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灵异悬疑 > 诡妻的秘密 > 第十五章 战
    第十五章

    转过身,我就朝雪儿那儿冲去!

    冲到那个一米高的小鬼后面,水果刀横在了他的脖子前面,想将他的脑袋弄下来。

    可是没想到刚在他的脖子上抹了一下,那个小鬼就抓住了我的手,同时另一只握住了水果。

    ‘啪’的一声,我还没有来得及将手抽回来时,水果刀就被小鬼头折成了两半。

    心中暗叫一声不好,正想再咬破左手中指指尖时,小鬼头抓住我的手,一用力将我甩开了,狠狠的砸到了地上。

    “走,赶快上楼!到了那儿你就安全了。”雪儿边支撑着边冲我大声喊道。

    “不行,要走一起走!”我爬起来把那半截水果刀扔在地上,又冲了过去。

    我不管雪儿是人是鬼,我只知道她现在在救我,我不能不管他,否则的话,就算以后自己活下来,良心都会不安。

    这一次,我没有冲向一米高的小鬼头,也没有冲向在地上爬着那个,而是冲向了那个女吊死鬼!

    如果不是她在空中牵制,雪儿就不会这么被动了。

    正好,女吊死鬼头上的那绳子又朝雪儿那儿袭去,我一跳起来,一把抓住了那根绳子!

    雪儿看到后,没有再把伞打开,而是持伞扫向了剩下的两个鬼物。

    本来想一用力将女吊死鬼从空中拉下来,可是不管怎么使劲儿,都拉不动她,反而自己都差点被她拉得离开地面。

    这样下去肯定不行,我拉着那条绳子,心思就转了起来。

    我猛的松开绳子,然后立即朝那一米高的小鬼扑了过去,与此同时,将左手指尖咬破,趁其不注意,一指按到了它的额头之上。

    一米高的小鬼一巴掌把我打的飞出两米远,而它则捂着额头痛苦的惨叫起来,身体泛起阵阵黑烟,并且越来越透明。

    这次我爬在地上,想爬起来,感觉脑袋一阵眩晕,刚支起的身体又爬在地上。

    试了两次后,感觉身体越来越虚弱。

    雪儿冲到我身边,抓起我来就朝5号楼跑去。

    “别再用力气,你左右手的中指血全用了,得好好养活几天了!”雪儿边跑着边对我说道。

    我这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刚走到五号楼楼下,就看到在楼道口站着一个人,我眼睛眯了起来,而雪儿也站住了,脸色异常严肃。

    竟然是刘先生!我心里涌起一股很不好的预感。

    “乖乖的跟我走,我饶你不死!”刘先生站在单元口那儿冷冷的说道。

    我眉头皱了下,拍了下雪儿,雪儿把我放下了,拉住了我的手。

    “你别逼我,就算死,我也不会让你得逞的!”雪儿看着刘先生冷冷的说道。

    “要是她现在能出来,还有说这话的资格,你还不够那个份量。五秒钟,你不同意,我就杀了你们,大不了谁也别想得到。”刘先生站在那儿对着雪儿很轻蔑的说了一句。

    别的话我没有明白,但是姓刘的说了句,要杀了我们,我听得清清楚楚的。

    “时间到了,都去死吧!”我刚要说话,刘先生吼了一嗓子就朝我和雪儿扑了过来。

    “这是你逼我的!柱子,赶快上楼!”雪儿吼了一句后,一手持伞迎向了刘先生,另一只手用力将我推向了一旁。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呢,雪儿就被刘先生一脚踢了回来,爬在了我的身前。

    “死吧!没有你做为载体,捉她就易如反掌了!”刘先生说完后,手持一把桃木剑就朝雪儿刺了过来。

    看到雪儿有危险,我本能的伸出手,一把抓住了桃木剑的剑尖!

    好痛,手上的血立即就流了下来。

    可是现在哪顾得上这些,桃木剑还在继续朝雪儿的咽喉之处刺去。

    我一咬牙,用力的将桃木剑朝旁边扯去,桃木剑刺空了。

    正在这时,刘先生又用力的将想桃木剑扯回去,我用力的将桃木剑往旁边一推,然后趁这个机会,一把抱住了刘先生的腰,然后一用力将刘先生朝后推去。

    我不能再给他出桃木剑的机会,别说我还能不能握得住,就算再一次握住,我的手也废了。

    一直把姓刘的顶到后面的墙上,我还紧紧的握着他的腰。

    与此同时,我大吼着让雪儿赶快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想让雪儿受伤,看到她被姓刘的踹飞,我的心很疼。

    姓刘的拳头击打在我的背上,就跟锤子一样,老疼了。

    “找到了她们,留着你也没用了。”刘先生说完后,我就感觉自己背上一阵刺痛,身上的力气仿佛被抽空一样,桃木剑从身后穿过了我的肚子,血顺着桃木剑往下流。

    慢慢的,我倒了下去,不过在倒下去的同时,我的手还紧紧的抓住姓刘的裤脚。

    我完了,但是我要给雪儿一个逃命的机会。

    “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杀了你,也算给你一个解脱。”姓刘的说完后,一用力将桃木剑从我身体里抽了出去。

    我嘴里吐出了一口血,感觉自己有脑袋越来越沉。

    他又抬起脚来,一脚把我踹到了一边,我躺在了地上,感觉自己有种要飞起来的感觉,身体越来越清。

    “不.....”雪儿的怒吼声响了起来。

    我用力的转了下头,雪儿流着泪,头发飞扬着。

    “他死了,你就是留着那个东西也没有用了,交出来,我留你一命。”刘先生说完后就朝雪儿扑了过去。

    眼神恍忽间,雪儿的身上好像涌出了血,白色的衣服全部变成了红色,剩下的那几只鬼物和姓刘的好像一起朝雪儿扑了过去。

    我感觉自己的眼皮越来越沉,身体越来越轻,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吗?

    我再也支持不住了,合上眼皮陷入了黑暗之中。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眼前浮现出雪儿满身是血,被桃木剑刺穿了胸膛。

    ‘啊...’我大叫了一声坐了起来,睁开了眼睛。

    眼前站着一身白衣的女人,我立即将她抱住了,“雪儿,雪儿,你不能死!”

    “柱子,你咋了?雪儿是谁?”叶子的声音响在了我的耳边,我愣了下后,将怀里的人松开,这才发现我抱着的根本不是雪儿,而是叶子,只不过今天叶子也穿了一件白色的休闲装而已。

    我摇了摇头,说做了一个恶梦。

    说完之后,我愣了下,我难道没有死,我摸了下自己的手,是暖的,我又摸了下自己的肚子,不疼!

    我疑惑的把手伸进了衣服里面摸了下,肚子那儿竟然没有伤口。

    我又看了下自己的双手,两个中指指尖也没有伤口!

    好像那一切都没有发生一样,可是我知道那些事情都是事实,绝对不可能是梦!

    可是我身上的伤口呢?姓刘的一剑刺穿我有腹部,现在怎么连个伤口也没有?

    茫然的朝四周看了看,这才发现我竟然在医院的病房里,我怎么会在医院里?

    叶子摇了摇我,着急的问我到底怎么了,见我没有什么反应,叶子转身就要出病房去找医生。

    我连忙拉住了叶子的手,问她我怎么会在医院里。

    叶子告诉我说,她不放心怕我出事,所以那天天还没有亮就去了超市,到了那儿后就看到我躺在超市前面,一动也不动的,叶子立即就找了救护车,这才把我送到了医院里。

    在医院里,医生也没有查出怎么回事来,只说我身体虚弱,但是我这一躺,就是整整两天。

    听完叶子的话,我揉了下自己的额头,努力的回想着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雪儿怎么样了?她去了哪儿?还有姓刘的怎么样了?他可是冲着灭杀雪儿去的,雪儿有没有逃离他的魔掌?

    我倒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我连个伤口也没有了,又为什么我会躺在超市门口?如果是雪儿送我去的,她现在在哪儿,如果是姓刘的?他为什么没有杀我?

    想着这些问题,脑袋就有些开始疼痛。

    叶子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摇了摇头什么也没有说。

    躺下闭上眼睛,思考着我接下来该怎么办。

    可就在这时,一个医生走了进来,叶子正要打招呼时,那医生手起掌落,一掌砍在了叶子脚后,叶子立即晕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