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奥术徽章 > 第一章 火刑架上的女巫
    “麦尔,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个?”

    麦尔翻开了下一页稿件,又往下压了压,以防被翻过去的纸页再次弹起,才抬起头,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看向桌对面。

    一个年龄大概在十五六岁的少年,体型偏胖,一件灰色的袍子罩住,卷曲的短发下面两只小眼睛似乎在使劲睁大。

    雷恩·加布里,和麦尔同样在比萨图书馆充当审稿工作的员工,加布里家族里面一个庶出的旁系少年,勉强算得上是一个贵族。

    “先说坏消息吧。”

    雷恩从身后拿出一小叠纸张。

    “坏消息是你的稿子又一次被洛伦大师给退回了,不过我觉得你写得挺好的啊,起码比那些刊登上去的一半以上都要好。”

    “真是不知道洛伦大师怎么想的,对自己人都这么严苛……”

    麦尔从雷恩手中接过稿件,稿件上的内容是自己前段时间写的一个小故事,增删修改的次数不少,花费的精力自然也不少。

    稿件被拒,麦尔说不失望是假的,不过他也并非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洛伦大师作为公国内首屈一指的鉴赏大师,对稿件的评估达到了一个极为精准的程度,但凡是他鉴赏的稿件,就没有一次是走眼的。

    比萨图书馆坐落于西林小镇,这个名为小镇,却只屈居于王城之下的城市,之所以能够位居公国第一图书馆,绝大部分原因都是因为洛伦大师的存在。

    既然洛伦大师觉得自己写的不够好,那一定是真的不够好。

    及此,麦尔突然在心中叹了一口气,一个很早以前便准备好,但碍于某种心理却一直推迟的计划似乎要尽早的赶上日程了。

    近段时间对金币的需求越来越大了。

    麦尔抬头笑了笑道:“雷恩,洛伦大师要知道你在背后说他的坏话,肯定又要派你去清理地下室了,一个月过去,想必那里的灰尘又不少了。”

    “洛伦大师才不会知道呢,这里就我们两个人,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雷恩不屑的撇了撇嘴,又道:“麦尔,你想不想知道好消息是什么?”

    “你的体重减了一磅?”

    “麦尔,我跟你说正经的,不要开我玩笑!”雷恩眼睛瞪了起来。

    麦尔表示了歉意。

    雷恩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佯装神秘道:“你还记不记得前段时间我们西林小镇突然实行过的为期六天的宵禁?”

    “记得。”麦尔点了点头:“听说是有邻国的重刑逃犯潜入到了西林小镇,不过我记得城防军不是已经将那逃犯抓住了么?”

    “根本就不是什么逃犯,城防军也根本没有抓住对方,只是对方隐藏了起来,城防军搜寻没有结果,才公布的假消息。”

    麦尔适时问道:“那真实情况是?”

    “异端,是异端!”

    麦尔眉头微微一皱,紧接着又不着痕迹的散去,哪怕是就站在麦尔面前的雷恩都没有觉察到麦尔表情的这一变化。

    “麦尔,你知道什么是异端吗?”

    “魔法师?”

    “嗯,就是魔法师,邪恶的魔法师,窃取了属于神的力量,却拿这种手段来威胁我等神的子民,干着无恶不作的勾当。”

    麦尔神情有些微妙。

    雷恩继续说着:“这一次潜入到西林小镇的就是这么一个女巫,这群城防军真是废物,无声无息的就让对方潜入了进来,而且还抓不住对方,废物!”

    “还好有神殿的牧师在,前往王城述职的莱德利牧师回来之后只用了区区不到十天就将这个邪恶女巫给抓住了!”

    雷恩情绪有些激动。

    “啊哈,麦尔,这意味着我们以后再也不用宵禁了,那群废物城防军,害得我整整六天都只能闷在小屋里,我都快憋死了。”

    “对了,麦尔,你还没有见过女巫吧,听说这次抓住的这名女巫要在今天下午被安排在神殿的广场上实施火刑,麦尔,我们一起去看吧。”

    “什么是火刑?”

    “不知道,谁管他的,大概就是放火吧,这些渎神者,就是该死!”

    ……

    ……

    神殿坐落在小镇的东南方向,作为神的代言人的居住场所,和普通建筑相比,最大的特征就是豪华,以及夺目。

    巨大的石柱,上面雕刻着神的光辉事迹和伟岸形象,连绵的碑墙,上面绘画着的,都是神对世人的教诲和悲悯。

    神殿中央,是古典的圆顶教堂,早上有大量的居民有序进入,在此聆听牧师的祷告,颂唱对神的敬畏,忏悔自身的罪过。

    然后,一张赎罪卷是不可少的。

    麦尔和雷恩来到神殿的广场时,四周已经挤满了人,西林小镇的居民似乎都对这个女巫好奇,当然,也有可能是对女巫即将被实施的火刑好奇。

    费了好大的力气,麦尔和雷恩才挤进了内圈当中,看清楚场中情况。

    中间一个高台,高台上一个巨大的十字架,十字架上绑着一个女人,女人的对面是一个身穿红衣的教堂主教。

    “渎神者,向神忏悔你的罪过!”

    主教上了年纪,背微微有些佝偻,不过谁都不敢小视这个老者,因为他是神的子民中最接近神的那一部分,身上有神的光辉。

    十字架上的女人是个特例,一口唾沫狠狠的朝主教吐去,但在主教身前一米时即受到某种力量阻挡,无法再前进半分。

    “神?不过是个在路上走远点了人罢了,为了自己不被威胁,就想阻止别人,不让其他人走这条路,与其说是神,还不如说是魔鬼!”

    “你们所崇敬的,只是一个自私的魔鬼!”

    主教当然不会被女巫的这几句话影响,事实上,这种魔法师他见得多了,因此并没有太多的表情,而是眼睛微闭,双手置胸,开始默念些什么来。

    便是一道光突然从天空落下,直直的照射在女巫的身上,然后女巫的身体便像是遇着了火的纸页一般,惨白的火焰在女巫身上燃烧起来。

    “啊……!”

    女巫痛苦的声音几乎要将整个神殿给掀翻。

    “我诅咒,我诅咒你们,我诅咒你们都不得好死,我诅咒你们见识到你们所信奉的神的真面目,我诅咒神,堕落!”

    突然,麦尔发现女巫猛的朝自己看来一眼,紧接着,麦尔就感觉到脑海一片空白,身体不受自己所控制,只能隐隐约约听见些声音。

    “麦尔,你怎么了?你可不要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