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奥术徽章 > 第六章 镇外的法师踪迹
    布鲁斯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哪怕嘴角流血,依旧用那种饱含深意的眼光看着阿克利,似乎怜悯,又似乎是厌恶。

    阿克利忍受不了,一把将布鲁斯抓起,砸在墙上。

    “布鲁斯,作为守夜人前辈,我给一个忠告,永远不要去挑衅一个战胜不了的对手,否则的话,你会死得很惨。”

    “当然,我今天不会杀你,不过,你也不会比死好上多少。”

    ……

    ……

    麦尔的稿子成功被洛伦大师认可的消息在一群初级编辑中刮起了一场小风暴,而风暴中心的就是麦尔和艾丽,以及一个厚着脸皮凑上来的雷恩。

    自从被麦尔的故事吸引之后,艾丽就经常主动的和麦尔走在一起,主要是探讨小说,但相处的时间多了,其他方面自然也有涉及。

    比如说,艾丽想成为图书馆长的梦想之类的。

    这顿时让其他少年眼热不已,若不是在荷尔蒙作祟的情况下,还有道德和理智来控制着身体的行为,只怕要做出相当不理智的行为。

    说不定就会一个少年突然跳出在麦尔的面前,穿着正式,手拿一柄长剑,指向麦尔,然后说些很奇怪的话。

    “麦尔,我们来决斗吧,胜利的人获得艾丽,输掉的人不得再靠近艾丽。”

    当然,要真要出现这样的人话,说不定艾丽就暴怒了,哪有这么奇怪的就将自己当成赌注的事情,而且他们有什么资格把自己当成赌注?

    生气的艾丽也不好惹,作为多伦多家族的少女,练习剑术可是必须的,再加上在前青春期时期女生对于男生的身体优势,这些少年能够打赢艾丽的还真没多少。

    回家的路上,雷恩这样跟麦尔说着。

    麦尔哭笑不得,突然问了一句:“雷恩,你也喜欢艾丽吗?”

    雷恩却摇了摇头。

    麦尔顿时戳破道:“在比萨图书馆的时候,你经常偷偷的看着艾丽的背影,而且看着看着就会走神,还发出傻笑,我很确定我没有看错。”

    雷恩有些恼羞成怒道:“我怎么可能傻笑?我这么英明神武的雷恩大人!”

    “得了吧,雷恩,这又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

    “可是……”雷恩突然叹了一口气,道:“可是她是多伦多家族的掌上明珠,而我只是个家族里面的边缘人物,我配不上她……”

    麦尔想了想,还是决定劝一劝眼前的小伙子。

    “雷恩,出生不是我们选择的,这个无法更改,但人的一生转折点有很多,你不是完全没有机会的,只要你努力。”

    “我该怎么做?”

    “嗯,比如说,你可先减减肥。”

    “好吧,麦尔,你就来是嘲笑我的……”

    ……

    ……

    洛伦·安德森作为公国内最大也最受欢迎的半月刊,几乎是每一个贵族之家以及富商们都订阅的对象,销量极为乐观。

    因为这个时代的娱乐方式匮乏,舞会举办麻烦,需要准备太长的时间,耗费也多,野外旅行则不那么安全,下棋太废脑子,不够放松。

    而阅读洛伦·安德森就没有以上的顾虑。

    这样的一本书,只需要一只手捧住,加上足够的光线,以及稍稍安静的环境,就能够一个人看得津津有味,沉浸在里面的故事世界。

    便是在看完之后,也能够和同样的读者分享讨论一番,别有乐趣。

    于是就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下,麦尔的第一个故事出现在了人们的眼前。

    漂亮的公主,丑陋的女巫,邪恶的魔法,被蒙蔽的国王,正义的矮人骑士,以及年轻帅气的王子,当然,还有最重要的,完美的结局。

    这是一个受众极广的故事,也真的是一个好故事。

    因此当这个故事出现在洛伦·安德森之后,立马就将洛伦·安德森绝大多数的读者都给俘虏了,深深的沉浸在故事中。

    而他们的言论大多是这样的。

    ——白雪公主真是漂亮,要是我也能娶到白雪公主这么漂亮的公主就好了。

    ——我没那么挑剔,只是想娶公主,就算没有白雪公主那么漂亮也行。

    这是少年们的幻想。

    ——白马王子真是太帅了,我要嫁给他。

    ——我要嫁王子。

    这是少女们的幻想。

    ——小矮人好可爱,好想打他们一顿。

    ——这么可爱的小矮人,一定是用来做奴隶的。

    这是奴隶商人们的想法。

    ——该死的女巫,该死的异端,烧死他们。

    ——告诉我这女巫在哪,我要让她帮我杀个人。

    这是神殿的死忠信徒和他们的对立者的想法。

    但却并没有多少人对麦尔这个新出现的作者表示好奇,一是因为在当前时代,骑士小说不在少数,比白雪公主优秀的并非没有。

    其次是因为洛伦·安德烈上的作者名并不是麦尔的本名,而是一个作者名。

    事实上很多作者都选择了这样的方式,他们一方面想自己的故事得到认可,想看到自己的故事在人们口中传播,想博取名声。

    但是另一方面他们又希望能够把这一方面和自己的私人生活分割开来,不被打扰,由于这个缘故,作者名的更换是很正常甚至频繁的一件事情。

    因此当洛伦·安德森上出现一个好故事以及新作者名的时候,他们一般都会认为是老作者更换了作者名,而不是出现了一个新作者。

    但在比萨图书馆,麦尔的确是又引起了一些关注,依旧是初级编辑们给予的。

    比萨图书馆经营者不止一份期刊,其中洛伦·安德森是最为有名的,之前麦尔的故事通过了洛伦大师的审核,他们却没有想到会是在洛伦·安德森上。

    这让他们有些无所适从。

    能够来比萨图书馆工作的初级编辑,对于文字都是存有兴趣的,如果可以,他们也会尝试着自己写故事,期盼能出现在期刊上。

    他们一般把这个时间会放得比较宽,大概要经过两三年时间的积累,甚至还要多,而且目标也并不一开始就是洛伦·安德森。

    然而一个就站在他们身边的同事,并不起眼的同事,甚至还比他们后进来的同事,却做到了他们准备好几年去做的事。

    于是他们的情绪就变得很微妙。

    有点羡慕,又有点嫉妒,还有点泄气……

    麦尔注意到了在自己身上那些视线的变化,但是他没有时间去做些什么,也不打算去做些什么,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比如说,镇外昨天出现的法师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