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灵异悬疑 > 诡妻的秘密 > 第八章 药丸
    听到刘先生的话,我立即把店门关掉,拿了盒烟就去了卧室?。

    刘先生正坐在我的床上,而那个年轻人不见了!除此之外,屋里一切照旧,没有任何的变化?。

    我疑惑的朝四周看了看,难道那个年轻人藏起来了?到时候给那个女鬼来个突然袭击??

    刘先生说布置好了,怎么看不出来?不过一想也对,要是能被我轻易的看出来,那红旗袍女鬼进来后,肯定也就能第一时间发现了,那时候还埋伏个什么劲?。

    “不用找了,我师兄的本事不是你能想象的,把这药吞下去,即使你闭上眼睛都不会睡着,并且到时候你也可以自由动了,免得动起手来伤了你?!”?刘先生仿佛知道我在想什么,说完后掏出一料黄豆大小的黑色药丸?。

    听到刘先生说那个年轻人是他师兄,我愣了下,刘先生看着得四十多岁了,那个年轻人也就二十五左右,怎么反而成了师兄?不过我也没有多嘴,很可能人家是按入门先生或者实力大小来排的呢?。

    我把药丸接了过来,塞到了嘴里,药丸刚一入口,就化成了一股很浓重的腥味,为了活命,我忍着想吐的冲动,混着唾液咽了下去?。

    刘先生又交待了几句,就钻进了衣柜里,而我则紧张的躺到了床上,将枕头下面的菜刀握在了手里?。

    床上的东西我都没敢动,怕破坏了刘先生和他师兄的布置?。

    一分钟两分钟十分钟,这次是真的体会到什么叫度日如年了?!

    过了十二点,红旗袍女人还是没有出现?。

    “这么晚了不睡,是在等我吗??”?沙哑的声音响了起来?。

    听到这突然出现的又熟悉的声音,我一激凌从床上坐了起来,握在手里的菜刀也举了起来?。

    红旗袍女人站在我床前举着一把黑雨伞,还是看不到她脖子以上的部分?。

    屋里也阴暗了下来,一股尿意袭来,我咬牙使劲憋了回去?。

    “你...你不要过来!否则我杀了你?!”?我结结巴巴的吼了一句?。

    听到我的话,那个女人笑了,沙哑刺耳的声音回荡在卧室里?。

    就在红旗袍女人笑的最高潮的时候,柜子门撞开的同时,一道身影扑向了红旗袍女人?。

    刘先生出手了,我一咬牙也朝红旗袍女人扑了过去?。

    刘先生跟我说过,跟鬼打架,最重要的气势,哪怕是一个平常人,只要有杀鬼的勇气,都是可以给鬼造成一定的伤害的?。

    理想很丰富,可是现实很骨感,红旗袍女人的伞一伸,刘先生就倒飞了出去,仿佛是刘先生不要命的撞到伞上一样?。

    看到刘先生被击飞,我想逃已经来不及了,红旗袍女人伸出一只手一把掐住了我的脖子,把我提到了她的面前?。

    “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蠢货,你真以为这个老头是来帮你的??”?红旗袍女人冷冷的对着我说道?。

    这时候,我也看到了她的脸,腥红的眼睛,苍白的脸上有数道巴痕,马痕下面有东西一直孺动着?。

    即使被她掐的喘不上来气,我也有种想吐的冲动?。

    我竟然被这样一张脸亲了那么多次?!

    这时候,红旗袍女人也把黑雨伞收了起来,握在了手里,?“?被人喂了药都不知道,蠢货?!”?说完后,红旗袍女人一松手,我掉在了床上?。

    能呼吸到新鲜空气的感觉真好,这是我当时第一个感觉?。

    不过紧接着想起红旗袍女人说的话,她是什么意思?我被喂了药?难道说的是那黑色的药丸??

    正在这时,刘先生手持一把桃木剑朝红旗袍女人又冲了过来,但同样被红旗袍女人一伞给击飞了出去,撞到衣柜上,衣柜上都出现了裂痕,刘先生随之也吐出了一口血?。

    “找死!把他的解药拿出来?!”?红旗袍女人淡淡的说了句?。

    可就在这时,卧室地上和墙上全都泛起了金光,包括床上都是如此,一张张泛着金光的符纸凭空的出现在了屋里里?。

    红旗袍女人和刘先生,还有我,三个人全都被罩在了这满屋的金光之中?。

    刘先生似乎很享受这种金光,?“?乖乖束手就擒吧?!”?刘先生说着擦了下嘴角的血,站了起来?。

    红旗袍女人身上冒起了黑气,而冒出来的黑气立即就消散掉,仿佛是被金光吸收或者打散掉了,并且头发也飞扬了起来?。

    而我感觉身上无比的难受,仿佛被无数条细绳勒住了一样,尤其是脖子上,呼吸都不太顺畅了?。

    红旗袍女人看到后,把黑雨伞重新打开,罩住了我的上半身,才感觉身上好了很多,至少可以喘上气了?。

    “蠢货!被人卖了都不知道?!”?红旗袍女人冷冷的说了一句?。

    虽然我现在除了头顶上的黑伞什么也看不到,但我听得出来,红旗袍女人这话是对我所说的?。

    听到她的话后我就愣了,被人卖了?说的是刘先生?到底是怎么回事?刚才红旗袍女人说‘他的解药?’??难道说的是我?他当时给了我一个黑色的药丸,难道指的是这个东西?难道刘先生想杀我??

    他说过吃了药可以让我自由活动的,但是金光一出来,我就差点憋死?!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黑雨伞罩着我的头,什么也看不到,但是可以听到房间里传来了巨烈的打斗声?。

    隐隐中,我有些担心起了红旗袍女人,她虽然对我做了我不能忍受的事情,并且是脏东西,但是她现在做的事情的确是在救我,否则的话,我也许就金光弄死了?。

    我晃了下脑袋,刘先生是来帮我除鬼物的,刚才我的情况肯定是误伤!再说了,我有什么好被害的,刘先生不可能害我,再说了,他可是收了我的钱的,那个红旗袍女鬼肯定是在挑拨?。

    正在这时,黑伞外面的打斗声结束了,我想看下外面的情况,可是腿还在金光的照射之下,根本动不了?。

    “刘先生......?”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红旗袍女人把我拉了起来,一只手提着我的衣领,另一只手撑着伞,罩在了她的头上?。

    周围泛着符纸虽然还泛着金光,但是已经有些暗淡了?。

    刘先生现在正倒在地上,嘴里不停的吐着血,想坐起来,挣扎了下后又躺到了地上?。

    看得出来,红旗袍女人大获全胜,但她并不是没有任何损失,至少她的头发被削掉了一大截,并且脸上又多了一道伤口,伤口里面流着暗黑色的血液?!

    她受伤了?!

    “能布置出这个阵势,算你有点本事,拿出解药,我不杀你!否则的话,死?!”?说着话,屋里的温度都冷了下来,尤其是说最后一个字的时候,我身体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好!希望你言而有信,解药在我袖子里,你自己拿吧?!”?刘先生躺在那儿说道,说完后,又吐出了一口血?。

    “去拿你的解药,蠢货?!”?红旗袍女人说完后,一甩手把我扔在了地上?。

    金光暗淡了,我身上也没有了开始时候那种被捆绑的憋屈感了?!

    我站起来后,看了看红旗袍女鬼,又看了看刘先生?。

    “不想死的话,就去拿解药?!”?红旗袍女人又冷冷的说了句?。

    我想了下后就朝刘先生走了过去,不管怎么说,我现在都想远离这个红旗袍女鬼,尤其是她那张脸?!

    走到刘先生身前,我蹲了下去,刘先生的脸色苍白,?“?刘先生,你怎么样??”

    话还没有说完,刘先生突然坐了起来,把我拉到了他的怀里,一只手用力的掐住了我的脖子?。

    我眼睛往上翻了翻,张开嘴想吸口气,可是根本办不到?。

    我拼命的想把他的手扳开,可是根本扳不动,身上的力气仿佛用完一样,手都有些软了,但我还是执拗的想把他的手从我脖子上扳开?。

    “他应该是你选定的人吧!今天我就杀了他?!”?刘先生在我身后冷冷的说了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