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虐爱 > 第1章.出手相助
    “主子,不能再下山了,长老们会杀了我的。”

    “闭嘴。”

    女人长发束起,精致的脸蛋上镶嵌着标志的五官,秀眉微皱,一双桃花眼怒瞪着,性感的唇瓣轻抿。

    一身鲜红色的长裙包裹住妖艳诱人的身体,身体的主人双手微微握拳,左手至于腹部前,右手至于腰身后。

    笔直的站在英气的少年身前,少年一身黑色紧身衣,面部表情极其痛苦,眼神哀求的直射自家主子。

    他家主子自从一年前醒来就像是变了个人,爱闹爱笑,常常戏弄他们这些暗卫,这也不算什么,最关键的是主子非要下山去玩。

    这可愁坏了他,自己的武功不如主子,主子又不听劝,这可如何是好?

    “你跟着我,那些老头找你麻烦我顶着。”

    性感的红唇轻起,将唇瓣相碰下一段话进入英气少年的耳朵。

    有了主子的保证少年有了些勇气,长老们最疼主子,平时也是最听主子的,相信主子不会让他失望,少年点了点头两人飞身下山。

    她叫妖月,今年18岁了,还在上大二,算是个不良少年,爸爸是公司老总,妈妈是模特。

    你会好奇,这不是古代吗?她怎么会知道爸爸妈妈,老总模特什么的?

    她是15年穿越过来的,是一个纯现代人,说起是怎么穿越的,那可就奇葩了。

    当时她只是去超市买了一盒口香糖,吃着吃着就失去了意识,有人听说过吃口香糖会穿越吗?

    穿就穿吧,她读的史书也不少,至少能生存下来,可是谁能告诉她,旗云国是个神马,血焰教是神马,教主又是神马?

    现在想想当时的自己还是足够淡定的,如果换了别人早就死翘翘了。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热闹的集市,妖月已经换了一套行装,白色抹胸长裙,清理脱俗,却盖不住入骨的妖艳。

    身后的少年身着灰色长袍现身,这是离京城最近的一个小城,妖月已经把这里逛遍了,没什么新鲜感。

    “我们去京城。”

    “什么?主子……”

    “闭嘴。”

    从来都是妖月说什么就是什么,少年只能听命跟从,京城高手如云,暗中虽有暗卫却也难保不出意外。

    少年想劝,可主子的性子他是知道的,哪句话不对心思他的命就没了。

    “主子,咱们为什么不施展轻功,快得很,走路这速度一个昼夜都到不了。”

    “说的也是……”

    妖月采纳了少年的建议,刚要起身,耳边传来了兵器碰撞的声音,正所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妖月提着少年飞身来到树上,一伙人追着一个男子来到树下,男子被围却不求饶。

    “要本王的命,你们还不配。”

    “已经死到临头,还要反抗,今日就让兄弟们送你上路。”

    领头的说完,几个人台剑刺向男子,一时间男子无从反抗,前后左右都是利剑,已是躲闪不及。

    虽未看清男子的容貌,妖月却被男子周身的气场所震撼,面对敌人利剑气势依旧不减的试问能有几人坐到?

    趁其不备妖月冲出带走男子,满身伤痕的男子不知是敌是友,怒视妖月。

    “你是何人?”

    妖月不答,转身看了一眼仍在树上的少年,少年会意,轻松的解决掉震惊的几个人,直到死几个人都不知道是谁下的手。

    男子被少年的身手所震撼,炙热的目光直盯着少年。

    妖月放下男子,与少年飞身而去,男子虽伤痕累累却不致命,同样施展轻功追随二人。

    三人走后,远处跑过来一黑衣人,查看了每个尸体后才离开

    来到京城已是深夜,妖月寻了一家满意的客栈休息。

    “主子今日为何出手相助那男子?”

    “你没听他自称‘本王’吗?”

    妖月斜靠在床榻,慵懒的神情为其增添了迷人的色彩。

    “那又如何?大大小小的国度甚多,哪个不知名小国的王爷也是有的。”

    “那就不知了,只是周身气势配的上王爷二字,天色已晚,洗洗睡吧。”

    少年单膝跪地,随后道了声“主子安歇”便消失在房中,妖月知道他只是隐于暗处。

    白日被救的男子回到安王府,管家看其浑身布满伤痕,立刻去找太医,却被男子拦住。

    “王爷,这伤……”

    “府里还有药,我去沐浴,你来给我上药。”

    这次受伤万万不能惊动宫中之人,此次不知是何人设计,将他骗到偏僻之处行凶。

    沐浴过后,男子穿上婢女准备好的里衣,发丝湿哒哒的粘在衣服上,男子不以为意。

    剑眉舒展,丹凤眼望向一处,薄唇轻抿,眼神延伸至白日所见,少年身手敏捷,速度极快,这样的身手令人称奇。

    “王爷,上药吧。”

    管家提了药箱进来,恭敬的鞠了一躬,才上手,处理每一处上楼管家都痛心万分,眉头紧锁。

    王爷却安静的坐在床榻,面部无任何表情,从他疑惑的眼神中不难看出,王爷无时无刻不在思考。

    他是在想,出手相救的两个人到底是什么人,竟有如此高深的武功,若能为自己所用倒是个好帮手。

    两人轻功也是不能忽视的,他才追了没多久,两人就消失了,他就只能先回府医治伤口。

    想过了两位救命恩人,又想到了今早的那封信,上面的字迹明明是她的,为什么来的人却是要杀他的。

    她到底在哪里,到底去了哪里,如果那封信真的是她书写的,她很可能被人囚禁了,只是暂无生命危险而已。

    只要她还活着,就是他的动力,总有一天他会拥着她俯瞰天下。

    正在宫内一处寝宫,黑衣人双膝跪地,纱帐内女人怒不可遏。

    “一群废物,养你们有何用?”

    “娘娘息怒,半路救走安王的两个人武功深不可测,小人只敢远远看着,生怕惊动了两人。”

    纱帐内飞出短刀,正中黑衣人做胸口,黑衣人倒地,至死都没闭上眼睛。

    “来人。”

    “奴婢在。”

    “给我盯紧了龙潇,一有异动赶紧通知本宫。”

    “是,奴婢这就去吩咐。”

    {#d永)久u免i费●看`-小`"说

    一直站在帐前的宫女命人处理了尸体,又点了熏香,退了出去。