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奥术徽章 > 第四章 格林童话的篇章
    神殿。

    一个衣着黑衣,头戴斗篷的人随手将一个年轻人扔在地上,仿佛他手上的不是一个穿着铁制盔甲的巡逻卫兵,而是一只猫狗。

    坐在位置上的主教皱了皱眉,似乎对黑衣人的行为有所不满。

    “阿克利,请给我一个解释。”

    阿克利摘下头上的斗篷,随意的拉了张椅子坐下,又自来熟的给自己倒了杯茶,一口气喝了个干净,才看向桌子对面的主教。

    “镇内又出现魔法师踪迹了,一个人在小巷里面被焚尸了,大概是之前那女巫还有同伙,不过其魔法波动大概只有学徒层次。”

    “这段时间我多出来走走,看看能不能抓住这只狡猾的小老鼠。”

    “一个魔法师学徒而已,翻不起什么浪,一小队巡逻卫兵都可以对付。”主教瞥了一眼躺在地上昏迷着的巡逻卫兵,道:“不过,这个人是什么情况?”

    “你抓一个巡逻卫兵来神殿是做什么?”

    阿克利轻踢了躺着的巡逻卫兵一脚,道:“这小家伙脑子发热,将我当成了杀人焚尸的凶手,还拿着长枪向我发起了冲锋。”

    主教皱了皱眉,道:“以你的手段,打晕一个巡逻卫兵不是什么难事吧,何必将他带到神殿来,还是说……?”

    “不错。”阿克利答道:“比尔森牺牲了,西林小镇的守夜人队伍需要补充人手,我觉得这小家伙挺合适的。”

    “可是,他只是个见习骑士。”

    “他有成为魔法师的天赋。”

    ……

    ……

    麦尔现在所居住的地方是个两层楼的小房子,位于平民区中较好的地段,因此尽管天色已经不早,街上的行人依旧不少。

    作为在比萨图书馆工作的员工,麦尔的身份在这里也算得上尊贵,倒不会有什么不长眼的将麦尔拦下打劫什么的。

    一小碗麦粥,一根玉米,半根面包,以及一小块牛肉,麦尔的晚餐比这条街上大多数平民的早餐稍稍好上一些。

    除去麦尔身为比萨图书馆编辑这份工作本身的待遇比较高之外。

    麦尔作为康迪侯爵的儿子,尽管是不受喜欢的儿子,尽管是被追杀的儿子,麦尔依旧有着比寻常平民多上很多的积蓄。

    不过想到积蓄,麦尔又忍不住慨叹了一声,魔法师还真是一条用金钱铺起来的道路。

    从侯爵府带出来的几百枚金币消耗殆尽,而自己才堪堪从初级魔法师学徒的阶段提升到中级魔法师学徒,距离高级魔法师学徒,遥遥无期。

    及此,麦尔便不再犹豫,铺平纸,提起笔,在纸上写下了四个字——格林童话。

    第一篇,白雪公主。

    麦尔的选择是很有针对性的,这个世界背景和古代西方类似,都是以骑士为主要战斗力的冷兵器时代,崇尚的便是骑士精神。

    而女巫,则被视之为邪恶。

    特别是麦尔刚刚经历过一场女巫的处死仪式,又在仪式上被女巫所伤,所以在别人眼中麦尔必然会对女巫痛恨交加。

    那么麦尔写出这样一个故事也就情有可原了。

    但上交给洛伦大师审核的时间还是要延迟一些,一个好故事的诞生,不仅仅需要突如其来的灵感,更需要反反复复的修改。

    毕竟麦尔之前才刚上交过一份算不上优秀的稿子,距离女巫事件只有短短一天,而且其中半天麦尔还是在昏睡当中度过的。

    仅凭一个晚上就完善好一个故事,这种速度只会令人生疑。

    第二天,麦尔依旧寻常的审核稿子,一些放在了桌子的左侧,一些放在了桌子的右侧,还有一些则扔进了废纸篓。

    ……

    ……

    “你是谁?你要干什么?”年轻的骑士醒来,第一眼看见的就是一个带着黑色斗篷的中年男人,第二眼就看见自己被绑在木桩上。

    “该死的异端,你竟然敢抓住一名公国的骑士,牧师和教士会惩罚你的,王国的士兵会替我报仇的,赶紧杀了我吧!”

    阿克利脸上带着好笑的表情:“你很想死?”

    年轻的骑士狠狠瞪了阿克利一眼:“落入你等异端的手里,一定是要在我身上进行邪恶的实验,与其如此,我还不如一死。”

    阿克利突然一鞭子打在年轻的骑士身上,抽出了一条血痕,道:“有一件事情你大概有些弄错了,我并不打算在你身上进行实验,我也不准备杀你。”

    “而且,牧师和教士也不会替你报仇,因为我是在主教的面前将你带走的,我想,你大概没有听说过一个名字——守夜人。”

    “我先给你解释一下,守夜人,顾名思义,守护夜晚的人,我们隶属于教会,和牧师行走在光明下不同,我们行走在黑夜。”

    “事实上来说,因为那些魔法师多是在夜间进行活动的缘故,所以我们守夜人和魔法师打交道的次数远远多于牧师。”

    “举个例子,前天被处决的女巫并不是莱德利那小子抓住的,而是我,所以说,现在你大概明白我的身份了吧?”

    年轻的骑士摇头:“不明白。”

    这让阿克利颇有些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所以他有点不高兴,又一鞭子抽在了年轻的骑士身上,又抽出了一条血痕。

    “前一鞭子,是因为你对我不尊重,一口一个异端让我很生气,这一鞭子,是因为你实在太蠢笨,让我怀疑是不是选错了人。”

    身上剧烈的疼痛让年轻的骑士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这让他终于回过神来,开始分析眼前这人所说的一切。

    蓦然,年轻的骑士抬头:“我需要证明。”

    阿克利抬起鞭子,眼睛微眯了起来:“你不相信我?”

    年轻的骑士仰起头,眼神坚定,丝毫不畏惧,道:“你身上有异端的气息,我不可能无缘无故的相信一个异端的话,我要见主教大人。”

    阿克利冷冷的看着年轻的骑士:“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相信我,从今天开始我对你进行训练,完成之后加入守夜人的队伍。”

    “第二,我带你去见主教,在进行训练之前我会对你执行二十鞭刑,训练任务翻倍。”

    “我选第二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