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奥术徽章 > 第二章 小巷里的跟踪者
    “醒了?桌上有小麦粥和面包,吃完后来教堂一趟,主教要见你。”

    麦尔抬头看了看去人的背影,白袍,中年男性,大概便是雷恩口里一直称赞着及崇敬着的莱德利牧师,微微眯了眯双眼。

    注意到桌上的粥还冒着热气,麦尔神情略微有些微妙,不过很快就将这丝微妙给隐藏,小口小口的喝起粥来。

    又吃了一个面包,麦尔才出了房门。

    阳光有些刺眼,神殿很空旷,即使没有人引路,也依旧能轻易的找到教堂的位置,神殿来往的人很多,却没有对麦尔多看一眼。

    教堂的门没有关闭,麦尔是径直走进去的。

    “我在右侧的房间,门没锁。”

    一个略微有些苍老的声音响起,麦尔知晓这必然就是神殿的主教大人,不过麦尔却没有直接走进去,而是先向教堂里的神像行了一个祈祷礼。

    推开房门,是一张长条形的桌子,桌子后面一个略佝偻的老者,一身红色衣袍,神情算不上严肃,和普通的老者似乎没有太大分别。

    麦尔有些拘谨的弯了弯腰。

    “见过主教大人。”

    “坐吧。”主教抬起头,将原本捧着的书本放在了桌上,指了指麦尔身前的一张椅子,道:“不用这么紧张,只是几个很简单的问题,你如实回答就好。”

    麦尔依言坐下,等待着主教的问题。

    “昨天晕倒之前,你看到了什么?”

    麦尔回忆了一会儿,才答道:“我看到那名异端朝我瞪了一眼,然后我就感觉脑海里面一片空白,接着就晕了过去。”

    “你以前可见过那名异端?”

    麦尔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我来的有点晚,所以开始时并没有看清,后来觉得有点眼熟,有点像邻居的玛丽婶婶。”

    “你现在可还感到身体不适?”

    “没有。”

    ……

    ……

    主教的问题不太多,似乎都是围绕着那名女巫,麦尔很清楚,主教是想确定自己和那名女巫到底有没有关系。

    神殿和魔法师的关系如同水火,所以主教对任何涉及到魔法师的事情都会格外仔细,不会放过哪怕是一丝一毫的可能。

    对于这次问话,麦尔也是早有准备,因为,他是真的和那名女巫认识。

    不仅认识,还很熟悉,因为和那名女巫一样,麦尔也是一名魔法师,只不过和已经成为正式法师的女巫不同,麦尔还是个学徒而已。

    回头看了看神殿,麦尔心中隐隐有一丝后怕,暗道还好自己掌握了几分说话的技巧。

    将“有点眼熟”和“像邻居的玛丽婶婶”这两句真话连在一起说,自然而然的,就会让人觉得自己和女巫之前其实并不认识,之所以觉得眼熟,只是因为像邻居的玛丽婶婶。

    但事实上“有点眼熟”是因为真的见过。

    若非如此的话,之前肯定是要在主教的真言术之中暴露的,而一旦暴露,就会落得和那名女巫一样的下场,一名法师学徒要想在神殿中逃走,极为不现实。

    麦尔小步快速向比萨图书馆的方向走去,他昏迷之前可没有向洛伦大师请假,如今已经旷工半天,再晚,只怕就要失去这份工作了。

    雷恩向麦尔挤了挤眼睛,道:“麦尔,洛伦大师让你回来之后马上就去他办公室一趟。”

    麦尔点了点头,转身向走廊的另一头走去。

    到头,随即推门而入。

    一张大圆形的桌子,上面堆满了各种稿件,都是来自公国各地的投稿,薄厚不一,上面都有类似麦尔这种初级编辑的评语。

    非名气投稿者的稿件要想到达沦落大师手中,是要经过层层关卡的,在到达麦尔这种初级编辑之前,还有一道错字和书写规范的检查。

    而麦尔和洛伦大师之间,也还有一道高级编辑的审核。

    可以说,要想在比萨图书馆首席刊物——洛伦·安德烈(该书刊以洛伦大师姓名命名)上刊登一篇文章,是极为困难的一件事情。

    “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事出突然,原因不在你,不过旷工事实不可否认,这个月我会扣掉你半天的工钱,你可有异议。”洛伦大师头也不抬。

    麦尔连连摇头,道:“没有。”

    “如果没有什么事,就回去吧,你桌子上的稿件已经积了不少了,今天之内将那些稿件审核完毕,没有问题吧?”

    “没问题……那,洛伦大师,我就先告辞了。”

    “等等。”就在麦尔即将走出房门之际,洛伦大师又道:“你的身体没什么问题吧,那些异端的手段诡异。”

    麦尔摇了摇头,道:“神殿的牧师已经替我检查过了,没什么问题。”

    “嗯,那就好,回去吧,对了,你上次的稿子我看过了,虽然故事节奏不够完好,但想法很有新意,比前两次进步很多。”

    “谢谢洛伦大师,我会努力的。”

    ……

    ……

    神殿。

    莱德利牧师站在主教身前,时不时看向比萨图书馆的方向,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主教大人,那名少年真的没有问题么?”

    “他没有说谎。”

    “可是,主教大人,那天在场那么多人,为什么偏偏就是他晕倒了,如果他和那名女巫没有关系,为什么会是他?”

    主教看了莱德利牧师一眼:“这不能说明什么。”

    “可是,假如他和那名女巫没有关系,为什么他会见到您时那么紧张?”莱德利还是不太甘心,他总觉得麦尔有很大的异端嫌疑。

    “他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而已,就算是寻常贵族家的少年也会紧张,更何况只是个普通的平民,而且,他还向神祷告了。”

    “一个渎神者是不会向神祷告的。”

    莱德利似乎还想说什么,不过却被主教给打断了:“莱德利牧师,去了一趟王城,你的想法越来越偏激了,这样可不是一个合格牧师的做派。”

    “教堂的书室有点乱了,你去整理一下,平静一下,最近半个月内不要出神殿。”

    ……

    ……

    小巷深黑,刚刚和雷恩分别不久的麦尔突然停了下来,转身看向转角的黑暗处,眼神中带着些不太一样的东西。

    “跟了我一路了,出来吧,再不出来,后面的路程可没这么安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