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奥术徽章 > 第七章 真理的道路崎岖
    “莱德利,你要去哪?”

    “回主教大人,我只想出去走走而已。”

    主教看着眼前的白袍牧师,又看了看白袍牧师正走着的方向,皱了皱眉,道:“莱德利,你还在怀疑比萨图书馆的那个小编辑?”

    莱德利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答道:“没错。”

    “给我一个理由。”

    “回主教大人,直觉,这是我的直觉,我直觉这位麦尔·格林一定和异端有密不可分的关系,就算不是异端,也一定有紧密联系。”

    主教盯着莱德利:“你不相信我的判断?”

    “我相信自己的心。”莱德利直视着主教。

    主教顿了顿,又道:“难道你没有看最新一期的洛伦·安德森,作为一个异端,可不会将女巫描述成邪恶,一个异端可写不出那样的故事。”

    “或许只是为了更好的隐藏自己而已。”莱德利面无表情,转身离去。

    目视着莱德利离开的背影,主教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自莱德利从王室回来之后,他就能清晰的感觉到对方的变化。

    但这种变化,并不是好的。

    主教转身,望了望王室的方向,皱眉自语道:“萨米尔现在越来越过分了,竟然连西林小镇的牧师都开始蛊惑,他到底想干什么?”

    ……

    ……

    麦尔觉得自己身后好像多了一双眼睛,可是回头看去,又什么都没有,这让他很惊疑,不过抱着谨慎的态度,麦尔还是延迟了自己前往镇外的时间。

    守夜人和牧师手段诡异程度不比他们口中的异端逊色多少。

    一直到夜幕降临,黑暗笼罩了整个小镇,麦尔将手中的洛伦·安德森合上,收进抽屉,才吹灭蜡烛,返身躺在床上,准备睡觉。

    午夜的钟声敲响,觉察到窗外的眼睛消失,麦尔突然睁开双眼。

    笼罩全身的黑色袍子,以及同样黑色的帽子,麦尔悄悄的来到了小镇外,按照信上的指示穿过森林和湿地,来到一处山谷。

    山谷内除了树木,什么都没有。

    但麦尔并没有失望,他不是才初次接触到魔法师这个职业的新人,知道这一次并不是真正的聚会时间,只是对于聚会地点的信息通知而已。

    在一株高大乔木的树皮上找到了相关信息之后,麦尔墨记在心里,随即手中升起一团红色的火焰,火焰撞击在树皮上。

    下一刻,记录着信息的树皮便已烧焦,再看不出任何原来的面貌。

    这是附近魔法师们常用的方式,由发起人发布信息,设定多个信息地点,不同的人对应不同的地点,而当读取完信息之后,则将信息损毁。

    信息的保存时间也仅仅只有一个晚上,若有人未到,发起人则会在约定的时候过后自行将其损毁,而一旦发现损毁方式不对,则会立即取消聚会。

    整个过程很麻烦,但也是不得已为之。

    毕竟这里是神殿的势力范围之内,魔法师想要在这块土地上生存,就得加倍的小心以及谨慎,否则面临就将是死亡。

    火刑架上的女巫就是个最好的例子。

    做完这一切之后,没有多做犹豫,麦尔快速返回镇内,悄悄从后门而入,快速入睡,仿佛之前的一切都未曾发生过。

    翌日上午,麦尔才刚完成了上午的工作,便又拿着一份稿子来到洛伦大师的办公室,开始他第二次正式的投稿。

    这一篇,叫长发公主。

    一个和白雪公主类似,也是诉说女巫邪恶,其知名度却远远不如白雪公主的故事,但依旧算得上是一个好故事。

    不过洛伦大师却有点不太高兴。

    麦尔知道原因,因为和白雪公主相比,长发公主并没有太大的区别,而且相比之下,无论是节奏上,还是情感上,似乎都较白雪公主略逊一畴。

    “麦尔,这份稿子依旧达到了洛伦·安德森的收录标准,不过,麦尔我希望你明白,你还年轻,创作上应该更具有灵性。”

    “你有潜力,不仅仅只是成为一名普通作家的潜力,而是成为一名大家的潜力,所以我希望你能够做到更好。”

    麦尔没有反驳洛伦大师的话,事实上他之所以这般选择,并不是非“长发公主”这个故事不可,只是因为不想自己写出来的东西让别人觉得太突兀。

    但洛伦大师的这番话却让他明白是自己多想了,身处少年,本就是想象力最为发散的一个时期,再匪夷所思的故事写出来,也仍属正常。

    ……

    ……

    夜色下的森林,漆黑而安静,夜行生物开始出没,仅依靠着微弱的月光,在夜间进行捕猎或者被捕猎,杀死生命或者被杀死。

    麦尔随手将一条扑向的自己的毒蛇杀死,断成两截,却没有多看一眼,而是仍旧顺着月光的方向前进,直到一片墓地。

    空气有些阴冷,也有些阴森。

    森林是一个夜间很恐怖的地方,因为这里危险丛生,大量的夜间生物都会在此出没,而森林中的墓地,则是一个更恐怖的地方。

    这里离西林小镇已经有很长的一段距离,神殿的光辉无法普照此地,所以就算诞生一两只冤魂也不是什么不可能得事情。

    麦尔走到西北边的一座墓前停下,按照发起人的提示,旋转墓地石碑上不起眼的一点,输入特定的魔力分量。

    随着一阵石头互相摩擦的声音,石碑后出现了一条通道。

    没有犹豫,麦尔进入通道。

    一个身影突兀的站起来。

    “狐狸、橙子、马蜂、蝙蝠,小提琴,猎犬,还有我……夜莺没来,看来我们唯一的正式法师牺牲了。”声音有些沉闷。

    在场的七人情绪都不是很高,尽管这个魔法师小团体只是简单的物资交换,相互之间也只是以外号的形式交流,不露正脸,但一名正式法师的死亡,还是让其他人都不免心情沉重。

    因为这种命运很有可能都会降临到他们身上。

    “好了,死亡是在我们走上这条道路就已经放下的事情,夜莺虽然死了,但我们还是得在这条真理的道路上走下去。”

    “下面进行物资交换吧,老规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