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奥术徽章 > 第三章 守夜人和小骑士
    “少爷,老爷请你回家!”

    麦尔抬头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从黑暗中走出的青年,一身黑色劲装,身后背着一把铁剑,此刻正双手抱胸,看向麦尔,脸上不带丝毫表情。

    “费迪南?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你应该是康迪侯爵的贴身侍卫吧?什么时候侯爵府已经这么缺人,连你都派出来了?”

    费迪南冷冷的看着麦尔,道:“少爷,你知不知道你的出逃给侯爵大人带来了多少麻烦?你犯下的过错难道要整个侯爵府来替你背着吗?”

    “国王已经下了命令,如果找不回你,侯爵大人的爵位都要被削减一层,降为子爵。”

    “少爷,你是侯爵大人的儿子,不知替父分忧,反而在犯下过错之后出逃,将一切罪责都让侯爵大人替你背负,你不觉得良心有愧么?”

    “良心?”麦尔冷笑了一声,道:“费迪南,如果刚才那番话是其他人说出来的,我不会觉得奇怪,因为他们并不了解真实的情况,但你是侯爵府的人。”

    “作为康迪侯爵的贴身侍卫,你不知道事实的真相?康迪侯爵最喜欢的儿子犯下过错,为了保全他,却拿我这个他最不喜欢的儿子去顶罪,难道还不许我逃走?”

    “我做错过什么?”

    费迪南顿了顿,道:“杜兰特少爷是百年一遇的骑士天才,侯爵府很有可能在杜兰特少爷的带领下荣获更大的辉煌,只不过一时不察,才犯下小错。”

    “作为侯爵府的希望,杜兰特少爷这么可能毁在这种小事上,而你,同样身为侯爵大人的儿子,却是个不择不扣的废物。”

    “作为家族的一员,享受家族给予的一切,为家族牺牲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仅仅牺牲你一个人,换取的却整个家族的辉煌,难道不是少爷想看到的吗?”

    “更何况,这是侯爵大人做出的决定,你是侯爵大人的儿子,凭什么不遵守?”

    麦尔摇了摇头,因为他发现自己无法和一个价值观已经扭曲到这种程度的人进行交流,自己什么都没有做错,却要因为别人的错误去送死,还要心甘情愿,这简直就是个笑话。

    “好吧,费迪南,我终于明白你为什么年纪轻轻就可以成为康迪侯爵的贴身侍卫了,果然是标准的忠犬,不过你死心吧,我不会跟你回去的。”

    “少爷,你真的确定?”

    “我确定。”

    “既然这样,那少爷,我就不客气了。”费迪南一直没有表情的脸上突然浮现一丝残忍:“少爷,老爷有令,若你反抗的话,我等可以就地将你格杀。”

    “对了,少爷,其实我也不希望你跟着我回去,不是因为你回去会死,而是因为那样你就不能死在我的手中,我就不能为我那可怜的弟弟报仇了!”

    费迪南抽出长剑,一步一步向麦尔逼近。

    “你弟弟?”。

    麦尔眼睛微微一眯。

    “对,我弟弟。”费迪南继续逼近,道:“就在少爷出逃的那个晚上,我那可怜的弟弟在侯爵大人的命令下对你进行追击,可却死在了兰德里那蠢货手上。”

    “我原本是想找兰德里报仇的,不过可惜,兰德里已经先一步死在了其他人手上,所以我就只能找少爷你这个罪魁祸首报仇了。”

    兰德里是跟随麦尔的亲生母亲来到侯爵府的,忠于的,是麦尔,而不是侯爵府,在康迪侯爵抛弃麦尔的时候,正是兰德里护卫着麦尔一路逃亡。

    一个忠心的老骑士,可惜却没能落得个好下场,麦尔一直觉得自己愧对于对方。

    麦尔生出一丝明悟:“费迪南,看来你之前的那般说辞,只不过是一些托词罢了,就算我选择跟你回去,你也一定会选择杀我,然后恢复康迪侯爵说我反抗是吧?”

    “少爷,看来你没有传言之中的蠢笨嘛,是了,能够在那种追击之下还苟活下来,没有几分本事也是做不到的。”

    “不过少爷,你的好运气也止于此了,我那弟弟虽然不争气,但到底是我的亲弟弟,却因为少爷而死,所以,少爷,也麻烦你去死吧。”

    “等等,我还有话要说。”麦尔打断道。

    “怎么,少爷打算向我求饶,看我会不会可怜你,饶你一命?不过少爷你可打错主意了,我今天是为报仇而来的,你再可怜,也比不过我那弟弟。”

    费迪南嘴角浮现起一抹若有若无的嘲讽。

    麦尔摇了摇头,道:“我不会向你求饶,我只是想提醒你一件事情,是你的弟弟先拿着剑要杀我,所以才会被兰德里杀死。”

    “无论是道义上来讲,还是从律法上来讲,兰德里杀他一点过错都没有,便是这样,你还是坚决要找我报仇吗?”

    “少爷,我想你弄错了一件事情,我找你报仇,只是因为我弟弟因你而死,和到底谁对谁错并没有关系,哪怕我弟弟他本身就是个恶徒,我也依旧会替他报仇。”

    费迪南嘲弄的看着麦尔,道:“少爷,都已经成为丧家之犬了,还想保持那所谓的贵族做派吗?明明想向我求饶,却说得这么拐弯抹角。”

    “你们贵族真是一群令人作呕的家伙。”

    麦尔摇了摇头,道:“你也弄错了一件事情,我之所以会提你弟弟的事情,并不是想让你幡然悔悟,而是,你弟弟想杀我,他却死了。”

    “而如今你想杀我,那么你也会死!”

    费迪南勃然变色,一脚踏前。

    但突然之间,费迪南脸色一白,紧接着艰难的回头往后看,只是还没能看清,费迪南的身子就不由自主的摔倒在了地上。

    一柄森白的剑插在费迪南的背心。

    麦尔走到了费迪南身前,顿了一会儿,随即手中升起一团红色的火焰,火焰随着麦尔的手指张开,跌落在费迪南身上,很快熊熊燃烧了起来。

    半刻钟以后,一个黑衣者突然出现在小巷的尸体旁,皱了皱眉头,略有所思。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手持长枪的巡逻士兵突然出现在了小巷口,目睹了这一切,顿时手持长枪,怒而攻之。

    “异端!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