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灵异悬疑 > 诡妻的秘密 > 第十六章 把东西交出来
    看到叶子倒在地上,我连忙支起了身体,戒备的看着那个医生,“你是谁?”

    说着话,手就按在了连接护士台的按钮上。

    “是我!”医生说着话,将口罩就摘了下来。

    看着这熟悉面孔,我就是一愣,小王,老马店里的伙计小王,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怎么还成了医生。

    “你不是疯了吗?”我看着小王问道,手还是按在按钮上。

    小王转身将病房的门插上了。

    “柱子哥,如果我不装疯的话,我就死掉了,这次我偷偷的过来,就是要把事情全部告诉你,否则的话,我们两个就真的完了。”小王看着我说道。

    我听到后眯了下眼睛,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王左右看了看后走到我身边,一副小心翼翼怕被别人发现的样子,然后凑到了我耳边,“柱子哥,老马......”

    话还没有说完,按着按钮的手腕忽然被小王掐住了,我心中大叫一声不好,抬起另一只手就朝小王的脑袋砸了过去。

    ‘澎’一拳打在小王的头上,小王的身体晃了晃。

    我连忙按那个按钮,可是这时候才发现那个按钮已经被小王夺了过去,不但如此,他还将连接按扭的电线给扯成了两半。

    随后,小王一把掐住了我的脖子,把我按倒在病床上。

    我也不甘示弱,要说打架,老子还没怕过谁呢,我抬手也掐住了他的脖子。

    他的脖子好凉好硬!

    不管我怎么用力,小王好像没有知觉一样,我心里咯噔一下,感觉事情不太对劲,小王是个什么熊样,我一清二楚,如果真是小王的话,我一脚就能把他踹出两米远,他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力气。

    “将东西交出来!否则的话,死!”阴森森声音响在我的耳边。

    “什么东西?”他并没有用太大的力气,我还是能说得出话,在说话的时候,我脑子飞快的转着。

    “那个女人肯定把东西给了你,否则的话,你早死了!把东西交出来,我饶你一命。”小王恶狠狠的说道,嘴里流出的口水滴到了我的脸上。

    一股恶臭!

    我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并且屏住了呼吸。

    而就在我屏住呼吸的同时,我发现小王的脸色变了变,手上的力气也松了点。

    趁这个机会,我一拳击向了小王的下身之处,小王惨叫一声,趁他松手的空隙,我一翻身从床的另一侧翻到地上,然后立即爬起来,抓起了床脚上的输液支架。

    “你到底是谁?”手里拿着武器,心里就有了些底气。

    “嘎嘎,把东西交出来。”小王一下子跳到了床上,说着话就朝我扑了过来。

    我不知道什么是杀气,但是我现在真真切切的感觉得到小王这次出手是真的要杀我了。

    想到这里,我也不客气了,躲过他的攻击后,我挥动着输液架就朝他的头上砸去。

    而就在这时,病房外面传来了声音,问里面怎么关上门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立即大喊这里面有人行凶,让他们赶快进来帮忙。

    楼道里静了下后就传来了砸门的声音。

    小王冲我阴森笑了下,“我还会回来找你的!”小王说完后就朝窗户那儿冲去。

    这时候哪能让他走,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我抡起输液架就朝小王的背后砸去。

    可是小王一个跳跃,就跳到了窗台上,然后回头冲我笑了下后,立即从窗户上跳了下去。

    这时候,病房门已经被打开了,医生护士还有两个保安从外面冲了进来。

    我松了口气后就坐到了地上,不过看到还倒在床边的叶子,我又站起来走到叶子那儿,将叶子抱起来放到了床上。

    随后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医生后。

    可就在这时,我感觉天玄地转,一下子倒在了地上。

    当我再次醒来时,叶子在我床边坐着,我连忙问事情怎么样了。

    叶子告诉我说,由于那人进来时戴着口罩,所以叶子并没有看清是不是小王。而

    小王那边已经调查清楚了,他一直在他们村子里面,并且还是疯疯颠颠的,不可能出现在医院里,有他们村子的人作证。

    而我呢又一直发烧,所以现在的结论趋向于我出现了幻觉,所以调查现在基本上停滞了。

    我听到后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的确很烫,但不知为什么,我并没有发烧的感觉。

    叶子告诉我说我自从进入医院后,体温一直在三十九四十之间徘徊,不管用什么方法都降不下去。

    “我要出院!”我说完后就把手上的针头拔了下去,然后不顾叶子的阻拦,穿上鞋子就往外走。

    刚才的事情不可能是我的幻觉,来的人绝对是小王!

    他为什么要装疯?还有,他到底在找什么东西。

    我刚才已经摸过了身上,身上除了手机和钥匙之外,什么也没有,而小王竟然说那个女人将东西交给了我。

    他指的是谁?雪儿?

    想到雪儿,我在医院里更呆不下去了,我一定要找到雪儿,看看她到底怎么样了?

    跟医生费了一番口舌,又签了一个免责书后,终于带着叶子离开了医院。

    “柱子,雪儿是谁?”叶子拉着我犹犹豫豫的问了句。

    听到叶子的话,我心里一震,突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叶子了,我是喜欢叶子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心里想的又全是雪儿。

    叶子看到我的样子,叹了口气,就朝前走去。

    我心里有些失落,同时也有一丝的解脱,这样也好,至少叶子可以安全了。

    不管怎么说,我现在已经配不上叶子了,单单因为我现在碰到的事情,我就不能连累叶子。

    叶子说要去超市,我摇了摇头,而是先把叶子送回了家,并且告诉叶子,让叶子先去找个别的工作吧,我的超市很可能暂时不会开了,就算开,我一个人也可以照顾得来了。

    我说完后,不等叶子表示,就拦了辆出租车将叶子推进了车里,让她立即回家。

    随后,我就大步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叶子喊我,我也没有回头。

    打了辆车,我就朝超市所在的小区而去,在车上看了看紧闭的超市门,我叹了口气,如果我的事情不解决,真不知道以后这个超市还能不能开得下去。

    到了小区5号楼楼下,付过车费后,我就朝楼上走去。

    到了雪儿家门前,我急切的敲着门,可是没有任何的回应,这时候我才想起我有她家的钥匙,于是立即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家里还跟上次一样,一地的灰尘,东西也十分杂乱。

    “雪儿,雪儿你在哪儿?”我大声的喊了两句。

    可是没有任何的回应。

    我不知道是跟上次一样雪儿不出来,还是已经遭到姓刘的毒手了,在心底之中,我肯定是偏向于前者的。

    现在去找姓刘的?我没有那个胆量。

    很明显,那天晚上出现的几只鬼物肯定跟姓刘的是一伙的,现在都已经下午五六点了,即便能找到姓刘的家,天也黑了,对我也是不利的,老子可打不过他们一伙。

    所以我选择在这儿等雪儿。

    想到那些鬼物,我叹了口气,我现在只知道中指血对鬼物有克制作用,并且知道要割了他们的脑袋或者插他们的心脏才能对他们造成伤害,至于其它的,我是一无所知,那天晚上弄了那么多的东西,虽然起到了那么一点点的作用,但是效果并不明显。

    我坐在沙发上叹了口气,看来只能白天去找姓刘的讨个说法了。

    刚想到这里,我就感觉有些不对,我刚才在外面似乎并没有感觉自己的身体不适?难道自己没事儿了?

    仔细的回想了下刚才在外面的感觉,虽然还是有些讨厌阳光,可是身上并没有再庠,也没有很重的厌恶感!由于心急,那会儿在外面并没有多想。

    我不知道我身体到底怎么了?本来指着雪儿给我解惑的,可没想到竟然被姓刘的给破坏掉了。

    坐了有十来分钟,也没想清楚这几天的事情,站起来,我就开始收拾屋子。

    虽然现在知道雪儿不是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心里没有一点的害怕,反而看到她住在这么乱的屋子,对她有些心疼!

    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

    将屋子打扫干净,厚厚黑黑的窗帘打开,屋里变得温馨起来。

    当扔垃圾回到楼上时,碰到了对面的邻居,他看到我就是一愣,问我怎么会在这间屋子里,我笑了下,把想好的理由说了一遍,那就是我把这房子租下了,不在超市住,以后就住这儿了。

    然后说还得收拾东西,我就回到了屋里,没有给对门邻居再问问题的机会。

    看着时间到了八点五十多,我就坐在了客厅里,静等着雪儿的出现。

    可是一直等到十点钟,雪儿都没有出现,我心里那种不好的预感更加强烈了,昨天晚上雪儿肯定出事了。

    我受伤闭上眼睛时,看到雪儿全身变红,那不是幻觉,肯定是雪儿出事了。

    雪儿没有出现,那红旗袍女人呢?

    想到这里,我站起来就朝外走去,不行,今天晚上我还得回超市里面住,也许红旗袍女人还会出现,哪怕再被她弄一次,我都要知道是怎么回事。

    不过出门前,我从厨房里拿了把水果刀别在了腰里,以防不测,不过这次我不是防红旗袍女人和雪儿的,而是防别的脏东西。

    走在小区花园里,我心一直提着,可是没想到这次很顺利的从花园里走了出来。

    虽然现在十点了,小区里面还是有一些业主没有睡觉,在楼下乘凉或者散步的,看到他们,我心里也稍安定了一些。

    走到小区门口,看到门卫,我试着问了下昨天晚上小区五号楼那儿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他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门卫听到后摇了摇头,说一切正常,并没有事情发生,还疑惑的问我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

    我连忙摇了摇头,说只是随便问问,虽然我不清楚昨天晚上姓刘的和那几个鬼物到底用了什么手段,但是这种事情绝对不可能跟门卫他们说,否则的话,或者自己被人当成神经病,或者小区里面将会出现恐慌。

    我刚离开小区门口,就看到一个老太太颤颤微微的朝我走来。

    我一下子停住了脚步,是她!

    那天早上问我是怎么死的那个鬼老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