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灵异悬疑 > 诡妻的秘密 > 第十七章 搜身
    那天晚上被她自己吃掉的手臂又长在了身上。

    朝四周看了看,除了老太太外,还有一些鬼物在道路和广场上游荡着。

    不过好像除了我以外,其他的人看不到,哪怕有一个女孩儿正坐在鬼的身上,那个女孩儿都毫无察觉。

    再次见到这样的场景,我心里并没有太大的恐惧,不过我还是转身朝超市走去,至少现在我不想再招惹这个老太太!

    走到超市前,我一转身,老太太那一张脸正好贴在我的脸上,我不由得退了两步,撞到了卷闸门上。

    她果然是冲我来的!

    我眼睛眯了起来,缓了两口气,把刚才被吓得紧张的心情缓和了下。

    我问她到底要干什么。

    老太太站在那儿没有说话,一脸的褶子把眼睛都挤成了一条缝,眼睛里冒出的一丝红光让我的戒心更加重了。

    她站在那儿没有说话,就这么盯着我。

    “老太太,我们人鬼殊途,如果可以的话,我明天烧点纸钱给您,您就放过小子吧。”我又继续说道。

    老太太还是不说话,不过鼻子皱了几下,就好像在闻什么气味一样。

    “老人家,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我就回去睡觉了,您保重。”说完后,我就把卷闸门打开进到了超市里。

    然后把卷闸门关上了,自始至终老太太都没有说话。

    虽然没有初次见鬼的惊恐,但是被一个鬼这么盯着,心理上还是很压力的,把卷闸门关上后,我松了口气,不过又隐隐的有些担心,为不知道那个老太太到底要干什么。

    在柜台拿了包烟后就朝二楼卧室走去。

    从卧室窗户朝下看了看,那个老太太消失了,我左右看了看,其他鬼物基本上都还在。

    躺在床上,拿出纸笔,写了句‘我想跟你聊聊,雪儿怎么样了?’

    我不知道如果红旗袍女人出现时,我会不会像以前一样连动都不能动,所以把这句话写完后,我就把这张纸放到了枕头边上。

    并且将手机充着电打开录像功能,也放到了床头上。

    躺到床上吸了根烟,我就静静的等着。

    强撑着精神等到凌晨两点钟,红旗袍女鬼都没有出现,眼睛再也支撑不住了,慢慢的我就睡着了。

    一声鸡鸣将我唤醒,我挣开眼睛坐了起来。

    那声鸡叫就仿佛响在了我的耳边,我不由自主的左右看了看,一切正常。

    我皱了下眉,哪来的鸡叫?前几天早上就听到了一次,怎么现在又听到了?

    虽然有些疑惑,不过也没太往心里去,毕竟这鸡一叫,那些鬼东西就消失了。

    顿了下后,才想起自己忘了正事,摸了下自己的身上,衣服还都穿着,有些凌乱而已,看了看枕头边上,那张纸条还在。

    难道那红旗袍女鬼没有来?

    我立即拿过旁边的手机,将录像调到了凌晨两点以后。

    过了会儿,一个身影出现在录像里,不过不是红旗袍女人,而是.......

    而是那个老太太!

    我不由得身上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可是接下来老太太做的事情让我愣在了床上,老太太出现后,爬上了我的床,然后在我身上开始乱摸。

    难道老太太想老牛吃嫩草,刚想到这,我胃里开始上涌,有种想吐的冲动!

    老太太把我全身上下摸了一个遍,就下了床,站在床边盯着我,眼里的红光更盛了。

    看到这里,我松了口气!

    老太太又皱了几下鼻子,“怎么会没有?难道在他的身体里?”

    听到她的话,我就是一愣,她在找东西!

    脑子里面忽然想起姓刘的让雪儿交出的东西,也想起了小王在医院病房逼我交出东西,难道这个老太太也是来找那个东西的?

    可是老子这儿哪有什么东西啊。

    难道雪儿真的把东西给了我?可是自己一点儿印象也没有啊。

    老太太说完后,伸出了他那骨瘦如柴的手,不,应该是全是骨头,连皮也没有!

    难不成老太太要把我剖开?

    虽然自己现在还活着,但是身上还是出了一身的冷汗!

    “算了,再找机会吧!”老太太说完这句话后,就在录像里消失了。

    我立即就躺在了床上,心里是一阵后怕,老太太如果一抓子下去,也许我现在就已经是一堆骨头块了。

    缓了几口气,自己慢慢的平静了下来,心里对那个‘东西’更加好奇了。

    红旗袍女人没有来,难道她跟雪儿一样,遭到了不测?重新拿起枕头边的纸条,我陷入了沉思之中。

    虽然心里还是膈应红旗袍女人上了我的事情,但是我知道她跟雪儿肯定有很深的关系,否则的话,不会雪儿出现她也随后出现。

    想解开这一切,那就只能去找姓刘的那个王八蛋。

    想到这里,我坐了起来,可是随后,我又停住了,靠在了床帮上,点了根烟狠狠的抽了几口。

    姓刘的绝对不简单,我就这么去找他,肯定是找死!

    再者说了,我连他的家在哪儿都不知道!上次问过老马,老马也不知道,只知道他的电话而已。

    我拿出电话想给姓刘的拨过去,刚把号码调出来,我就停住了,不行,我这样过去,太被动了!

    我虽然有些笨,但是我并不傻,自投罗网的事情我才不会做。

    抽完嘴里的烟后,我心里有了个主意,既然我不能自投罗网,那为什么我不能张开网等他来呢?

    别人都来我这儿找那东西了,都想得到那个东西,那姓刘的肯定也不会例外!

    虽然我还不知道那东西是什么个东西,但是并不妨碍我拿它当个晃子,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呢,这儿自己是主场,比傻头傻脑的去姓刘的那儿可要安全多了。

    完善了下自己的计划后,我就朝楼下走去。

    水果刀菜刀还有货架上其他的小刀具,我全部分散放到了别人看不到的地方。

    然后打开超市门,又出去买了一些鞭炮,顺便饱饱的吃了个早餐。

    前几天晚上碰到鬼打墙时,除了鞭炮别的东西都不怎么管用,虽然感觉大白天鬼东西不可能出来,但还是防范一些的好。

    一切就绪后,我就拿出手机调出姓刘的电话号码就打了过去。

    电话刚响了两声,就被接通了。

    “小子......”

    “想要那东西,中午十二点前带着雪儿她们两个来超市找我!”姓刘的刚一开口,我立即就把话接上了,并且说完后,我立即把电话挂断了!

    现在我能做的,就是等着姓刘的上门了。

    虽然我没有多少信心能斗得过他,但是我知道我不能放弃,否则的话,雪儿就真的没有希望了。

    超市正式开门后,我想到了叶子,她真的没来,不过我立即用力的晃了下脑袋,不敢再想叶子,她真不来了也好,这不就是我想要的结果吗?我无奈的苦笑了下。

    九点十点十一点,姓刘的还没有到,我就有些心烦意乱了,难道我赌输了?

    来来往往的人买东西,我心不在焉的应付着!

    正在这时,五杂店的老板走了进来,“柱子,怎么没去老马家帮忙?哦,叶子没在,叶子去了是吧?”五杂店老板说完后,拿起柜台上的烟就抽了根点上。

    我听到后就是一愣。

    “老马家怎么了?”我不由得问道。

    “老马媳妇死了,你没看他家没有开门啊,还邻居呢。”杂货店老板说着就要把我的烟放他口袋里。

    他这个爱占小便宜的毛病,我早就料到了,可是现在我根本顾不上这些了。

    连忙问老马媳妇出什么事儿了,怎么死的,什么时候死的。

    “老马媳妇疯了,昨天晚上光着屁股就跳楼了,可怜啊。”杂货店老板说完后,又从我柜台上拿了包口香糖就离开了。

    老马媳妇疯了还跳楼死了,好好的一个人就这么死了!我感觉一时之间根本接受不了。

    正在这时,一只手放在了我面前的柜台上,“我来了!”

    听到这个声音后,我立即抬起了头,姓刘的面无表情的站在柜台那儿。

    不过他的脸色有些苍白,就像大病初愈的样子。

    我眯了下眼睛没有说话,手放伸向了放在柜台下面的水果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