着。

    就听到这花猫突然一声尖叫。

    这声音不大,也不高,却莫名其妙的刺耳,麦尔只感觉听着很难受,似乎是有什么牵动了自己的心绪,让自己变得焦躁。

    而子爵府里沉睡着的十数佣兵也纷纷有了反应。

    一个佣兵大喊了一声,从地上跳了起来,却是看都没有看他那些同伴一眼,嘴里呼喊着些不知道什么东西就猛的往府外跑去。

    另一个佣兵起来,也是同样的行为和动作。

    麦尔恍然生起一丝明悟,看来这魔法师的昏睡魔法还不是普通的昏睡魔法,而是一个会让人做恶梦的昏睡魔法,并且这个恶梦应该还很真实。

    不然的话没办法解释这些佣兵的行为。

    佣兵队长实力强横,但也没能敌得过这记魔法,站起身,茫然的摸了摸脸,脸上的表情有些迷糊,紧接着,就变成了惊恐。

    “幽灵!”

    麦尔开始有些佩服这个魔法师,以及这个魔法的创造者,不是因为这记魔法很强,而是因为这记魔法耗费的魔力很少,起到的结果却惊人。

    简单点说,就是说这个魔法的性价比极高。

    而这个魔法师使用出这个魔法也是件很聪明的事情。

    仅仅一个昏睡魔法,不仅将十数佣兵全都驱赶了出去,而且不会让他们怀疑到子爵府里有魔法师之类,只会认为是有幽灵。

    但幽灵这个说法已经引不起神殿和王国的兴趣。

    能够轻易的驱赶入侵者,又能加深普通平民对子爵府的恐惧,防止下一个入侵者的到来,还不会引起神殿和王国的怀疑。

    真是个天才的选择。

    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魔法师呢?麦尔心中的好奇心越来越重,但随着佣兵的相继离去,麦尔一时之间却有些进退两难了。

    退的话,那只花猫明显没有发现自己,贸然行动,只会打草惊蛇。

    花猫从草丛中走了出来,猫尾巴高高的扬起,一张猫脸上出现了一个非常人性化的表情,似乎是,得意?又似乎还含着些其他东西。

    麦尔咬了咬牙,还是得跟上去看看,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而且既然那只花猫没有发现自己,那就说明其背后的魔法师也没有发现自己。

    或许,那个魔法师并没有自己预想中的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