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灵异悬疑 > 诡妻的秘密 > 第三章 鬼香
    听到小王的话我就愣了!

    好漂亮?他说的谁?绝对不是我。

    可是他又是看着我说的,难道说的是我旁边的叶子?

    “嘿嘿嘿......黑雨伞.....嘿嘿......黑雨伞......”小王又疯疯颠颠的挣扎了起来。

    护士医生死命的按住小王后,给他打了一针镇静剂,小王才再次安静下来,然后被救护车带走了。

    老马让她媳妇跟着救护车去了医院,毕竟员工出事了,他们夫妻不过去一个人也说不过去。

    “柱子,多谢你了,要不是你的话,我一个人还真弄不了他,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成这样了,到时候他家人过来,还不知道怎么交待呢。”老马叹了口气。

    见老马要回店里,我一把抓住了老马,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小王好好的一个人,怎么突然就疯了呢。

    老马摇了摇头,脸色变得异常严肃,“柱子,我怀疑他这不是疯,而是中邪了!今天我得找个人来店里看看。”

    我听到后心里就咯噔一下,中邪?难不成我也中邪了?可是中邪啥的,这不是迷信吗?怎么可能?

    “马叔,这种事情你也信啊?”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种事情说不清,至少求个心安吧!还有,听老辈人说过,黑雨伞不吉利!小王嘴里一直念叨着黑雨伞,这肯定不正常,我现在心里也在犯嘀咕。”

    听到老马的话,我心里更不平静了。

    “马叔,我想去小王的房间看看。”我想了下后对老马说道。

    老马点了点头,转身就朝楼梯那儿走去。

    刚走了几步,老马站住了,我心事重重的也没有注意,他一转身就跟我撞到了一起。

    “不对啊,柱子,你的脸色跟小王的脸色.......”老马直直的盯着我的脸,严肃的说道。

    “马叔,别瞎说啊,我们老板这是没有休息好!”叶子听到老马的话后,立即插了句嘴,给我解了围。

    我连连点头说是昨天晚上失眠闹的。

    老马也没有再说其它的,转身又朝楼上走去。

    到了小王的房间,只见里面乱糟糟的一片,别的我没有注意,一进门就看到床上湿的那一小片!

    “我知道这小子有撸、管的习惯,这次很可能撸完后身体虚就中邪了!”

    老马说完后才想起叶子还在这儿呢,尴尬的咳嗽了两声后不说话了。

    叶子白了老马一眼,老马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我们一起在小王的屋里找了一遍,根本没有找到什么黑雨伞,也没有发现别的特殊的东西。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总感觉这屋里阴阴的。

    “走吧,一会儿找个先生来看看!在这屋里,我感觉心里总是打鼓。”老马说完后就朝楼下走去。

    到楼下后,叶子给老马说了声,就把我拉回到了店里,将玻璃门关上了。

    “老板,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你的情绪不对,你在害怕!”叶子坐在我面前,盯着我的眼睛,很严肃的问道。

    我拿了根烟点上,将昨天晚上的事情告诉了叶子,当然春梦梦遗的事情,我没好意思跟叶子说。

    “老板,我们店里根本没有纯黑的雨伞!并且监控录像昨天早上就坏掉了,我记得我走的时候告诉你了,你怎么可能查得了录像,是不是昨天晚上喝多了没有记清!那会儿我可是看到有一个空酒瓶,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喝了一斤?”叶子说完后拉着我到货架那儿,翻找了两遍,果然没有黑雨伞。

    随后,叶子又把我拉回到电脑前,将监控调了出来,操作了几下后,监控录像根本打不开!

    听到叶子的话,我也想起来了,昨天早上叶子走的时候,的确跟我说过监控坏了的事情。

    难道昨天晚上真的是喝多了做的梦!

    “不管怎么说,一会儿老马请人来了后,让他也过来看看,这样也心安一些!以后晚上别喝酒了。”叶子看着我说道,责怪之中带着深深的关切之意。

    随后,叶子把我送到楼上,让我先好好休息休息。

    看到叶子关心的眼神,我点了下头后就闭上了眼睛。

    叶子坐在床边,伸出手按在我的额头上,然后轻轻的揉着。

    暖暖的柔柔的,仿佛有一股暖流从头顶流到我的心里。

    困意袭来,慢慢的我就睡着了。

    一直到下午两点钟,叶子才把我喊醒。

    这一觉睡的异常的沉,没有做梦,醒来后精神出奇的好,身体也完全恢复了,下楼后在镜子里看了下我的脸,黑眼圈也消失了。

    “行了,快过去吧,老马请的人到了,你过去看看,我守着店就不过去了。”叶子对我说道。

    我点了点头,睡了一觉,精神出奇的好,心里的恐惧也消失了。

    到了老马店里,正好看到老马和一个山羊胡老头坐在那儿说着话,我过去后,老马介绍了下,让我称呼山羊胡老头为刘先生。

    刘先生盯着我看了几眼后就不再理我了。

    不过我看到刘先生的拇指和食指轻轻的搌着,无形中,我感觉刘先生在考虑一些事情。

    每个人在考虑事情时,都有下意识的一些动作,我的动作呢是把手指关节按响,一遍又一遍的,哪怕按不想都会接着按。

    过了大概两分钟,刘先生终于说话了,“行了,时间差不多了,我们上去看看!”

    刘先生说完后站起身就朝楼上走去。

    我和老马连忙跟在了刘先生后面。

    到了二楼,小王住的屋子关着门,刘先生把门打开后,屋里一股特殊的气味扑鼻而来。

    淡淡的香烛味中好像带着一股腥气,鼻子虽然没有闻着这味道有什么特殊的,但是身体不由得缩了缩。

    不止我有这样的反应,老马同样如此,我疑惑的看了看老马,老马摇了下头示意我不要说话。

    跟着刘先生进到屋里,看到地面上摆着一块黑色的方块,看不出什么材质,而这个方块上是一个紫黑色的香炉,香炉里插着三根香。

    看到这些,我才明白香味儿是怎么来的,原来刘先生在我来老马店之前已经在屋里布置了东西。

    闻着屋里特殊的气味,我身体感觉越来越不舒服,或者说从心底厌恶这种气味。

    “屋里很干净!”刘先生说着将黑色的方块还有香炉收了起来!

    我捅了捅老马,老马立即放下捂着鼻子的手,走到了刘先生旁边,“刘先生......”

    “这种香不是普通的香,这是鬼香,如果屋子里面有脏东西的话,这么长时间,这香早就被鬼吃完了,就算没有吃完,这三根香的长度也会不一样!”刘先生边收拾着他的东西边对老马说道。

    “如果脏东西忍着不吃这种东西呢?”我不由得问了一句。

    我这话刚一说完,刘先生就抬起头看向了我,眼里闪过一道寒光,我不由得眯了下眼睛。老马连忙解释说柱子这个人比较好奇,让刘先生别介意。

    刘先生点了点头,随后又解释了两句,说只要点起这鬼香,没有任何的鬼物能禁得住这种诱惑!并且香的燃烧速度会特别快,香燃烧的香气也不会消散,都会被鬼物吃进去,而人闻到这种香的气味,本能会有一种抵触的心理!如果闻多了的话,甚至会身体虚弱!

    看得出来,刘先生并不喜欢别人质疑他所说的话,我也就没有再深问。尤其是刚才他看我的眼神,让我心里很不舒服。

    到了楼下,老马明显的松了口气,拿出了三千块钱递给了刘先生,刘先生点了点头后就接了过去。

    我心里一阵感慨,尼玛,这钱也太好挣了,上去点了会儿香,三千块钱到手了!

    “柱子,刘先生是高人,很难请到的,要不要让他去你那边.......”老马看着我说道。

    我知道,老马这是出于好心,为了求个心安,我考虑了下后笑着对刘先生说,让他移驾去我那边看看。

    “小伙子,你心不诚!不用去了,什么时候心诚了再找我。”刘先生说完后站起身就朝外走去。

    老马拉着我就朝刘先生追了过去,说了一堆的好话,刘先生还是不同意。

    老马又拿出五百块钱递给了刘先生,刘先生看了看后就接了过去。

    而这时候,叶子也从超市里面走了出来,听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后又拿出来五百块钱塞到了刘先生的手里。

    “看在老马和这小姑娘的面子上,我告诉你一个方法,晚上睡觉的时候摆两只拖鞋在床边,一正一反,拖鞋上面和四周撒上面粉,如果没有别的事情就罢。另外,给你一道符纸,如果有事的话,应该可以保你一命。”刘先生塞到我手里一张黄色的符纸后,打开车门,启动车子就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