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灵异悬疑 > 诡妻的秘密 > 第十三章 普通人的悲哀
    将东西拿出来一看,我就愣住了,又是巧合?还是被我蒙对了?

    虽然香炉里的灰长时间没有动过,几乎都快结成块了,可是雪儿家的钥匙竟然真的在这儿呢,就跟我在老家的习惯一样。

    把钥匙塞到门外的香炉里,紧贴着香炉边,别人摸都摸不到,何况这个地方是一个忌讳的地方,也没有人会轻易的动别人家门外的香炉。

    看着手里的钥匙,我心里的疑云是越来越重。

    稍犹豫了下后,就将钥匙插进了钥匙孔,一拧,门锁开了!

    拉着门把手,我屏住了呼吸,一咬牙,将门拉开!

    当看到里面的场景后,我呆呆的站在门口,脑子里面蒙蒙的,感觉身上一阵冰凉,但是又感觉这种凉很舒服!

    只见屋里乱糟糟的,地上厚厚的灰尘,猛然开门带起的风,将灰尘带了起来飘荡着。

    我早上来的时候干干净净的,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我呼吸急促起来!

    太不可思议了,难道我早上看到的都是假的?看这个样子,这个房子的确很长时间都没有人住了,那我早上看到的雪儿又是怎么回事?

    抬起僵硬的腿朝迈到了屋里,落脚之处又荡起了灰尘。

    我不由得扭头朝厨房那边看去!

    桌子上摆着两个碗,还有两个盘子!

    自认为经过这两天的事情,胆子大了很多,可是现在也不由得感觉身体发软。

    咬牙走到餐桌那儿,碗里很脏,连碗里是什么东西都看不出来,黑黑的,一股恶臭的味道。

    心澎澎的跳着!难道我早上就是用的这碗吃的饭?那我吃到肚子里的是什么?

    想到这,就感觉胃里的东西上涌,我一弯腰,就吐了出来,连着吐了好几口,胃里才稍舒服了点儿。

    扶着桌子站起来,看着桌子明显的手印,我想离开这儿,可是我不能!

    “你在哪儿?给我出来!出来!”我大声的吼了一句。

    屋里很静,一点儿声音也没有!

    我转过身看向了客厅,乱乱的,家里的窗帘也都拉着,黑黑的窗帘就仿佛化不开的乌云,笼罩在我的心头。

    走到客厅看了看沙发,上面也是一层的灰尘,根本不可能是早上有人坐过的样子。

    正在我不知所措之时,看到茶几上压着一张相框,我拿起来,将上面的灰尘抹去一看。

    眼睛就眯了起来。

    竟然是雪儿的照片!

    这个房子真的是雪儿的?那我早上见的难道是......

    我轻轻的将照片重新放回到茶几上。

    在这一刻,似乎心里也没有了那么大的恐惧,也许是恐惧的麻木了,也许是彻底的接受了世界上有脏东西的事实。

    更或者,这里面昏暗的环境给了我一种安全的感觉,虽然我极力抑制这种感觉,可是在内心深处竟然一点儿也不排斥这种昏暗的环境和气息。

    在客厅扫视了一圈儿后,我又朝卧室走去,卧室里面很是昏暗,厚厚黑黑的窗帘,外面的光线根本照射不进来!可是我发现在我现在根本排斥这种环境,也没有想着去开灯。

    地面上散落着很多白色的衣服,不管是外套还是内衣,全是白色的。

    看来,雪儿的确喜欢白色。

    我蹲下,翻了下衣服,包括衣柜里面,也全是白色的。

    可是那个总是跟雪儿同时出现的红旗袍是怎么回事?难道真的不是雪儿,可是她们之间似乎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啊。

    “你在不在?我想跟你聊聊,我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回到客厅后,大声的喊了一句。

    没有任何的回应!

    “你不在?还是说现在白天你出不来?”我又站在那儿说了一句。

    还是没有任何的回应。

    今天早上的事情绝对不是幻觉,回想着早上来到这儿的经历,想起了她说让我晚上过来,并且让我以后晚上都要在这儿住,我叹了口气,看来晚上不得不再过来一趟了!

    我转身朝外走去,可就在走到门口要开门时,眼睛余光看到门旁边一个黑色的东西。

    我低头一看,竟然是一把黑伞!

    看到这把黑伞,我眼睛眯了起来,这一切的好像就是从黑雨伞开始的!可是我刚才进来时根本没有看黑伞啊,难道她一直在房间里?

    这时候,我忽然想起,我带来一把伞,而我放的位置就是在这个地方,我的伞去哪儿了?难道是她跟我调换了,知道平常颜色的伞对我没有太大的用处?

    把黑伞握在手里,凉凉的,很舒服!

    “你肯定在这儿!出来!我要跟你聊聊!”我拿着黑伞站起来面向客厅说了一句。

    “好,那我晚上过来,希望你能给我一个交代!”静静的等了一分钟,还是没有任何的回应,我拿着黑伞转身打开502的门离开了。

    虽然心中有个声音还在告诉我说黑伞晦气,可是我现在哪顾得上这些,不拿伞出去,外面太阳那么毒,我现在的身体绝对受不了,更重要的是,心里还有另一个声音告诉我,我是喜欢这把黑伞的。

    至于502的钥匙,我直接放到了自己口袋里!

    走出单元口,看着外面的阳光,我身上又开始不舒服,连忙把黑伞打开罩在了头上,一瞬间,身体上的庠就消除了!

    踏出阴影区站在阳光下面,身体又开始有些庠了,不过比来的时候要轻了很多。

    我不敢再继续尝试,连忙顺着阴影区朝小区外面走去。

    当走回超市门口,老马正好出门看到我,“柱子,......”

    “刚去看了看医生,医生说我皮肤不太好,让我尽量不要晒太阳!”说完后,我就走回超市,没给老马再继续询问的机会。

    我知道他肯定想到了黑伞的晦气之处,再联系他店里的事情,他心里不犯嘀咕才怪。

    店里有顾客,我直接就上了二楼,然后将屋门锁上了!

    拿出烟和火机,刚把火机打着,我就又松开手,把烟扔在了一边,火烤的脸有些不舒服。

    “唉!”我长叹了口气!

    躺在床上,心里五阵俱杂,不知道自己到底该何去何从。

    十几分钟后,叶子在外面敲门,我没有开门,告诉她我想自己一个静静!

    我想了很多,甚至想到如果我死了,我家人该怎么办。

    我给母亲打了一个电话,装作很高兴的样子跟她聊了十多分钟,然后告诉她说,儿子现在挣钱了,一会儿给她打过点钱去。挂掉电话后,我就离开卧室,把卡给了叶子,让叶子把卡里剩下的六万块钱给母亲转了过去。

    叶子接过卡后就离开了超市。

    等叶子回来后,我跟叶子聊了下,劝她赶快离开我这儿,超市的事情她不用管了,如果我命大能把事情解决了,她再回来上班,叶子死活不同意,最后我也没办法了,只能在五点多的时候就让叶子提前下班了,白天脏东西不敢出来,叶子的安全应该没有问题。

    虽然她不同意,但是奈不住这是我最后的底线,叶子只能同意下来。

    至于她问我别的情况,我一个字也没有再跟她说,但是我现在身上的情况,她是清楚的。

    叶子下班后,我一个人边守着店,边在网上查着一些驱鬼避鬼的办法。

    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不知道怎么面对,只能借助这些网上的知识,也不管用不管用,至少求个心安吧。至于再去找其它的阴阳先生这类的,我没有路子,根本不知道去哪儿找。

    我现在只有一条信念,那就是我的命绝对不会交给别人,哪怕现在看雪儿似乎对我并没有恶意。

    边查着资料,心里叹了口气,也许这就是普通人的悲哀吧。

    店里的小挂件上有佛像观音像十字架小葫芦,我全都拿了过来装到手提袋里。

    并不是我不想带在身上,而是我不敢,因为当我抓住那些东西时,总感觉有些别扭,想到自己不能晒太阳,我总感觉我现在的身体出了问题,如果配戴这些东西,很可能会出现不可知的意外,虽然这只是一种感觉,但是我不敢尝试。

    又到厨房里拿了几头大蒜,带上手套后剥掉蒜皮放到了袋子里。

    周围店里有卖糯米的,我去那儿买了两斤,同样装到了袋子里。

    只要网上写的能够驱鬼的东西,能找到的,我全塞了进去,大大的一个提袋,让我心里安生了一些。

    太阳落山了,天色慢慢的暗了下去,拿了两包方便面,就着根火腿吃了下去,当然,我并没有煮,就这么生吃了下去。

    东西准备好后,我就把卷闸门拉了下来,一个人坐在柜台那儿反复思量着今天晚上可能出现的任何意外。

    刘先生和雪儿跟我所约定的时间都是九点钟,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在网上也没有查到,但我根据他们定的时间,觉得九点之前应该不会出现别的意外,应该也不会出现那些脏东西。

    他们两个都让我今天晚上去,我考虑了一个下午,还是想先去找雪儿。

    七点半的时候,刘先生给我打来一个电话问我到哪儿了,我告诉他说我今天晚上有事,就不过去了,说完后我就把电话挂了。

    看着时间到了八点半,我把在阴阳水里泡着的水果刀拿出来别在了腰上!

    (阴阳水,也是我在网上查的,一半凉水一半热水混合而成,至于管用不管用,我也不知道,但是现在只要能弄得出来的,我全弄了一遍。)

    随后,拿着提袋打开超市卷闸门就朝小区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