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虐爱 > 第2章.再次相遇
    旗云国是三大国之一,也是最昌盛繁荣的一国,其他两国分别是追云国与寻云国。

    dn:永久@免费l看小i)说%r

    追云国以兵器闻名,寻云国以商闻名,而旗云国是两者分裂出来的,兵器铸造与经商自然不会差。

    传言战乱之时并没有三大国,而是云国位居第一,能与之抗衡的并不是哪个国家,而是各个小国联合。

    与此同时云国内王爷大臣为对抗小国而起了争执,各执己见,老皇帝早已病危,又因为小国联合进犯而忧心,不久便一命呜呼。

    云国百姓民不聊生,王爷、宰相、元帅开始掠夺云国,各个小国见此景开始决裂,挖空整个云国。

    云国王爷处心积虑争夺皇位,对用人之道很有研究,交友广泛,带着各地心腹扎根京城,命名为旗云国。

    云国宰相虽有争权之心,却一直被皇帝压制,衷心跟随他的就只有一些文人墨客,商贾富豪,在旗云国南方扎根,命名寻云国。

    元帅从未想过争夺什么,交友豪迈,皆是一些武将,一时冲动在旗云国北方扎根,命名追云国。

    从此三人订立了友好契约,若是小国再犯三国合力对敌。

    云国分裂成三大国,依旧如此强盛,小国不敢再犯,一直维持到今日。

    旗云国的街道上人流涌动,白色身影穿过人群来到百花楼前,跟在身后的少年快一步拦住妖月。

    “小姐,这不是您进的地方,我们快走吧。”

    不理会少年,少年却执意拦住妖月:“小姐……”

    “赤!”

    “属下在。”

    少年叫赤,收回挡住去路的双臂,双手抱拳,恭敬的站在妖月面前,妖月一个闪身越过赤。

    当赤发现时妖月早已来到门前,赤懊悔的拍了拍额头跟上。

    “呦,爷进来玩玩……”

    “大爷,进来呀……”

    几个标志美人衣衫半褪立于门前展览客人,百花楼的妈妈见妖月要进赶紧拦住。

    “姑娘,来我们这的都是男人,不是大家闺秀能来的地方,请回吧。”

    “呵!男人能来女人有何不可?”

    妖月抬起手臂,纤纤玉指捋了捋胸前的发丝,桃花眼微眯,望着有些微胖的妈妈。

    妈妈一听这话心下了然,乐呵呵的请了妖月进去,招了几个漂亮的姑娘陪着。

    赤给了妈妈十个金子,只留下两个姑娘,这间房的视野很好,打开窗户就能看到整个百花楼。

    “大爷……”

    一个姑娘壮着胆子近亲妖月,却被赤及时拦住,她们这接的客人不只是男人,偶尔还会有女人来,容貌上乘的妖月是第一个。

    “你叫什么?”妖月慵懒的靠在软榻上摆弄修长的手指。

    “奴叫百合。”

    姑娘后退一步为妖月斟酒,却不敢在靠近,站在一旁的男人眼神冰冷的吓人,拦住她的时候眼神中明显的警告。

    “你呢?”

    又看向一旁默默坐着的姑娘,容貌娇好,举动神情皆能轻易撩拨男人的欲望,却不会显得妖媚,反而气质除尘,比这个百合可强多了。

    “奴名唤莲儿。”

    “莲儿?怪不得如此清新脱俗,正应了那句‘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小姐过奖,小姐此诗作的及妙,不如莲儿执笔记下,供人观赏。”

    妖月一愣,才想起这个地方可没有周敦颐,对着莲儿点了点头,莲儿起身出了房间。

    再回来时手里多了纸墨笔砚,在桌上铺平开始执笔书写,字迹轻盈,下笔柔而不弱,若是出生在大户人家定会出人头地。

    莲儿把写好的宣纸拿起吹干:“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真是好诗,小姐这诗可是为莲儿而提?”

    “叫我月小姐即可。”

    “莲儿明白。”

    清亮的眼睛紧张的盯着妖月,她在期待她说是,妖月也不愿看到美人失望,点了点头。

    “莲儿谢过月小姐。”

    如孩童得到了梦寐以求的糖果般,莲儿的笑的更开心了,把宣纸粘到最显眼的地方。

    妖月无聊的看着楼下,都说这百花楼趣事多,可都来了半晌了还不见有什么趣事,她岂不是白来了。

    正在想着要不要去别的地方找乐子的时候,楼下传来一阵叫喊声。

    “龙笛,你给本公主出来!”

    “参见敬王妃。”

    妈妈带着楼中的姑娘给女人行礼,王妃身着橙色紧身武衣,手执一柄长剑,长发一根橙色发带束起,睡凤眼瞪得老大,气呼呼的对着楼上。

    “起来吧,快点把龙笛给本公主叫出来。”

    妈妈扣头应承着,楼上的妖月疑惑了:“怎么自称公主,大家却叫她王妃呢?”

    “她是追云国的公主,送来和亲的,嫁给了敬王爷,就是皇上的二皇子,她口中的龙笛。”

    妖月开口问了,在一旁被无视很久的百合争抢着开口,见妖月点头,百合看了一眼没说上话的莲儿,挑衅的杨着下巴。

    妈妈上楼带下来三位男子,其中一人妖月认得,就是昨日救的王爷,没想两人缘分不浅,竟在这烟花之地再次相遇。

    “龙笛,跟我回去,安王,晋王,下次再出来逍遥请二位不要约我家王爷一起。”

    龙笛乖乖的跟着公主回去,这倒是令妖月意外,事情就这么圆满的结束了。

    “传言敬王畏妻,却每次都跟着安王,晋王一起来百花楼,我们这都习惯了。”

    乐趣没了,妖月也没了性质,才下楼便碰到两位王爷吟诵莲儿粘出来的诗。

    “这烟花之地竟有如此文人,真是无奇不有啊。”

    “若是有幸结交这位友人定带他到王府做客,能为朝廷所用也未可知。”

    趁两个人谈的正欢,妖月出了百花楼,龙潇回头一撇,看见的不是妖月,而是跟在妖月身后的赤。

    能够再次想见既是缘分,龙潇快步追了上去,却看见二人湮没在人群中,再找时已经看不到人影。

    “六弟,怎么突然跑出来了?”

    “救我的那个人出现了,我认得那个男人的背影,可追出来后却不见了。”

    龙音拦住不死心的龙潇道:“别找了,许是你看错了,我们回去吧。”

    “好吧。”

    两个人走后,对面的成衣铺里走出一男一女,两人不是妖月与赤又会是谁,妖月看了一眼二位王爷离开的方向,转身朝着相反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