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灵异悬疑 > 诡妻的秘密 > 第十一章 搜查
    听到中年人的话,我不自主得看向了握在手里的门把手。

    果然,一层的灰,即使被抹掉的,一看也知道是我刚刚弄掉的,门上同样如此,好几个明显的手印,其他的地方,也有灰尘,根本不像是住着人的。

    我又看了看自己的手,一手的灰尘。

    我刚刚明明进去过,里面干干净净的,吃饭的时候,我手也是干干净净的,可是我进去前,明明也是敲过门扶过门把手的,我在屋里竟然没有发现手上有灰尘。

    我张嘴想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说出来,可是随即又把话咽了回去。

    这件事情太匪夷所思了,我说出来只会有两种结果,或者被说成神经病,或者引起恐慌,但不管哪一种,对我都是百害而无一利。

    “哥,这么好的房子怎么会没有人住?怎么回事?”我缓了口气后问向中年人。

    “死了!两年前那姑娘死了后,就再也没有人住了。”中年人说完后就朝楼下走去。

    我立即跟了上去,问他这房子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

    中年人告诉我说,两年前,有一个姑娘住了进来,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就死在了家里,过了一个多星期,才被物业的发现,警方介入调查后也没有发现原因。自此之后,这房子再也没有住过人。

    说完后,中年人骑上电动车就要去上班了。

    “哥,那个姑娘长什么样?”我拉着他的电车急切的问道。

    “长得挺好看的,清晨脱俗就跟仙女似的,我印象中她好像最喜欢穿的是白色的衣服,也就见过几次,其他的就记不清了。诶,柱子,你怎么对这事儿这么上心,不去送东西了?”中年人说完后,疑惑的看着我。

    我连忙说只是好奇,生怕他看出我的不正常,我说完后就朝5号楼另一个单元口走去,而他则骑着电车驰往了小区口。

    看不到他的人影后,我就站住了脚。

    虽然他说他记不清那个女人长什么样了,但是我总感觉他所说的那个女人就是那个雪儿。

    心理还是打着鼓,但是我基本也冷静了下来,抬头看了看五楼!

    仔细回想了那会儿的过程,屋里那么干净,怎么看也不像是好长时间没有住过的样子,不过我还是想起了一点不正常的地方,当时我在楼下,五楼明明没有亮着灯,可是我当雪儿把门打开后,里面不止是开着灯,她连早饭都做好了,难道她是在我上楼的时候才把灯打开的?

    我眉头皱了下,刚才白衣雪儿并没有为难我,但是好像急于让我离开,难道在我离开后,她那儿会发生什么事情?否则的话,为什么非要让我晚上过来再告诉我呢?

    想到这,我扭回头就要再次上楼。

    正在这时,叶子打来电话,问我去哪儿了,怎么超市里没人,昨天晚上的事情处理好了没?

    我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回答叶子,沉默了有半分钟后我告诉叶子让叶子在超市门口等我,我要跟她聊聊。

    我不想让叶子再卷进来,必须让叶子赶紧离开。

    说实话,我现在已经后藏尸的事情了,现在想来,在别人看来有种欲盖弥彰的感觉,如果被人发现的话,我更加说不清了。而这样一来,别说我会面临什么,叶子也必须要牵涉到这件事情里了。

    不过在走之前,我又看了看502的窗户,感觉那儿仿佛一个黑洞一样,除此之外什么也看不到。

    可是刚走到阳光下,就感觉身上身上有点庠,我挠了挠后就赶回了超市。

    到超市门口一看,超市门大开着,我在门口喊了两声。

    想到楼上藏着一具无头尸体,我心里极度不舒服,并且看着超市里面,总感觉有种阴阴的感觉。

    “老板,我在楼上呢!”叶子的声音在楼上传了下来。

    我一惊,顾不上别的,立即朝楼上跑去,生怕叶子发现卧室里面的秘密。

    果然,我跑到楼上后,发现叶子正坐在我的床上!

    我顿了下后,连忙把叶子拉了起来。

    “我来了看没人,一拉卷闸门竟然没有锁,我就进来了。老板,昨天晚上的事情到底怎么样了?刘先生有没有解决那个艳鬼?”我把叶子拉起来后,叶子立即紧张的问道。

    对于卧室里面的阴影,挥之不去,并且在这里,我感觉身上有些发冷,也不知道是心里的错觉还是怎么回事。

    拉着叶子就要下楼,说下楼后再告诉他。

    可就在这时,楼梯那儿传来杂乱的脚步声,我抬头一看,一队警察已经冲到了卧室门口。

    完了,怎么警察来了!我心里涌起一股很不好的预感。

    还没来得及反应呢,上来两个警察就按住了我的肩膀,将我和叶子分开了。尤其是我,被两个警察按的紧贴到了墙上。

    “你们要干什么?”叶子大声的喊了起来。

    “有人举报,超市里面藏有无头尸体,奉命搜查,请配合。”其中一个警察说完后,一挥手,其他的人就开始在屋里翻找了起来。

    我闭上了眼睛,现在根本没有任何好解释的了,难道说你们不用找了,尸体就在床下面?或者大声喊人不是我杀的,那是谁杀的?

    我现在真的后悔今天早上的处理方式了,也许那时候报警我还能抽身而退,而现在呢,一旦被警察发现,上面可全是我的指纹。

    “王队,没有任何发现!”

    听到这个声音后,我一下子挣开了眼睛,挣扎着转过了身体。

    床板被掀开了,里面空空的,什么也没有!

    一些警察还在检查着地面,应该是寻找血迹等线索,同样,他们也摇了摇头。

    我一下子愣在了那儿。

    尸体呢?我出门前明明藏到床板下面了,现在怎么是空的?

    我呆呆的站在那儿,眼睛眯了起来。

    “吕老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个国字脸的警察站在我面前问道,并且挥了下手,抓着我的那两个警察就把手放开了。

    “您就是王队吧?我还想问你是怎么回事呢?我在这儿好好的,为什么要搜查我的屋子,还说我这儿有尸体,我要告你!谁举报我这儿有尸体,让他自己来找,找不到的话,我把你们一起告上法庭。”我看着王队,强装镇定的说道。

    刚才我已经想明白了,我现在绝对不能承认无头尸体的事情,现在承认就更说不清了,既然怎么着也说不清,倒不如博一把。

    虽然我胆子不是很大,但是在关键时候我喜欢赌一把。

    王队威严的看着我,仿佛要把我看穿一样,我知道我现在不能退缩,咬着牙看着他的眼睛,丝毫不退让,现在在我心里只有一句话,那就是绝对不能让他看出破绽。

    就在我快要坚持不住时,王队转了下头问其他查探人员那儿有没有什么发现。

    他们都摇了摇头说没有,一切正常。

    我心里松了口气!不管怎么说,目前这一关应该算是过了。

    王队盯了我两眼后就带着他的人离开了。

    叶子紧紧的拉着我,我心扑通扑通的跳,可还是强装镇定的在那儿站着,本来想跟王队他们狡辩几句,但我识趣的闭上了嘴。

    他们走后,叶子问我到底怎么回事。

    我摇了摇头,对叶子说让我静静,叶子听到后满脸担心的下了楼。

    我站在卧室里闭上了眼睛,想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尸体怎么就没有了,虽然庆幸没有被警方发现尸体,也是心里的疑云是越来越重。

    还有,到底是谁把无头尸体的事情报告给警方的。

    我分析了一下,这件事情很可能是刘先生干的,早上打他的电话打不通,现在呢?想到这里,我拿出手机把刘先生的手机号调出来就拨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