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灵异悬疑 > 诡妻的秘密 > 第十二章 身体的变化
    电话通了!

    听到里面的音乐声,我精神就是一震!他果然没死!

    “柱子,你竟然没死!太好了!”刘先生激动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出来。

    我一下子愣了!他竟然在担心我?

    这不对啊,他昨天晚上还打算掐死我呢,他师兄也死在了这儿,怎么会担心我呢?

    本来一肚子的话,一下子被刘先生给堵了回去。

    “柱子,说话啊,怎么了?”见我这边迟迟不说话,刘先生急切的问道。

    “昨天晚上怎么回事?你师兄呢?”我试探式的对刘先生问道。

    “死了,连魂魄也被那个艳鬼抓走了!”刘先生的声音低沉了下来,哽咽的声音在电话里传了出来。

    我拿着手机,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

    “对不起......”

    “我要报仇,帮我报仇!我一定要为师兄报仇。柱子,你帮我!”刘先生又激动的说道。

    我刚想答应下来,忽然想起昨天晚上刘先生充满杀意的掐着我的脖子,我摸了下自己的脖子,总感觉有哪个地方不太对劲。

    刘先生缓了几口气后就把昨天晚上的事情给我说了一遍。

    他说他为了迷惑红衣女鬼,以便让师兄有出手的机会,就把我当成了人质,但没想到师兄出手后,也不是艳鬼的对手,师兄为了能让刘先生逃出去,拼死搏斗,最后艳鬼将他师兄的脑袋活生生的咬了下来,艳鬼也受了重伤,刘先生才找到机会逃出去。

    刘先生说完后放声大哭起来。

    我没有说话,也没有将手机从耳边拿走,反而很平静的听着刘先生的哭声。

    两分钟后,刘先生止住了哭声。

    “柱子,对不起,我控制不住自己,让你见笑了。”刘先生哽咽的对我说道。

    “节哀!不过刘先生,我有一点不太明白!你昨天晚上明明都要杀了我,不要说那只是开玩笑,我感觉得出来!”刘先生说的虽然没有漏洞,但是我忘不了刘先生死命掐着我的脖子,来威胁红旗袍女人的事情。

    “我怎么可能杀你呢,我之所以那样做,是因为那艳鬼绝对不会让你死。事不过三,第三次才是她最要的一次,你已经承受了她两次那啥,第三次她肯定不会放过,所以她肯定会出手,这样我师兄才有出手的机会。再说了,如果她不出手,我最后也会松手的,顶多你晕过去,绝对不可能死掉。”

    刘先生顿了下后又接着对我说:“还有,我现在不得不告诉你一点,那就是平常人的话,只要承受艳鬼一次,不是疯就是精尽人亡,而你没事,这也是那个艳鬼连续找你的原因,也是我将你做为人质的原因。所以你现在还是很危险。”

    我听到后眯了下眼睛,“你想让我怎么帮你?”

    “今天晚上九点之前你来我这儿,这样的话,我这儿就是主场,只有这样才能灭了她。”刘先生对我说道。

    随后,刘先生就把地址给我说了一遍。

    我有些犹豫,对于昨天晚上刘先生掐我脖子的事情,我心理上的阴影根本消除不了。

    “对了,柱子,我师兄的尸体怎么样了?师兄为了救我,我现在能做的就是为他报仇,还有为他收尸了。”刘先生又问道。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说尸体消失了?那等于变相承认尸体被我藏起来了,可是如果不告诉他,如果他说的都是真的,那无头尸体跑哪儿去了?

    总不能是自己跑的吧?想到这里,身体不由得有一阵发冷。

    正在这时,卧室门敲响了,叶子的声音也传了进来,我连忙给刘先生说有事,然后立即把电话挂掉了。

    叶子走了进来,端了一杯水递给了我。

    面对叶子关心的眼神,我强挤出一个笑容。

    将水杯接了过来,温温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些讨厌这种感觉。

    “趁热,喝点水,不管有啥事,我跟你一起面对。”叶子看着我说道。

    把水杯放到嘴边,可是刚把水喝到嘴里,身上又庠了,我不由自主的将水吐了出来,身上的感觉好了一些。

    我皱了下眉。

    怎么会这样,水的温度正合适,为什么我现在从心底这么抵触。

    忽然,我想起在路上晒到太阳时身上也是发庠,我不由得想起了雪儿所说的那句话,这几天不要让我晒太阳,她为什么要这么说?我晒太阳为什么身上会发庠,喝水为什么也会庠?难道我身体出问题了?

    我脑子里又闪出昨天晚上红旗袍女人跟刘先生的对话,药丸解药?难道真的是刘先生让我吃的那药丸出的问题?

    在这一刻,我心里起伏不定,不知道该相信谁?总感觉他们都在瞒着我什么。

    想到这里,我站起来朝楼下走去。

    当走到超市门口,看着门外地面上照射的阳光,心底之中又是一阵厌恶,虽然不是很强烈,但是这种感觉根本压不下去,就仿佛一片乌云压在心头。

    不行,我要去做个试验!

    我握了下拳头,走出门外,虽然还没有中午,但是走出几步后也就能晒到太阳了。

    一阵奇庠袭来,是那种深入骨髓的庠,我不由得挠了起来,越挠越庠。

    我低头看向自己的胳膊,上面全是红点!还有我挠过的印迹,很多地方都被我挠得快出血了。

    看到这些,我连忙退了回去,退到了超市前的阴凉处。

    虽然还是庠,但是轻了很多!

    站在超市门口,我傻眼了,我竟然不能晒太阳了,也不能接触热水了!这是什么情况?

    难道?

    我不敢想下去了!

    虽然自我安慰说应该是患了某种皮肤病,但是这个理由太过苍白,连我自己都不相信。

    叶子抓着我的手,担心的看着我。

    “叶子,给我拿瓶冰水!”我压抑着想要吼叫的冲动,低沉的对叶子说道。

    叶子听到后转回超市,很快拿过了一瓶冰的矿泉水,我将它握在手里,手上的庠消退了!红点点也消失了。

    拧开瓶盖,喝了一口,身上一阵舒爽!

    是那种发自身心的爽快!

    并且喝完水后,我看了下自己的胳膊,除了挠的印迹还存在,胳膊上的红点全部消失了。

    我虽然不知道我身体出了什么问题,但是我知道我现在绝对不正常。

    叶子问我到底怎么了?身上到底是怎么回事?叶子说着话的时候,脸色苍白,我刚才的样子把叶子吓坏了。

    “叶子,走吧,不要在这儿了!这个超市也开不下去了,走吧,重新找份工作。”我看着叶子说道。

    叶子的泪流了下来,摇了摇头,“柱子,到底怎么了?”叶子站在我面前倔强的说道。

    我叹了口气,“柱子,世界是真的鬼!我怕是身上不干净了。”

    说完后,我抱着自己脑袋爬在了柜台上,泪也流了下来。

    “刘先生呢?”

    “他......”我抬起头苦笑了下后,不知道该怎么说。

    如果我身上的问题是刘先生药丸的作用,那刘先生算什么?可如果不是他的话,那就是红旗袍女鬼的事情了,可是她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难道真的是因为刘先生说的必须上了我三次后,才会把我干掉?

    有顾客进来买东西,我们两个就不说话了,叶子去招呼顾客时,我看到老马站在门外探头探脑的往我这边瞅。

    看到老马,想起了疯掉的小王,我就走出了超市,当然,我现在可不敢走到阳光下面,站在阴凉地方,身上庠的感觉还轻一些,还能忍受得了。

    “老马,小王怎么样了?”见老马要张嘴,我连忙开口,打断了他的话。

    我刚才在阳光下面的怪异动作,老马肯定看到了,再加上这两天店里发生的事情,否则的话他不会是这种有些惊恐的表情。

    “小王已经被他家人接回去了,疯了,真的疯了,我赔了他们家二十万!”老马叹了口气,暂时把他要问我的事情忘记了。

    随后,我问老马,小王在医院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别的表现。

    老马想了下后,说嘴里一直念叨着黑雨伞,其他的就没有了。

    我点了点头,稍聊了几句小王的情况后,我就转身回了超市,没有给老马询问我的机会。

    现在店里比较忙,叶子也没有时间跟我说话,刘先生给我打来电话,我看了看后就挂掉了,我想了下后拿了把伞后就出了超市。

    到了阳光下,我就把伞打开了,身上的庠比直接在阳光下要弱一些,还算在可承受之中。

    然后我就朝小区里面走去,我一定要问下雪儿,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提醒了我这几天的注意事项,看样子应该不会对我不利。

    没有证据,只是有这种感觉。

    基本上都是顺着墙根走,实在避不过阳光,也是立即跑到有阴影的地方。一路上,小区的人都奇怪的看着我,大晴天的打着一个雨伞,自己想想都是别扭,可是没办法,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根本忍受不了阳光直射下,身体上的奇庠。

    走到5号楼下后,我忍着身上的庠抬头看了下,502那儿看着还是黑黑的,虽然看着跟别家窗户没有什么两样,但总感觉那儿仿佛是一张巨嘴,等着我走进去。

    我已经没有退路了,咬牙就朝五楼走去。

    走到502门前,上午的那些手印还都在,看起来没有任何的变化。

    拍了几下门后,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我朝两边看了看,只见门旁边有一个香炉,看起来应该很长时间没有动过了,不管是谁,一般都不会去动别人家的香炉,这是忌讳。

    而我现在管不了这些了,蹲下去将香炉拿了起来,地上除了一个香炉印外什么也没有。

    随后,我又将手插进了香炉灰里,刚在里面搅动了两下后,碰到一件硬硬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